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66.挑菜的汉子(求推荐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回去的山路依然不好走,王七麟走的却是步履生风。

    主要是心情好。

    战略目标达成:窦大春找到了。

    困扰的问题得到答案:曾怀恩原来没有死,一切都是他在作祟。

    搂草打兔子还得到了第四字真言,同时他还招募到了一个靠谱的手下。

    一箭四雕,一枪四鸟,欣喜之下他忍不住唱起歌来:“曾经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你四海为家……”

    徐大问道:“七爷唱的这是什么小曲?调子不错,就是词差了点,它是出自哪首诗词?肯定没有名气,我听了一圈没有联系到一首有名的诗词。”

    谢蛤蟆皱眉:“这调子不错吗?我听着不怎么样。”

    对于这番评价王七麟不奇怪,时代不一样,审美不一样。

    他刚学会这歌的时候在村里唱,村里人都传他唱的是阴间的曲子,村里好几个老人以为他唱着这歌是想把自己送走。

    马明却笑道:“二位大人是有学问的人,鉴赏水平高,喜欢听高雅的东西,像我一介粗人可不懂什么调子什么意境,我就是觉得这个小曲好听,王大人能否教导卑职?说来见笑,卑职听了这小曲后心里有点慨叹。”

    曾经年少轻狂,梦想仗剑走天涯,如今看过世界的繁华,却是四海为家。

    马明脸上的笑是苦笑。

    王七麟笑道:“好啊,这是我听一个云游天下的小哥唱的,我觉得很好,词曲都好。”

    嘹亮的歌声在山野中回荡,马明记忆力竟然很好,王七麟教了没两遍他就把歌词给记住了。

    他自己对这歌也感兴趣,学会后连声赞叹。

    徐大听了他的话后面色严肃,他有预感,自己的七爷麾下第一马屁高手的地位保不住了。

    马明不知为何对这首歌的感悟尤其深刻,唱到‘总想起身边走在路上的朋友有多少正在醒来’的时候,眼圈逐渐的红了。

    徐大说道:“行了啊,马爷,适可而止得了。我知道你刚拜入咱七爷麾下需要表达诚意,但你这演过了啊。”

    马明笑道:“徐大人这是什么话?我哪里拜入王大人麾下了?”

    “刚才七爷都说了,你以后就是小水乡小印。”徐大道,“你可能不知道,咱听天监规矩虽然多但也开放,大印可以直接任命小印,所以七爷给你许了官位,你就是个官了。”

    听天监对付的妖魔鬼邪很难缠,工作难度大、危险度高,没有几个官员能善始善终。

    所以他们的任命自由度也高,否则像衙门任命那样繁文絮节,很有可能好不容易把一个名额批下来,这人已经死在妖魔之手了。

    另外就是听天监的职责在于庇佑一方,这方面朝廷的态度很包容,管它黑猫白猫,能抓住耗子的就是好猫。

    大印们只要能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怎么委派任命朝廷不太管,朝廷要的是结果。

    马明与听天监不打交道,不了解这些,他还以为徐大开玩笑:“徐大人说笑了。”

    王七麟道:“徐爷没开玩笑,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咱小水乡的小印了,以后你不用四海为家了。”

    谢蛤蟆将从侯德才手中得到的血木小印扔给他,王七麟扔给马明:“回头让窦大人给你找好点的木工,到时候把你的名字换上去,这样等我再把你文书递交到衙门,你就是名正言顺的小印了。”

    马明看着手中红彤彤的小印发傻:“我我,王大人,这不行呀。”

    王七麟问道:“你不愿意在我手下当差?”

    马明举起残臂抱拳,满脸肃然:“卑职虽然与王大人相交不久,却知道王大人乃是不可多得的好官,满身正气、一心为民,若是可以,卑职做梦都想给王大人当差,莫说小印这等官,就是能给王大人牵马,也是荣幸。”

    “可是卑职没有这个命啊,此次回去,卑职要回去找这鬼印的主人赴死……”

    徐大道:“我说马爷你真是死脑筋,这个我帮你搞定。”

    马明坚定的摇头:“徐大人好意,卑职心领了,但卑职确实是个死脑筋,此事不必再提。”

    王七麟突然插嘴问道:“马爷这辈子确实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吗?”

    马明道:“卑职自认如此。”

    王七麟道:“那你就死不了,不用任何人帮你,你自己能解决那个鬼。”

    马头明王镂神图,终于找到了天命所归的背负人!

    他将情况讲明,马明下意识问道:“在背上弄一个佛家纹身就行?我修为怕是不够吧?”

    谢蛤蟆道:“无需什么修为,马大人只要无愧天地就好,如果你一生光明磊落、为国为民,那这马头明王镂神图能有佛家大神通,能镇一切鬼神,最是霸道!”

    窦大春击掌赞叹:“恭喜马大人、恭喜王大人,这真是千里马见伯乐、名将遇良才,听天监又有一位猛将加入,我吉祥县百姓也又有了一位靠得住的守护神。”

    马明激动的面庞发红,没人想死,他要回去找鬼赴死不过是为了当初的承诺。

    如今在不违背承诺的前提下他可以活下来,这自然让他欣喜,而给他更大惊喜的是他的身份变幻,一下子从流民变成了给朝廷效力的官员!

    反应过来后马明抢先两步冲王七麟半跪行军礼,大声吼道:“卑职马明见过王大印,大恩不言谢,卑职日后愿为社稷、为朝廷、为大人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他单手伏地咣咣咣叩头,额头立马有血丝冒出来。

    王七麟扶起他道:“马大人不用太客气,以后你给我庇护好一方百姓即可。”

    “敢不从命!”

    他们先行回到庸水县,王七麟从窦氏借了一匹马,窦大春得暂时留下调查家族中有人谋反的事,他们四人四匹马回到了吉祥县。

    这次他们在一望乡发生了不少事,实际上并没有过去几天,回到县里后他们发现李英还在狱中,现在暂时主事的就是知府的从事章如晦。

    吉祥县运转如常,并没有因为换了知县而出现什么动荡。

    王七麟骑马回到驿所,甚至发现驿所对面开了一家饭馆,县里发展繁荣,经济一片向好。

    饭馆应该没开两日,毕竟他离开吉祥县没有几天,王七麟好奇打量,一时没注意有人挑着担子从驿所旁边的巷子里走出来。

    骏马嘶鸣,挑担人受到惊吓趔趄了两步,眼看要扶不住担子摔倒在地。

    见此王七麟一拍马鞍飞身跳下,一把抓住担子将他给拖住了。

    挑担人瘦小,面容黝黑丑陋、头上乱发糟糟,他站稳身后嘿嘿傻笑:“谢谢兄弟,你帮我大忙,我差点摔了今天新出炉的烤饼和菜,要是摔了我家娘子会骂我,嘿嘿。”

    王七麟讪笑道:“大哥客气了,这事责任在我,要不是我的马惊了你,你怎么会出意外呢?”

    挑担人脑子似乎不太好使,依然在傻笑:“谢谢兄弟帮忙,大哥得谢谢你,你去大哥店里坐坐吧,大哥请你吃一碗酒。”

    徐大生了怜悯之心,想照顾一下他的生意就问道:“老哥你店铺在哪里?”

    挑担人指向驿所斜对面的饭馆道:“就在那里,菜可好吃了,酒可好喝了,嘿嘿,你们来,我请你们,我谢谢兄弟。”

    徐大哈哈笑道:“这不是巧了吗?就开在我们家门口呀。”

    挑担人挠挠头纳闷的问道:“你们家门口?你们家是哪里?”

    王七麟笑道:“我们家在听天监的驿所,不过现在不能去,吃酒不骑马、骑马不吃酒,我们得先回去把马拴好,可不能骑着马去吃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