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64.从长计议(5/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说来到一望乡的不是周仲生?是小印曾怀恩?”

    听到这话,王七麟吃惊了。

    喝醉酒抠嗓子,窦大春酣畅淋漓的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全给吐了出来。

    王七麟等人猜对了,他来一望乡可以说是窦家的安排,恶煞一事中窦家也出事了。

    窦大春自然将阴差托王七麟叮嘱自己的话说了出来,他不愿意抛弃衙门的兄弟,可窦氏愿意,特别是窦氏大家长窦玉来当时就出了一身冷汗:幸亏儿子最疼的不是他,没给他买东西,否则死的就是他了!

    于是他立马要求窦大春离开吉祥县去避避风头,恰好窦大春也查到了关于周仲生的重要消息,想要到一望乡来查清真相然后给王七麟做人情,让他来解决衙门的案子。

    双方一拍即合,窦大春离开吉祥县直奔一望乡,就像窦金来说的那样,他去的很急,都没有到县里去拜会他这个二叔。

    说到这里,窦大春继续说道:“我知道家里的意思,所以来了一望乡后时常给家里回信,并假装我在一望乡的日子逍遥自在,实际上我一直在紧锣密鼓的查案,并且查到了真相!”

    “真相就是曾怀恩使了个金蝉脱壳的法子,让周仲生做了自己的替死鬼,他假装成了周仲生逃避了第一次的秦晋劫。你或许不知道,第一次秦晋劫中死的可不光是你们听天监的人,还有周仲生的家人……”

    “这点我知道。”王七麟打断他的话,“其实害死周仲生家人的不是秦晋劫,是曾怀恩!”

    他气的浑身发抖。

    失误了!

    前些日子他们去周仲生家老宅搜查的时候,谢蛤蟆曾经说过周家人死的蹊跷,并不是秦晋劫害死的。

    但他当时没把这话放在心上,否则他当时就应该怀疑周仲生有问题。

    窦大春说道:“没错,正是曾怀恩,他的金蝉脱壳之术能瞒得过外人,却瞒不过周仲生的家眷,于是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抢先下手害死了周家家眷,并把屎盆子顺势扣在了当夜闹得很凶的秦晋劫头上。”

    徐大愤怒的说道:“说他禽兽不如,是侮辱了禽兽,说他不是东西,是侮辱了东西!”

    一条线串联起来:

    曾怀德当日来到吉祥县便被抓了起来,罗飘飘的冤魂复仇,将他错误的害死。

    不知道什么原因,两大冤魂变为秦晋劫。

    曾怀恩是小印,身怀秘术,他应该从中发现了不对劲,于是立即与手下游星周仲生换了身份,并逃跑进将军府的无极浮屠中躲避秦晋之劫。

    避过劫难后他又立马出发去杀害了周仲生的家人,第二日秦晋劫曝光,他以恐惧为理由顺理成章的离开驿所回到家里,又以家里人被害为理由顺理成章的离开吉祥县来到庸水县……

    想明白后他把推断说了出来,徐大听后一拍手:“七爷的脑瓜子就是厉害,绝对的,就是这么回事。”

    窦大春也点头:“根据我查到的资料,确实是这么回事。”

    谢蛤蟆道:“无量天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曾怀恩算计一场,却不料竹篮打水一场空,最终还是落入了龟足邑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徐大道:“这也算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窦大春苦笑一声:“二位大人说的不对,曾怀恩没有遭到报应,他是故意进入这座妖庙的!哦,就是你们说的劳什子龟足邑。”

    “什么?”三个人都惊呆了。

    “曾怀恩故意躲进了龟足邑,”窦大春说道:“他躲在里面逃避秦晋劫的报复。”

    徐大傻傻的说道:“可是进入龟足邑后就会失去意识,变得如同行尸走肉啊,这比死还要难受吧?”

    窦大春摇头道:“谁说的?人进去确实会失去意识,但以后会苏醒,醒来后就成了这个龟足邑的奴仆,无法摆脱他的控制,却可以保留意识,它会让你去给它带进来活物,特别是有灵智的活物最好。”

    “只要你能给它带进来活物,它就不会吸食掉你的血肉精气,让你一直活着。如果有一天你没办法再带进来活物,让它感觉你失去用途,才会吞食掉你。”

    说到这里他尴尬的看向徐大,道:“徐爷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进去的吗?你就是被我给害的啊!可我不是有意的,人在妖庙里控制不住自己身体,我被它给控制了!”

    “而我是怎么进去的?兰草不知道从哪里知道龟足邑的真相,她将这点告知于我,我在这里等到了曾怀恩,然后为了得到真相被他给骗了进去。不过当时兰草没有告诉我这个妖庙的厉害,所以我贸然进入其中。”

    “曾怀恩以为吃定了我,加上他已经很久没有骗到人进入妖庙,为了能把我骗进去,就将真相告诉了我。”

    王七麟逐渐的想到了一些调查到的细节:“周家曾经多次派人到一望乡寻找周仲生的消息,结果人全失踪了,就是被他骗进龟足邑,给龟足邑做了养料,对吗?”

    窦大春点头道:“一点没错,七爷这些也查到了?厉害!”

    徐大怒道:“这曾怀恩前后害死多少人?真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七爷,你明天可一定要把他弄出来,老子必须得整死他才能出气!”

    王七麟颓然摇头:“把老窦弄出来已经是我的极限,曾怀恩进入龟足邑已经有十年,我怕是无能为力。”

    “除非有人能助我一臂之力。”他看向谢蛤蟆。

    谢蛤蟆缩着肛往后退:“无量天尊,我不行我真不行,七爷,龟足邑极为邪异,只有佛家大神通才能对付,我修的是道家神通,进去就是给它送菜!”

    徐大挺起胸膛道:“孬种!大爷我不怕它,七爷,明天咱俩一起去会会它。”

    这下子轮到王七麟往后退了:“你进去能干屁啊?你这样的一进去肯定就会被龟足邑给束缚住,到时候我还得去救你,这样咱进进出出是为了干啥?”

    他一个人进入龟足邑能如履平地,加一个徐大就得如履薄冰了。

    徐大不乐意:“瞧不起人了不是?”

    谢蛤蟆道:“这事咱得从长计议,秦晋劫又不是咱自己的事,是整个听天监的事,所以咱何必非得往自己头上揽呢?咱这次是来找窦大人的,人找到了,那咱回去就好了。”

    “至于这曾怀恩?嘿嘿,反正他跑不了,咱回去上报万佛子铁尉,铁尉大人可是佛家高足,他一定身怀佛家大神通,你到时候让他来解决曾怀恩不就行了?”

    窦大春击掌赞叹:“道长果然老江湖,心眼真多,啊不对,经验真多。”

    王七麟有些遗憾。

    他想自己解决秦晋劫,新官上任三把火,他要是能解决困扰听天监十年的秦晋劫,那这第一把火算是烧的轰轰烈烈了。

    不过这事确实得从长计议,谢蛤蟆说得对,他们此行的战略已经达成了,找到了窦大春,然后该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