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63.还活着(求订阅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窦兰草回头看,槐树林中依稀还有幢幢人影,他们在争先恐后的逃入山野中。

    王七麟甩头,谢蛤蟆飞身而起堵住了窦兰草的退路。

    窦大春心态崩了。

    他刚从大妖口中逃出生天,结果全家又道尽途殚……

    人生就这么艰难吗?

    他绝望的看向窦兰草叫道:“小草,到底怎么回事?”

    相比逃走那些男人,窦兰草反而表现的更像个汉子。

    她痛快的将双刀扔到了地上,向前走出几步后冲王七麟说道:“王大人,我跑不掉了,是吧?”

    窦大春吼道:“到底怎么回事?”

    窦兰草平静的说道:“大哥,我一时糊涂铸成大错,一步走错后面步步皆错,并为了一己私欲险些害死你。还好你命大,竟然逃过这一劫。”

    徐大冷笑道:“他能出来是他命大?明明是我家七爷命硬!”

    王七麟摆摆手:不吹了,让他们自己交代。

    窦大春崩溃了,他冲上去撕扯住窦兰草的衣领叫道:“老徐刚才说的是怎么回事?什么害死我带上窦家财富去投靠鞑子?你跟鞑子是什么关系?刚才那些人是什么东西?你说的千秋功业又是什么东西?”

    窦兰草又走了两步,说道:“大哥,我对不住窦氏,你不用问了,我犯下了死罪,罪无可赦。”

    “整个窦氏都犯下了死罪!”窦大春推了她一把吼道,“你真跟鞑子勾结在了一起?你坑骗我真是为了害死我让二叔掌控窦氏财权然后去投靠鞑子吗?”

    “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要把整个窦氏上下全给害死吗?窦氏哪里对不住你,你竟然要坑害掉咱窦家上下几百口人?”

    窦兰草不言语,任凭他嘶吼。

    等他发泄完了,她冷漠的走了几步后说道:“我没想坑害窦氏,此事更是与我爹无关,不过错已至此,我说什么都晚了。”

    她低头沉默了一会,抬起头诚恳的看着窦大春道:“大哥,我这辈子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坑害你进龟足邑中,不过你没有死在里面,这真是太好了。”

    窦大春忍不住给了她一拳,吼道:“你犯下的最大错误是谋反!是谋反!那是谋反啊!你怎么敢谋反?而且与鞑子合作谋反!你练武练傻了吗?这种事怎么能做?”

    窦兰草并不反抗,被他捶的连连后退。

    谢蛤蟆忽然低声道:“糟糕!”

    王七麟正要问他何出此言,这时候窦兰草忽然笑了笑:“大哥,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不过我只害过你,从没有害过窦氏。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没有,大哥,小草对你不住,只能下辈子再来补偿你。”

    她此时已经到了妖庙门口,说完这话转身走了进去。

    从她发现被同伴抛弃,她就做出了这决定,期间她借用机会逐渐靠近门口,等到了门口后便毫不犹豫的进入其中。

    不动声色,视死如归。

    是个女狼人。

    而且她对龟足邑比王七麟等人要熟悉多了,进入其中后她便甩动了披风,披风倒挂,上面缝制的刀刃扫在她身上,顿时鲜血溅射。

    庙里地面震动,王七麟在昨夜看到的一幕重新出现,地面裂成深渊,有牛头罗刹从中爬出,将满身鲜血的窦兰草给拖入其中。

    妖雾弥漫,龟足邑吞掉她后似乎心满意足,随着浓雾聚集、几声闷响出现,龟足邑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下子即使王七麟想进去救人,也没得救了。

    窦大春坐倒在地,失魂落魄。

    徐大眨眨眼,看向王七麟:“七爷,这事怎么弄?”

    王七麟忍不住捂住脑门扭动胯胯轴,这次他是真的有事在发愁。

    谋反大罪啊!

    历朝历代当官的最怕的就是这个罪名,地方官员最不想碰的案子就是跟谋反相关的案子。

    诚然,破获谋反大罪是大功,可是这种案子太敏感,一不小心查案的主官都会被坑进去。

    王七麟现在就处于坑中了。

    从石周山到窦兰草、从吉祥县到庸水县,鞑子反贼的身影若隐若现,一旦出事那听天监的责任就大了。

    他忍不住怀疑窦大春:

    真是窦兰草将他骗进龟足邑中的吗?

    刚才他将窦兰草推搡到龟足邑门口真是巧合吗?

    迷雾重重。

    尽管他如愿以偿的找到了窦大春并把他给救了出来,可是他心头却没什么喜悦之情。

    谋反啊!

    这种事他没有经验,只能看向谢蛤蟆

    谢蛤蟆直接冲他摊开双手:“老道一个闲云野鹤,实在无能为力。”

    王七麟叹了口气,他问窦大春道:“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吧?”

    窦大春惨淡一笑,道:“七爷,我们窦氏真的没有谋反之心,我们对圣上、对朝廷的忠心可昭日月啊!”

    他久经官场洗礼,对这件事的认识要比三人更深刻,于是努力的解释起来:“七爷你想,我窦氏没有谋反的理由呀,窦氏靠给新汉军运粮起家,当年死在鞑子手中的先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我们窦氏跟鞑子是血海深仇!”

    “再者您看,新汉朝得国之正亘古未有,如今海清河晏、四海承平,老百姓安居乐业、军队兵强马壮,脑袋稍微正常点的就知道就算天王老子来带头,这谋反也不可能成功。”

    “谋反不成功什么罪名?诛九族!窦氏上下九族合起来几百口人,谁敢做这窦氏的罪人?”

    “起码窦兰草就敢,她爹窦金来还不好说。”徐大道。

    窦大春愣了愣,忍不住流下泪来:“小草到底怎么回事?她是不是鬼迷心窍了,怎么会想要谋反?”

    说到这里他抓到了救命稻草,猛的叫了起来:“对,鬼迷心窍、鬼迷心窍,七爷、道长、大爷,你们说她会不会就是被鬼迷心窍或者被鞑子用什么邪术给控制了?”

    王七麟想了想道:“这个可能性,还真不好说。”

    他把谢蛤蟆和徐大叫到一起协商了一阵,最终对窦大春说道:“你回去把你们窦家先内查一遍,给我往死里查!这种事多严重你比我清楚,我们信你没用,你们窦氏必须得真的清白!”

    窦大春如逢大赦,叫道:“多谢七爷放我窦氏一马!七爷您放心,我回去一定将窦氏给筛一遍!一定给犁一遍!”

    王七麟又问道:“先前你在里头说你知道周仲生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意思?”

    窦大春此时对他感恩戴德,恨不得掏心掏肝:“七爷,当初秦晋劫活下来的不是周仲生,而是你们伏龙乡时任小印曾怀恩啊!曾怀恩还活着,难怪秦晋劫不肯终结,这曾怀恩没死,秦晋劫执念未消,怎么能消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