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62.埋伏(求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七麟抓着窦大春的肩膀提着他往外走,口中在他耳畔快速且轻声的念金刚萨埵降魔咒。

    咒语声调低微,仅仅能传进他耳朵中。

    灰黑雾气往外涌动,起初浓郁,逐渐淡薄。

    走出月亮门,无数蛇虫出现在他们面前。

    本来弯着腰走路的窦大春顿时腿软了,膝盖一曲直接跪在了地上。

    面如土色。

    王七麟使劲捏了他一把,他回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七爷,我怕蛇!从小就怕!”

    见此王七麟自己作势往外走。

    窦大春扑上去抱住他大腿,又有雾气随着他呼吸进入他体内,在重新变得恍惚起来。

    王七麟重新在他耳畔念咒、在他面前结狮子印,窦大春再度清醒过来,他这次一咬牙闭上了眼睛,伸手抓住王七麟腰带,跟着他往外走。

    很快,一股骚臭味出现了……

    踩着蛇虫的感觉着实不佳。

    门口就在不远处。

    活命有望。

    王七麟心里放松下来,他觉得这龟足邑也不过如此,九字真言就是克制它的天敌,一望寺老僧提起它来还那么心惊胆颤,真是活的越老、胆子越小。

    他又想朝廷也不过如此,龟足邑全靠囚禁的生灵来修习,只要找到会九字真言的高手进来将这些人虫鬼魅全给带出去,龟足邑无法修习、实力低微,到时候斩杀它就是。

    他正为自己的机灵点赞呢,身后忽然一阵发冷!

    此前屡次身陷险境,王七麟如今也是老江湖了。

    感觉一不对劲,他立即、马上、瞬间就运行了金刚横练!

    金刚归位!

    一团灰黑雾气追随在窦大春身后,雾气中伸出许多手臂,有枯骨、有铁灰鬼手、有鲜红血手,它们伸出手来便撕扯王七麟。

    这是窦大春体内排出的灰黑雾气,此时他在施展第四字真言,他七窍中已经再没有雾气涌出。

    见此王七麟低声道:“屏住呼吸!”

    窦大春赶忙捂住嘴。

    说话同时他抽出妖刀回身便是雷霆一击!

    刀芒吞吐,杀气凛然!

    可是没用,妖刀穿透雾气劈空了!

    而他一旦不再施展第四字真言,雾气依然会涌入他身躯,那股争夺他身躯控制权的异样感又出现了。

    王七麟大惊,收刀捏内狮子印,口中念金刚萨埵降魔咒,这才固守心神。

    窦大春那边表现更烂,即使屏住呼吸也开始失魂落魄。

    王七麟这才知道龟足邑的可怕,他用胳膊夹住窦大春的胳膊赶紧往外走,低声快速念金刚萨埵降魔咒,双手共同来结印。

    双手结印,内狮子印威力更强。

    窦大春身后一直跟着一团黑雾,里面十几支鬼手拼命的抓挠他,将大威金刚的金身撕扯的闪烁不休。

    迈出每一步都变得艰辛起来,王七麟以无上意志对抗绝境:

    一步,

    两步,

    再一步……

    终于迈过龟足邑大门!

    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从阴间重回阳世,抓着窦大春便纵身跃了出去!

    竭尽全力!

    就在他们脱离龟足邑瞬间,雾气激荡、庙墙剧震,龟足邑本能的开始大发雷霆!

    但它已经无法再对王七麟和窦大春形成威胁了。

    威胁换成了迎面而来三支利箭!

    ‘嗖嗖嗖’!

    破空声尖锐犀利,三支利箭冲窦大春而来。

    谢蛤蟆纵身而起,一个金圈八卦瞬间出现在他们面前,八卦旋转,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门闪烁,金圈八卦无坚不摧,三支利箭撞上去后便爆破炸碎!

    徐大挥臂,山公幽浮凭空而现。

    他将一枚铜铢扔给山公幽浮吼道:“护住七爷!”

    山公幽浮奔马般冲过来一个急刹车。

    王七麟吓得脸都扭曲了:他真怕这玩意儿刹不住车将自己给撞进身后的龟足邑口中。

    还好幽浮没有身躯也没有惯性。

    徐大亲自拎着狼牙棒冲山坡槐树林冲去:“鞑子余孽,吃大爷一棒!”

    树林中人影闪烁,一个黑影踏地而起一脚将他踢飞,落地后双手甩出,几十支燃烧的飞镖冲王七麟方向飞来。

    王七麟伸手撑地跳起,大威金刚依然在,他不防守而是持刀往前快步疾走,迎面冲那黑影便是雷霆一刀斩!

    飞镖在大威金刚身上爆裂,团团火焰围绕金刚法身,不但没有伤害王七麟反而给他增添无穷威势。

    对面的人没料到他如此悍勇,面对兜头一刀他急忙后退,但太阴断魂刀以快著称,他哪里来得及退走?

    刀影化作幻影,王七麟瞬间六刀劈出,夜空中有六道寒光摇曳,恍若汉钟离打开铁扇!

    这人以最快速度抽出两把小拐想架住来袭快刀,旁边也有人持盾牌叫道:“我来助你!”

    快刀一劈而过,王七麟出刀后瞬间松手,在他侧面有人举着盾牌像巨兽般冲撞上来,见此他气沉丹田左手捏内狮子印、心里继续念金刚萨埵降魔咒,右手捏宝山印给砸了上去。

    第四字真言有肆意调动全身力量之能,王七麟汇聚二牛之力于右手,一记宝山印化作泰山压顶!

    ‘轰!’

    一声巨响,举着盾牌撞来的汉子如遭雷击,整个人忽然的浑身哆嗦起来,接着口喷鲜血缓缓跪下。

    硬木包铁皮盾牌,片片碎裂!

    此时妖刀尚未落地。

    王七麟回身接住妖刀,在他面前是两截碎体。

    最后一刀劈出,他就知道了对手下场。

    一个照面两个好手被杀,林子里有人尖叫道:“风紧!扯呼!”

    一个姑娘甩动披风与谢蛤蟆杀在一起,谢蛤蟆轻飘飘的扔出符箓,姑娘双手持刀、披风上也带着刀刃,整个人像豹子般起伏跳跃,浑身刀光闪烁,竟然与谢蛤蟆杀了个不相上下。

    听见同伴的尖叫她收刀后退厉声道:“千秋功业就在我等面前,诸公当死战,为何先言退?”

    王七麟看着披风上闪烁的铁片说道:“兰草小姐,果然是你!”

    他就知道自己一方的行踪被人掌控了,今晚他去救窦大春,窦兰草等人必然要出手。

    本来他以为这些人会趁着自己不在先围攻谢蛤蟆和徐大,为此他们白天还制定了应对策略,没想到对方很有耐心,或者说他们目标就是自己和窦大春,直到两人露面才出手。

    窦大春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茫然又诧异的看着窦兰草,试探的问道:“小草?你在这里做什么?”

    很快他又反应过来,道:“是你告诉我这妖庙古怪的,对,你让我来的!”

    徐大冷笑道:“蠢材,你说她在这里干什么?当然是来杀你了,杀了你窦氏才能归于你二叔掌控,到时候人家才能带着你们窦氏的财富去投靠鞑子,兰草小姐,我说的对不对?”

    窦大春呆若木鸡:“投、投靠鞑子?这是乱说什么!”

    窦兰草面色坚毅,她挥手厉声道:“众位兄弟,出击!死战!”

    槐树林里声音嘈杂,不过逐渐远去。

    王七麟先前展示出来的凶悍吓破了他们的胆子……

    何况还有个高深莫测的谢蛤蟆和一个看起来就让人无法夹住肠头忍住屎意的高大怪物,他们不跑能怎么办?

    见此,窦兰草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