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61.闯入龟足邑(求订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白天时候王七麟三人又讨论过无望庙,所以晚上它再度出现。

    依然出现在不回头。

    谢蛤蟆说,无望庙诞生于不回头,它还没有开启灵智只有本能,本能的依恋这片山坡。

    拿野兽来对比,对它来说这是自己的巢穴,拿游子来对比,这里有家乡的味道。

    入夜,雾气弥漫,砰砰闷响再起,等到雾气分散向四方,龟足邑再度出现。

    谢蛤蟆曾说龟足邑能幻化万千,王七麟昨夜没能见识这点,因为平时一旦发现它出现,一望寺的老僧们就会念经破解它的幻术。

    今晚老僧们没有施法,所以龟足邑出现后不再是一座破庙的形态。

    王七麟看到了一座平平无奇、普普通通的二层小楼,小楼门口正上挂的木牌上是遒劲有力三个大字:凌烟阁。

    谢蛤蟆脸上露出微微笑:“师、师兄,好久不见,你要去上晚课吗?”

    徐大一脸的为难:“倚翠楼、飞仙阁,哟,郡府的露华浓?我该进哪个呢?唉,可惜是幻术啊,否则我今晚不要腰子了,挨个走一遍,打通关!”

    他一边说一边走向门口,王七麟赶忙拉住他道:“你知道是幻术还敢进去?”

    徐大笑道:“我不进去,我就在门口往里瞅瞅,露华浓可是咱郡中第一勾栏,我还没去过呢,我到门口去瞧瞧它里面什么样。”

    “你幻想的什么样,它就是什么样,别去了。”王七麟拦住他,自己走了进去。

    到了门口他掐不动明王印默念金刚萨埵心咒,施展临字真言定住心志。

    立马,凌烟阁化作了昨夜的破庙。

    破烂庙门从里面被拉开,一张虬须大眼的黑脸迎面而来,赫然是窦大春!

    窦大春看见他后像是吓一跳,转身便窜入院子、穿过一道拱门消失不见。

    王七麟下意识叫道:“窦大人!”

    “大人,小心!”谢蛤蟆叫了一声。

    王七麟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还是陷入了幻境中,他赶紧加快施展临字真言的速度。

    灵气如涓涓细流灌入他体内,头脑为之清醒。

    徐大有些担忧的说道:“七爷,要不然咱还是不救窦大春了吧?我看这玩意儿有点危险。”

    龟足邑自然危险,否则也不必由一望寺的诸多得道禅师来看守。

    但王七麟还是想进去。

    不光是要带出窦大春,还因为他对龟足邑深感好奇。

    他想知道里面都是什么。

    至于危险带来的压力他倒是能扛住,死亡如风,常伴吾身!

    当然,三十六计苟为上计,小心为上。

    他将怀里的八喵掏出来递给了徐大,道:“帮我看好它。”

    八喵乖乖的抱着徐大胳膊眨着大眼睛关心的看王七麟。

    掐着佛家大手印,他跨入了院门中。

    从外面看,龟足邑是破残寺庙,进入其中却焕然一变:

    黑雾萦绕,修罗地狱!

    依然是庙宇布局,但院子里全是枯骨蛇虫!

    许多骸骨堆积在院墙下,彼此相摞已经有半墙之高。

    许多毒蛇毒虫在里面缓慢攀爬,像是慢动作一样,让人看了忍不住头皮发麻。

    最邪的是院墙在有节奏的晃动着,这点王七麟在外面已经见过了,当时他感觉这小庙破残,摇摇欲坠。

    现在他才知道并非如此,龟足邑在吐息,雾气就是它吞吐的气息,而院墙就在随着它的吐息而前后摇摆。

    这很像人的胸膛随着呼吸而起伏。

    院子里蛇虫无数,可是这些蛇虫并没有在乱动,它们与骸骨一样也堆积在一起,一条大蟒身上蹲着黑色蟾蜍、趴着七彩蜈蚣、挂着硕大蜘蛛,大蜘蛛身上有个小小蜂巢,几只土蜂的翅膀收拢,上面有天然形成的鬼脸纹路。

    王七麟看得眼角直跳。

    这种土蜂他知道,谢蛤蟆曾经给他讲过,说是叫做阴笑蜂,蜂翅纹路是人脸,一旦舞动起来会发出轻笑般的‘嘻嘻’声,是一种很邪的小虫,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

    他随意往四周看去,看到的每一样毒虫妖兽都大有来头,这些东西任何一样出现在外面都能让一名小印手忙脚乱,如今却老老实实蛰伏在破庙院子中,它们还活着,但失魂落魄的,看起来无精打采。

    满院雾气飘荡,王七麟呼吸,难免有雾气进入身躯。

    这些雾气进去后像是化作冤魂,想要抢夺他的身体控制权,他感觉到一种古怪的排斥感,同时感觉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一瞬间他有一种预感,昏睡感是来迷惑他的,一旦他真的陷入昏睡,那身躯将不再归他自己掌控!

    于是他想强打精神施展临字真言,可是却没有用,他的身体像是不归他掌控了,无论他多想抖擞精神都没有。

    就是感到困倦。

    王七麟心里一动,赶紧将金刚萨埵心咒转为金刚萨埵降魔咒,同时又把不动明王印转为内狮子印。

    第四字真言,运转!

    他能感受到四周有些灰暗雾气缠绕着他,随着他施展第四字真言,他的意念可以控制这些雾气,将它们驱逐开来。

    同时他对自身掌控力也更强了,被吸入体内的灰暗雾气从他口鼻中喷出,他精神立马振奋起来,身躯重归他自己掌控。

    努力施展着者字真言,他绕过大殿往旁边月亮门走去。

    地上到处有蛇虫,他无法找到空地,只能踩在上面。

    脚下感觉有软有硬,王七麟尽量不去看脚下,他怕自己吐出来。

    还好无论蛇虫都变得失魂落魄,无论他怎么踩都没有反应,雾气在它们体内进出,它们被古怪的控制住了。

    穿过月亮门出现一处偏院,院子里有百余人在面无表情的慢慢游荡。

    像是一群游魂。

    里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前朝打扮的官差,有背着囊箧的书生,有穿着法袍的和尚道士,但古怪的是没有普通乡民。

    按理说龟足邑中最多的应该是山里百姓才对。

    王七麟想到了墙角堆积的骨骸。

    或许普通乡民都已经化作骨骸了,留下的这些人不是普通人。

    他看到了窦大春,窦大春倒是没有乱走,他倚靠在一块人形石头旁。

    这石头大约有两人高低,整体看去像是个回头的女人,仔细分辨有头有胸有屁股,王七麟猜测这就是一望石。

    石头旁倚靠着好几个人,王七麟无暇他顾,上去找到窦大春捏心印拍在了他额头上,口中低声呢喃金刚萨埵降魔咒。

    随着降魔咒声音响起,院子里轻缓飘动的灰黑雾气猛的开始荡漾开来!

    王七麟暗道不妙,赶紧改回默念。

    窦大春的精神有一瞬间的恍惚,他涣散的眼神聚集了一下,但等金刚萨埵降魔咒声音落下后,他的眼神重新变得涣散。

    王七麟明白了,他手捏内狮子印一脚将窦大春膝盖踢弯,凑到窦大春的耳畔低语金刚萨埵降魔咒。

    窦大春的七窍中都有灰黑雾气往外流淌,外界雾气与之衔接像牢笼般将他困于其中。

    但他已经清醒了。

    他的眼神完全恢复正常,看着王七麟低声哀求道:“七爷、七爷救命!我控制不了我的腿,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你救我,救我!我知道秦晋劫的秘密了!我知道秦晋劫为什么迟迟不肯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