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59.又一本佛经(弹壳正在提臀赶来的路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无望庙很是邪异,它来历不清、历史不清,最终以庙宇入妖道成为妖邪龟足邑,非常可怕。

    正是发现了无望庙的存在后,朝廷才修建起了一望寺,并派佛门高僧镇守此地,度化这座妖庙。

    王七麟问道:“那非得用这么残酷的手段才行吗?不能禁止百姓提及妖庙名字?”

    老僧笑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并且百姓尚未全数开窍,总有人业障缠身,故作非为。你当朝廷没有下过律令吗?毫无用处!百姓在家里偷偷说出龟足邑名字、在荒野偷偷说出龟足邑名字,你说逖听圆纹是邪术,可要是没有逖听圆纹功法,那龟足邑早就修成大道。”

    “大人可知龟足邑一旦修成大道,是为何物?”

    “它可以幻化出一个新朝廷!”

    王七麟又问道:“那或许换个法子,将百姓全部迁出此地行不行?”

    老僧手掐佛珠说道:“嗡嘛呢呗咪吽,这山里有果子、有茶园、有耕田、有野物,只要有这些东西在,那就会有人源源不断的来。若是大人去查看县志,当知晓此地山中已经迁民十数次!”

    “另外,大人爱民如子,老僧钦佩,所以就告诉你事实。”

    “一望乡的确有人修习逖听圆纹,却不是本寺僧人,还望大人明察。”

    最后这句话把王七麟给炸到了,他猛的探身问道:“修习逖听圆纹的不是你们?那是谁?”

    老僧依然捻佛珠微笑。

    王七麟心头灵光一闪:“是我那同僚于一望!”

    他想到了于一望手上、脸上露出的圈圈纹路。

    之前他以为于一望和杜操一样,也是修习了镂神图之类的功法,纹身请神。

    其实他身上的圆纹是逖听圆纹!

    老僧双手合十冲他宣了一声佛号。

    王七麟沉默下来,从一开始他们就走错了方向,一望寺没有问题。

    既然逖听圆纹与僧人们无关,他便不再追问,改成问道:“上师,我想请您帮个忙,能否再从龟足邑里救出一个人来?”

    老僧问道:“此人也是今夜进入的龟足邑?”

    王七麟摇头:“应该进去好几天了。”

    老僧沉吟一声道:“小寺偏殿还有一方棺材,您不妨取他衣服给他立个衣冠冢。”

    王七麟苦笑道:“我们不缺棺材,上师,实不相瞒,我们此次来一望乡就是为了这个人,他要是救不出来,我们没法回去交差。”

    老僧说道:“嗡嘛呢呗咪吽,大人着相了。生又何尝生?死又何尝死?佛问诸沙门曰:‘人命几何?’沙门答曰:‘数日之间’。佛曰:‘子未知道’。又一沙门答曰:‘饮食之间’。佛曰:‘子未知道’……”

    “别说了,上师,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再说,您不是也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王七麟继续劝说道。

    老僧说道:“此话不假,但是人被龟足邑吞入数日,如人病入膏肓,老衲已经无可奈何。”

    王七麟不甘心的问道:“上师须知,这龟足邑吞进一个人,修行便强大一分,对吧?你从中救出一个人,它的修为就减弱一分。”

    老僧有所意动,但还是不答应。

    徐大一看有门,也鼓动了起来:“上师你得知道,里面那人也是个当官的,他要是莫名其妙被龟足邑给吞了,上头肯定要责难。到时候会调集更多的人来查这件事,到时候知道龟足邑名字的人又得多了……”

    八喵一看他们两个冲着老僧一阵念叨,它也凑上来张牙舞爪的开喷:“喵喵喵!”

    王七麟给它使了个眼色:“对上师尊敬点!”

    八喵揣小手跪下开喷……

    老僧拂袖道:“两位大人且听我一言,并非老衲见死不救,而是老衲实在无能为力,你们那朋友被龟足邑吞入时间已久,已经丧失心智,老僧进去会有危险。”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徐大说道。

    老僧掐佛珠微笑:“嗡嘛呢呗咪吽,说来惭愧,老衲修为尚不够精深,还不想下地狱,所以谁爱入地狱谁就入,反正老衲不入!”

    这一刻,老和尚光秃秃的头顶在发光。

    王七麟和徐大对视一眼还要劝说,老僧说道:“两位大人,老衲实在无法相助,不过老衲恩师坐化之前曾经留下一本《佛经》,说谁若是能参透此经书,谁就能进出龟足邑如无物,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

    他宣了一声佛号,不多会后有一名青年和尚快步走进来,恭谨的递上经书。

    王七麟随意扫了青年一眼,陡然心里一震:“上师,我曾经听人说贵寺已经有二十年未曾剃度新弟子……”

    老僧颔首:“此言不虚,老衲这师弟皈依佛门已有二十余年,他是我师傅山下云游时捡回来的婴儿。”

    一边说,他一边将经书递了出来。

    徐大狐疑:“这么珍贵的经书,你说给我们就给了?”

    老僧微笑道:“这是老衲的手抄本,本寺弟子一人一本。”

    经书上一行七扭八拐的字,王七麟接过后塞进怀里。

    徐大凑上来低声问道:“像是梵文,能看懂吗?”

    王七麟自信的点头。

    能看懂个屁!

    他指望让造化炉将这经书给炼化成一门自己能用的功法,否则吉祥县只能换捕头了。

    老僧挥手,青年禅师带走王七麟两人一猫,将他们送入前院一间客房。

    房间倒是干净整洁,只有两张床,此外什么都没有。

    徐大看了发牢骚:“义庄里头都比这里繁华。”

    王七麟搂着八喵上床:“那你去义庄里头睡呗。”

    两人刚熄灯,屋外飘来一个人影。

    王七麟对徐大低声道:“看外面!”

    徐大很激动:“有发髻,女的!”

    王七麟冷笑:“这种地方怕是女鬼!”

    “有女鬼也行啊,你别出声,看我跟它好好玩玩。”

    发髻人影鬼鬼祟祟的在门外晃了几下,最终来到门口轻轻推门而进。

    躲在门后的徐大起身将它搂住——

    谢蛤蟆的声音响起:“干什么?”

    王七麟这才想到,道士平时也喜欢扎着发髻……

    徐大沉默了一下,失魂落魄的回到床上。

    虽然来人是谢蛤蟆的样子,但王七麟想到了棺材中那具跟自己面貌相仿的僵尸,便警惕的说道:“等等,先验证个身份!”

    “徐大人的袜子跟陈年老咸鱼一样,又臭又硬!”

    “没错,自己人,你刚才跑哪去了?怎么突然出现在这寺里?”

    谢蛤蟆道:“老道早就来寺里了,先前那怪异雾气出现,我不是说了一句速上山顶吗?”

    “没听见。”

    “没听到。”

    两人一起摇头。

    谢蛤蟆愣了愣,继续道:“难怪后面我在山头上没找到你俩,总之我到了山头后发现浓雾覆盖住的仅仅是这山的阴面,阳面竟然一点雾都没有,然后我看到一群老和尚联袂上了山,而跟在老和尚身后还有几个人,其中竟然有个熟人,你们猜,是谁?”

    徐大摸了摸下巴道:“窦兰草。”

    谢蛤蟆惊呆了:“你都知道什么?”

    徐大也惊呆了:“我只想猜个女人,而我们在庸水县认识的女人就窦兰草一个,竟然被我猜中了?”

    谢蛤蟆凝重的点头:“不错,你猜中了。不过你肯定猜不中我下面的问题,你们猜窦兰草称呼这群老和尚为什么?”

    王七麟沉默了一下,说道:“咱大老爷从吉祥县来这一望寺,就为了猜谜吗?我找两个灯笼你把谜题写上面好不好?”

    谢蛤蟆讪笑:“对不住,习惯成自然。”

    “她称呼这些老和尚为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