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58.夜问老僧(求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后面还有白骨邪祟往外跑,它们比鬼要精明许多,看到第一个被王七麟拍烂了,剩下的刚出门又掉头窜了回去。

    王七麟一个箭步上去拖住跑在最后的白骨邪祟:“一家人就是要齐齐整整,出来吧老铁!”

    剑印锁住白骨邪祟,碰到哪里哪里焦黑。

    白骨邪祟跟被狗咬住的鸡一样,拼命扑棱。

    很惨。

    又是两簇火焰!

    另一边的牛头人被老僧天团给打的满身伤痕,它眼看情况不妙也跑了回去,破烂庙门嘎吱嘎吱要闭合。

    王七麟想往里冲,白眉老僧一甩袈裟用袖子卷住了他:“那是无间地狱,施主勿入!”

    “但我有兄弟在里面!”王七麟急忙甩掉袖子还要往里杀。

    老僧问道:“施主的兄弟进去已有多久?”

    “你们来的时候进去的。”

    “等在外面,嗡嘛呢呗咪吽!”

    老僧一甩袖子,王七麟全身被一股巨力拉扯,一下子被扔出十多步。

    王七麟骇然。

    高手,这是高手!

    老僧双手合十大踏步走进破庙,破庙之中顿时阴风四起、浓雾遍布。

    只见浓雾之中金色佛字飘飞,几个呼吸的时间,老僧扛着个大汉脚踏莲花出现。

    步步生莲!

    但他的身影在浓雾中闪现,像是在里面绕圈子,并没能顺利走出来。

    见此其他八个老僧口中齐声吟唱:“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大阿罗汉……”

    白眉老僧听到诵经声像是找到了路,踩着莲花闻声而出。

    他肩膀上扛着的正是徐大。

    王七麟将徐大卸下来,伸手合十向他行礼:“多谢大师仗义出手。”

    老僧回礼:“嗡嘛呢呗咪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老衲理所应当。”

    破庙大门闭合,接着浓雾从四面八方回涌向寺庙,又有砰砰砰的闷响传进王七麟耳中。

    山地震颤,好像是有大脚在跺地。

    等到浓雾变淡,破庙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七麟惊呆了。

    今晚,修行的世界向他打开了一扇新的门。

    徐大像是醉酒一样有些迷糊,王七麟晃了晃他的身躯,他迷迷糊糊的应答:“七爷?是七爷?原来是七爷?”

    王七麟沉声问道:“你怎么回事?刚才为什么擅入无望……”

    “嗡嘛呢呗咪吽!”

    九个老僧齐齐唱喏打断他的话,白眉老僧道:“施主莫要口出狂言,不得吐出这小庙本名。”

    王七麟想到姚无病的话,心里一动:“为何?”

    白眉老僧肃然道:“此庙已经化为妖魔,但仍然留恋凡尘往事,它无心智、只有本能,所以一旦听见自己的名字,便会从无间地狱逃脱出来!”

    一个高壮的老僧上前一步喝道:“这妖魔今夜出来,是不是你们唤过它的名字?”

    其他老僧手掐佛珠,目光不善。

    他们看向王七麟的目光,让王七麟想到了过年时候摁在案板上的肥猪。

    于是他立马肃然道:“我乃是听天监新任大印,前来查案,新汉朝国运有九天九地、九阳九阴庇佑,听天监办案,百无禁忌!”

    姚无病说过,一望寺内有妖僧,能监听全乡各地,一旦有人说出‘无望庙’这三个字,他们便会飞天杀人。

    此言非虚,此时看现场氛围,老僧们一言不合就要宰人了。

    所以他放出听天监来压人。

    果然,听到他自报家门,老僧们纷纷低头猛掐佛珠。

    徐大喃喃道:“七爷,我听见老窦的声音了,我看见他了,这货果然不是来找周仲生的,这货就是来嫖姑娘的,他和一个腰细屁股大的骚娘们在一起!”

    王七麟问道:“你确定?”

    徐大逐渐清醒起来,他说道:“确定笃定以及肯定。”

    “那你有没有看见道长?”

    “没有,他好像往山上去了。”

    王七麟还要说话,白眉老僧双手合十说道:“嗡嘛呢呗咪吽,天色已晚,老衲等恭送大人。”

    “不用恭送,这天确实太晚了,我们再回乡里不安全,要不这样,我们今晚去你们寺里借住一夜,行不行?”

    白眉老僧一怔。

    这么不客气吗?咱们有这么熟吗?

    王七麟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已经收拾了家伙什上路了。

    一望寺修筑的颇为巍峨,院墙高有一丈,色泽通红,如涂朱砂。

    一进大门是个青铜大鼎,一支支粗有成人拇指的大立香插入其中,烟雾袅袅。

    主殿是摩尼殿,内供释迦牟尼,平面布局为十字形,面阔七间、近深六间。重檐歇山式的屋顶,上面覆盖有绿色琉璃瓦,上下一体,浑然天成。

    整个大殿采用榫卯结构,没有用到一个钉子。

    白眉老僧给他们介绍,说殿内有127朵斗栱,乃是云州佛门古刹之最。

    王七麟听了介绍抬头仰望,只见彩色斗栱星罗棋布,烛火照耀下褶褶生辉,有如满天繁星。

    屋顶正中还有一座观音像,只见他左足踏莲、右腿踞起,两手抱膝,面目端正霸气、身体面向四方开放,凡有人仰视都能看到他的真身、都能感受到他的无上威严大肃穆。

    王七麟先给佛祖上香,然后双手合十向白眉老僧行礼:“弟子还未问过大师法号。”

    老僧唱喏:“嗡嘛呢呗咪吽,山河旧人、埋名深山,哪有什么法号?”

    王七麟问道:“那我应该怎么称呼大师?”

    老僧微微鞠躬:“叫老衲一声老和尚便好。”

    王七麟道:“弟子不敢,那弟子还是称呼您为上师吧。”

    老僧再度行礼,道:“大人喜欢就好,佛不要众生皈依,佛要众生皆欢喜。”

    其他僧人开始诵经做晚课,白眉老僧看看好奇宝宝一样的王七麟叹了口气,道:“大人要来小寺,一定是有什么疑惑吧?”

    王七麟道:“不错,上师今晚于我们兄弟有救命之恩。本来有些话我不该问,但我作为听天监大印,有庇护一方职责,所以尽管不好意思,但我还得问清楚比较好。”

    “大人请问。”

    “我听人说寺里有人修习一项名唤逖听圆纹的邪术?”

    “嗡嘛呢呗咪吽,大人着相了,你认为的肮脏丑恶,并不是一无是处。”

    “也就是说,上师不否认寺里有人修习了逖听圆纹?”

    “嗡嘛呢呗咪吽!”老僧不做回答,只是掐着佛珠念佛经。

    王七麟顺势追问:“修习这项功法的目的是什么?为了监听世人?听到有人提到那小庙的名字,就去杀了他?”

    老僧面带神秘微笑:“嗡嘛呢呗咪吽!”

    “为什么?上师须知国有国法,既然有法,那执法就得依法,你们这样岂不是滥杀无辜?”

    老僧双手合十诚恳的说道:“何为滥杀无辜?为一己私欲举起屠刀是为滥杀无辜,杀无错之人是为滥杀无辜,老衲等从不曾滥杀无辜,只度化犯三业障之人。”

    “大人或许不明白,说出那妖魔小庙的名字便是三业障。须知世上只要还有人能口吐它名,那它便能重返世间害人,因为它是个龟足邑,能奴役人魔鬼怪来成就大道,一旦让它修得大道,那必然赤地千里,国将不国!”

    “故而,杀一人是为日后救十人,杀十人是为日后救万人,须知菩萨也曾以霹雳手段行慈悲心肠。况且尸弃佛传法偈曰,‘起诸善法本是幻,造诸恶业亦是幻;身如聚沫心如风,幻出无根无实性’。”

    王七麟惊讶道:“龟足邑是什么东西?这么邪性?只要提它名字就会出现、不提它名字就不出现?”

    老僧颔首道:“嗡嘛呢呗咪吽,正是如此。何况,大人庇佑百姓是帝王赋予的职责,老衲等苦守此地以身镇压龟足邑,何尝不是帝王赋予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