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54.我摊牌了(弹壳提臀谢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汉们顿时乱了套,转身就要跑。

    这时候闭合的棺材板陡然打开竖直着挡在棺材前,一个大爪子从后面伸出来捞住了最后面的汉子,汉子像布娃娃一样被一把撕扯进了棺材里。

    凄厉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徐大转动死玉扳指道:“让大爷的山公幽浮来会会它!”

    谢蛤蟆伸手抓他,他赶紧后退:“好好说话别动手。”

    “用不着山公幽浮,你上去给它一棒子。”谢蛤蟆翻白眼。

    徐大知道谢蛤蟆不会坑自己,他急于表现,拎着狼牙棒冲上去来了个横扫千军!

    看似厚重的棺材板被狼牙棒撕扯成碎片,狼牙棒不减神威,轰然扫在棺材上,半个棺材被他砸碎!

    棺材里的嚎叫声更响了,不止两个声音在嚎叫:

    “啊啊,我的腿!”

    “娘啊!”

    “爹啊!”

    一听这声音王七麟愣了:“这是人的声音?”

    谢蛤蟆冷笑道:“装神弄鬼!”

    徐大明白过来,他伸手将棺材里的人给拖了出来,一把惯在地上,一连掼倒三个人。

    三个人里有两个倒霉被狼牙棒给扫中了,最倒霉的一个半截小腿被扫掉了,明天包扎一下去街头趴下就能收钱,从此也算有了个饭碗。

    当然是破饭碗。

    就这点来看,他被扫断腿未必不是好事。

    三人纷纷哀嚎,作势逃跑的大汉愣了愣,反应过来纷纷从怀里掏出匕首短刀气势汹汹的要围堵三人。

    树林里则窜出来一群披麻戴孝的汉子,他们看着棺材里的人被打翻在地并有重伤顿时急眼了,齐刷刷将三人围住要抓人。

    王七麟面色凝重,他缓缓抽出妖刀说道:“敢冲我们听天监动手,你们必然也是狠角色,报上名来,本官刀下不斩无名之鬼!”

    月光照耀在妖刀上,有寒光在流淌。

    众多汉子猛的呆滞住了。

    有人失声叫道:“听天监?胡说,冒充听天监是死罪!”

    王七麟扔出紫檀木大印。

    赤红的大印在空中翻滚落地,它在山路上跳跃着,汉子们的心也在哆嗦着,然后再度化作鸟兽散。

    带头的汉子跑不了,他面如土色的叫道:“独眼坑我!”

    王七麟准备出刀。

    事关妖魔,先斩后报!

    结果剩下几个人齐刷刷的跪下了。

    他阴沉着脸走上去将妖刀搭在带头大汉的脖子上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妖刀刀刃紧贴肌肤,夏日夜晚,刀刃寒冷如冰,激的人全身起鸡皮疙瘩。

    大汉慌张的叫道:“饶人大命、不是,大人饶命,大人饶过小人狗命,小人是被人坑了!我叫、我叫林大福,大人,有人骗我们说你们是富商……”

    “然后你们想来抢掠钱财、杀人越货?”

    林大福使劲摇头:“不敢,小人不敢干这违反国法的事啊。”

    这话愣是把王七麟给听笑了,大晚上的说冷笑话呢?

    “真的,大人,我们没想抢掠你们,只想吓走你们,你们被吓得屁滚尿流了难免会把包袱行李啥的扔掉,我们就捡这包袱行李,但我们万万没想过杀人,我们哪有这胆子?”

    断腿汉子哀嚎道:“福爷,我腿断了、我全身疼,啊啊,好疼,我好疼!”

    王七麟脸色一沉:“聒噪!”

    徐大说道:“大爷帮你止疼。”

    他走过去挥拳往断腿汉子后脑勺上凿了一拳,这汉子当场身子一软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看,这下子他不疼了。”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直接打死了吗?

    这下棺材可以派上用场了。

    王七麟沉思,这也算是个鬼见愁的骗局,看一群汉子的架势顶多是些刁民泼皮,不应该敢冲听天监下手,但要说他们不知道自己三人身份又说不过去。

    三人下午换衣服之前一直穿着听天监官服,小小一个乡村,他们的消息应该早就传遍了,怎么会有人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林大福解释,说他们不是乡里人,而是来自一个小山村,是有个叫独眼的人给他们消息说乡里又来了几个肥羊,他们才着急忙慌赶来设下这个鬼见愁的局想赚一笔快钱。

    独眼是乡里的一个浪荡子,很会打听事,每次乡里来了货郎都是他最早拿到消息。

    除此之外再从几人嘴里问不出消息了,王七麟不想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和消息,就踢了一脚让他们明天自己去县衙自首:“否则等着我听天监上门去找你们吧。”

    林大福脸色垮了,失魂落魄的摊在了地上。

    王七麟三人继续走,一望寺和不回头都在另一座山头的半山腰上,他们得先下了这座山再爬上去。

    下到山脚的时候突然狂风大作,树木甩动、杂草乱石飘飞,谢蛤蟆甩出一张符箓道:“风去,定!”

    夜风迅速变小,恢复正常。

    王七麟拍打着身上的草叶说道:“这哪来的一股……干!”

    四个人。

    他们变成了四个人。

    还有一个王七麟出现了!

    两人一左一右站在路面,面面相觑。

    徐大回头一看惊呆了:“我透,怎么回事?”

    谢蛤蟆立马抽身后退:“还能怎么回事,有一个假的!”

    一个王七麟叫道:“他是邪魔!道长,我才是真的,我们第一次相遇是三月二十二,你偷聚香楼饭菜周济穷人,我施计谋把你给骗了出来!”

    徐大点头看向另一个王七麟:“不错,你是什么妖邪?”

    “傻逼。”王七麟鄙夷的看着他,从怀里掏出八喵。

    我摊牌了,我才是行货!

    紧要关头又有绵延哀婉的奏乐声响起,随着乐声传来,一直在吹的夜风戛然而止,摇晃的树枝草叶突然停滞下来。

    奏乐声中混杂着啼哭声,八喵回头,一支送葬队伍出现在他们身后。

    依然是前头两人一人吹殇篪、一人吹葬埙,后头两个招魂幡高高竖起,上面挂着的不是幡旗,而是爬着像猴子一样的小鬼。

    依然是有人哭着撒纸钱,依然是有十多个壮汉抬棺,依然是在棺材上坐着个小孩。

    徐大拎着狼牙棒骂道:“这些狗透的还敢来?看大爷怎么教训他们!”

    谢蛤蟆急忙伸手拦住他,先警惕的看着那冒牌王七麟。

    送葬队行进速度诡异的快,像飘在地上一样嗖嗖嗖就到了他们跟前。

    棺材上的白脸红腮小孩嘴巴不动,有声音响起:“亡人为何不入九泉九幽?留恋人间是为何故?”

    徐大一看不开打先开喷,作为吉祥县第一男团首席喷子,他立马挺身而出化身老祖安:“透你家最漂亮的女眷,什么人敢在听天监面前装神弄鬼?你们真是耗子给猫舔卵子,全身都是胆啊!”

    小孩嘴角一挑诡谲一笑,猛然睁开眼睛。

    眼睛通红,像是能滴出血来。

    说动手就动手,小孩一睁开眼睛便四肢着地像野兽般往前飞速攀爬,冒牌王七麟则抽出苗刀飞天而起,其他汉子同时动手,招魂幡被甩出,上面的小鬼发出凄厉的叫声扑面而来,殇篪、葬埙声音一转,凄厉刺耳!

    这次不是鬼见愁骗局。

    前面或许也不是。

    这是个连环局,目标就是三人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