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52.无望庙(求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娃带着二娃挎着一大篮子野菜跑回来,里面是鲜嫩的金花菜,一种牛马羊很喜欢的野菜。

    其实王七麟也喜欢这野菜,简单用油水一炒挺好吃的。

    当然自从他有钱吃上鸡鸭鱼肉后就不太爱吃这些野菜了。

    两个童子将金花菜放到大青骡嘴边,骡子吃的很欢快,两个童子笑的也很欢快。

    山村里头家家户户想养一头骡子,有了骡子意味着生活出现太多便利了。

    盲青年姚无病招手道:“阿大、阿小,过来,撒尿绕个圈子。”

    两只童子鸡轻车熟路喷出一个圈子来。

    王七麟目瞪口呆。

    这是要干什么?

    谢蛤蟆却是目光一缩:“不可能!”

    王七麟莫名其妙的问他道:“什么不可能?你怎么突然冒出这一句话来。”

    谢蛤蟆走进尿圈里说道:“姚小哥,你要说的话在外面不能说,得进这里才行,是不是?”

    徐大笑了起来:“开什么玩笑?这算你们当地的风俗?”

    王七麟问道:“应该是跟因果劫类似的东西吧?他不敢随意帮我们?”

    这让他心烦意乱,天道之下,规矩怎么这么多?

    如果有朝一日我得了天道……

    想屁吃!

    姚无病冲谢蛤蟆说道:“是的,得在这圈子里说话才行,否则我们说的话会被无望庙的妖僧听去,他们晚上会出来杀人的!”

    谢蛤蟆面色凝重的说道:“逖听圆纹!一望寺里有人修习了这门邪术?”

    姚无病不懂道法,他自顾自的说道:“诸位大人请进圈来,我说了你们或许不信,在我们一望乡有一样东西是不能讨论的,一旦讨论就会受到惩罚。”

    “这就是前朝的逖听圆纹邪术。”谢蛤蟆说道,“邪术名来自一个词语,叫做逖听远闻,你们知道这个词吧?”

    王七麟和马明摇头,徐大点点头。

    两人诧异的看向他,王七麟说道:“又装逼了?”

    徐大很生气:“这有什么好装逼的?逖听远闻出自《梁书》,我十岁的时候就看过了,‘庶以矜隐之念,昭被四方,逖听远闻,事均亲览’,这词语意思很简单,就是说能探听到很远地方的见闻。”

    谢蛤蟆说道:“不错,逖听圆纹术正是取了这个词语的意思,这是一门监听的邪术,前朝曾经用它来监听汉人官员和大户,以防止有人谋反,太祖皇帝推翻前朝后就将它列为禁术。”

    “破解这邪术的法子便是用辟邪物品或者法术来对付它,越是邪术修习者功力深厚,越是需要强悍的辟邪物品,这里只要撒一泡能辟邪的童子尿就能影响它的效力,那应该是修习者火候不到家的缘故。”

    马明啧啧称奇:“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奇术?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徐大恍然:“难怪用娃娃的尿来绕圈子,原来是用它辟邪的能力,早知道不用等他们,我上就行。”

    王七麟笑了:“你那尿又黄又骚能是童子尿?能辟邪?我怕是会招邪!”

    徐大道:“谁说我用尿来辟邪?我这死玉扳指就能辟邪!”

    王七麟摆摆手道:“行了别吵吵了,听无邪小哥说话。”

    姚无邪笑了笑道:“诸位大人说的话小人听不懂,小人接着刚才的话说,我们一望乡有个话题不能谈,那就是无望庙。不过现在还知道这庙的人很少了,也很少有人知道,我们乡里最早叫无望乡而不是一望乡。”

    “据传乡里最早没有一望寺只有无望庙,但某一天无望庙消失了,当时乡里发生了大恐怖,具体是什么已经无人可知。总之后来朝廷派人来无望庙的原址修了一望寺。”

    “无望庙中有块石头叫做一望石,它形如一位翘首遥望远方的女子,传说中女子是一位等候丈夫的怨妇,丈夫抛弃她而去,她久候不归化作石人,为了报复丈夫,她有时候会在夜里化作千娇百媚的姑娘来引诱陌生男子去交合。”

    “而她引诱的手段便是唱歌,她很会唱小曲。据说这小曲能勾魂摄魄,男人一旦听了就会身不由己的迷恋她,让她吸走阳气,等到阳气彻底消失,男人就会化作一块石头融入一望石中。”

    听完后徐大问道:“那它化作的姑娘是什么样子?”

    姚无病愣了愣,道:“我是个瞎子,哪里知道她长什么样?何况即使我不是瞎子也不知道她的样貌,只有听到她唱小曲的人才能见到她,而这些人都已经化作石头了。”

    “你说乡里已经几乎没人知道这些秘闻了,你怎么知道的?”

    姚无病苦笑道:“诸位大人看见了,我眼睛瞎了是个废人,为了谋求生计,我曾经拜了一位说书先生为师傅,他给我讲了许多奇闻异事,无望庙传闻就是他告诉我的。”

    “这庙在什么地方?”王七麟问道。

    姚无病说道:“这就是古怪之处,我师傅说无望庙位置不定。”

    “位置不定?这怎么可能?难道一座庙还长了脚?”

    谢蛤蟆忽然问道:“小郎君,你们乡里有没有关于一座孝義庙的传闻?里面供奉的是一只孝狮。”

    姚无病摇头。

    谢蛤蟆道:“昨夜的孝義庙就能变动位置,它是故意等着咱们上门的。”

    徐大问道:“你是说,我们昨夜碰到的孝義庙就是无望庙?”

    谢蛤蟆翻白眼:“当然不是,你脑子差点事是不是?我只是说如果庙里供奉的大妖修为有成,就能带着庙宇一起移动。”

    王七麟举起手臂道:“别吵,这事不对劲,老徐中午打听的消息说窦大春被人用鬼见愁的局给坑去了不回头,他信里又说自己要去听曲,那他来一望乡到底是干嘛的?是来追查周仲生消息的还是来嫖的?”

    姚无病说道:“大人,无望庙虽然行踪不定,但它出现最多的地方就是不回头。”

    反正今晚得去不回头,他们决定去了看看再做讨论。

    太阳太猛烈,山里跋涉又耗费力气,这时候再穿着听天监的官服就有些受不住了。

    玄黑色衣服本来就吸热厉害,而它又是一件劲装……

    这酸爽。

    徐大脱衣服的时候拧了一把,姚无病抽了抽鼻子问道:“家里的醋瓶子倒了吗?”

    王七麟冲徐大道:“你可别脱鞋啊,要不然人家会以为是粪坑炸了!”

    幸好谢蛤蟆叮嘱他们随身带了换洗的便装,他们换了短褂告辞离去。

    大太阳高悬天际,阳光照在身上这股滋味真不好受,从村里赶到乡里又是一身大汗,八喵晒得跟狗一样吐舌头,这真是晒成狗了。

    他们找了家有解暑汤卖的酒楼进去拍下一枚银铢要了一坛子的冰糖绿豆汤喝了起来。

    徐大小金库鼓鼓囊囊,王七麟要了冰镇的,汤水进了肚子里,浑身舒坦,让他忍不住呻吟:“清凉止咳小宝贝,谁喝谁得劲!”

    八喵想要来个彻头彻尾得劲的,它跳进了冰镇绿豆汤里……

    淹死我吧,喵爷宁愿淹死也不想被晒成猫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