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50.诸多消息(1/5求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望山中有个一望乡,一望乡里有个一望寺。

    也不知道三者是谁先名为‘一望’,总之现在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很多‘一望’。

    听天监在这里的小印就叫于一望,他是个弥勒般的高大胖汉,头顶铮亮,不生毛发却生有密密麻麻的环状肉纹,圈圈圆圆圈圈,像是顶着一盘蚊香。

    得知他名字后王七麟很纳闷,他问道:“于大人,这一望二字可是有什么讲究?”

    于一望苦笑:“王大人肯定不相信,我爹娘给我起这名字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还有个一望乡和一望寺,而我之所以能来这里就是因为我叫于一望,我家大印得知我名字后觉得是缘分,就把我从济州府调来此地,说我跟这山这乡里是绝配。”

    双方寒暄几句今日主题,用不着王七麟询问,于一望直截了当的问道:“王大人是为了你们县衙的窦大人来的吧?”

    王七麟点头道:“对,请问你见过窦大人吗?”

    于一望摇头道:“王大人失望了,我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的消息,前些日子开始县城的窦氏商铺便不断派人来寻找他,这让我也很是纳闷。窦家人说他留言来了一望寺,但我知道他绝对没去。”

    “为什么这么肯定?”

    于一望笑了笑道:“有些隐秘请恕卑职不能明说,我只能向大人担保,窦大人肯定没有去一望寺。另外,请大人也不要去一望寺,这是咱听天监的规矩,玉帅亲自订下的规矩。”

    王七麟一怔,这是什么规矩?

    不过既然听天监有这样的规矩,那他就不能再问下去了。

    官场之中,好奇心太强是大忌。

    于一望也适时的转移了话题,他说道:“王大人,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请说。”

    “王大人也看到了,我们这里是穷山僻壤,山大了精怪难免就多一些,所以有没有一个可能,窦大人遭遇了不测?这话我没跟窦氏说过,只能跟你说说。”

    王七麟道:“窦大人身手虽然比不上你我,但也不是等闲之辈,不应该无声无息的折在这里吧?”

    于一望道:“那我再帮您打听一下吧。”

    王七麟这次来县里不光要找窦大春,他还想找伏龙乡游星周仲生。

    虽然他荣升大印,秦晋劫对他来说已经不是生死劫,但他还是想要解决这个劫。

    堂堂听天监让两个鬼压制了十余年,说起来是耻辱!

    可惜他再一次失望,于一望坚定的说道:“一望寺里没有俗家名字叫周仲生的僧人。”

    “这么确定?”

    “对,因为一望寺内全是老僧,至少二十年未有新弟子剃度。”

    王七麟忍不住皱眉。

    这一切说不过去了。

    但于一望没必要在这件事上瞒他,瞒也瞒不住,他只要在乡里打听一下就能知道事实。

    什么有用消息也没有拿到,王七麟难免沮丧,于一望想留他吃午饭,但他哪有心思吃饭?他又不是徐大那饭桶,少年时候给爷爷守夜结果撑得拉肚子,以至于在灵堂拉了裤裆。

    他骑马回到羊肉馆,徐大已经跟一群泼皮勾肩搭背混在一起了,满身大汉。

    一行人全脱掉了上衣,光着膀子守着一锅羊肉在划拳。

    王七麟要了一个饼夹羊肉,这店里用的饼是自己烤的油饼,外酥里软、通体喷香,刚出炉的饼夹上拌好的羊肉片,一口下来满口生香,吃的他眉开眼笑。

    到了饭点,谢蛤蟆迟迟没有回来,徐大打着酒嗝坐过来说道:“老窦来过,不过好像又被吓走了。”

    “吓走了?”

    “嗯,一望乡有个乱葬岗叫‘不回头’,老窦一幅外地人样子,让人给糊弄了,这边有人看他出手豪气,联手做局诈了他一把,还记得他在最后一封信里说要听小曲吗?嘿嘿,他没说的是还要去嫖娘们,就是这个局……”

    徐大细细给他介绍,原来一望乡靠山吃山,每年出产许多草药、皮子之类的山货,吸引了山南海北好些收货人来做生意。

    于是就有人专门设局坑外地人,常见的局叫鬼见愁:

    “他们用漂亮娘们去勾引生意人,你也知道,常年在外做生意的没有一个裤裆干净,看见风骚妩媚的娘们还不赶紧往上贴?到时候这娘们做引子,一行人设局,设鬼局,将人糊弄去不回头。”

    “到时候让娘们假装是女鬼,保证能把生意人吓得屁滚尿流只顾逃命,到时候捡起他们扔下的盘缠就行。”

    “你看,他们不杀人就能越货,厉害吧?他们也没有诈骗,有时候碰到有身份的生意人找衙门来管,衙门也不好管,这些人干的事不算违法,就是带人去不回头玩,客人自己害怕逃跑那能怪谁?”

    王七麟听明白了,道:“老窦可是老江湖了,他能中这个招?”

    徐大道:“反正他就是中招了,他被人骗去了不回头,然后就失踪了。”

    王七麟道:“他会不会真折在不回头了?”

    徐大说道:“没有,设局的泼皮也不敢闹出人命,他们看见老窦活着走出不回头来着。”

    “他们看见窦大人走出了不回头,但谁能保证出来的是窦大人呢?”谢蛤蟆一瘸一拐的走来。

    王七麟给他一碗冰镇酸梅汤,六月天热,谢蛤蟆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抹了抹嘴巴,他问徐大道:“你就打听到这点事?”

    徐大瞪眼:“这点事?吃的灯草灰放的轻巧屁!你换个人去打听,看看能不能打听到这消息!”

    他又说道:“另外我自己观察到一个反常的地方,窦氏在一望乡的生意铺展的挺大啊,我在街上看到的窦氏店铺不下一个巴掌,他们在这么个小地方怎么设下这么多店铺?”

    王七麟漫不经心的看着街上行人,道:“窦氏在一望乡有这么多生意,窦大春还能让人用局给玩了,这说不过去吧?”

    他又问谢蛤蟆:“道长打听到了什么事吗?”

    谢蛤蟆道:“一望寺里一群老和尚,个个都是老狐狸,口风很紧,我什么也没有打听到。”

    徐大顿时笑了:“垃圾!”

    谢蛤蟆道:“我没打听到消息,不代表我没有发现。”

    “你发现了什么?”

    “我发现老和尚们一问三不知。”

    “你逗大爷玩呢?”

    谢蛤蟆道:“开动你机灵的小脑瓜想想,如果没有古怪,老和尚们的嘴巴何必那么紧?”

    “还有就是你打听到的‘不回头’,算你干了件正经事,这个不回头风水很厉害,你们能猜到它在哪里吗?”

    王七麟草草一分析就知道了答案:“在寺内还是寺外?”

    “寺外,但紧贴着一望寺,寺庙在山坡阳面,这不回头就是阴面!”

    徐大顿时面如土色:“完蛋了,咱们是不是晚上又有活了?”

    王七麟点点头,道:“对,晚上咱们得亲自去看看。”

    徐大垂头丧气,他忽然又来了兴致:“对了,我这一喝酒脑子糊涂了。刚才我还打听到一个消息,这消息有点意思。”

    “从窦大春失踪到现在多久了?我记得咱去解决那个夜里叫卖的恶煞的时候,杨大嘴就说他没了消息,对吧?当时窦家就派人开始找他了吧?”

    “窦家一早就知道窦大春来了这一望乡,可是找他的人却没有来!大约是六七天前,才一窝蜂的来了许多窦家人打探窦大春的消息!”

    王七麟说道:“也就是说,本来窦家没有正儿八经寻找窦大春,是六七天前才开始正经找他了?”

    “前面为什么不正经找呢?”徐大嘿嘿笑道。

    王七麟猜到了原因:“窦大春来一望乡怕不是找周仲生的,而是来躲避县衙恶煞风头的,恐怕窦家没跟咱们说实话。”

    徐大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你再联系我刚才告诉你那事,是不是真相出来了?”

    “窦大春借着来找周仲生消息这回事躲到了一望乡,家里清楚这点,于是起初虽然对外说他消失在一望乡,可他实际上并没有消失。但是后面发生了鬼见愁的事,窦大春真的失踪了,这时候窦家才开始着急!”

    谢蛤蟆摇头:“这肯定不是真相。”

    “为什么?”徐大不服。

    谢蛤蟆说道:“你这么简单的脑瓜子都能想到窦氏阴谋的真相,窦氏岂不是太白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