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49.分兵探路(5/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四个人分两边站好,孝狮一步一步的走进庙里。

    徐大凑到王七麟跟前低声道:“咱要不要跪拜一番?”

    王七麟意志坚定,道:“我只跪天地、跪爹娘、跪天子,其他的想都不要想。”

    徐大给他一个滑稽的眼神:“年轻人别把话说的太满,以后有你跪女人的时候。”

    孝狮从他们之间走过,到了王七麟跟前的时候猛的停了下来,它在原地慢慢的舞动,同时扭头冲着王七麟快速眨眼。

    像是在勾引他。

    徐大反应很快,当机立断握紧了狼牙棒。

    王七麟也戒备起来。

    只有他明白孝狮眨眼的意思,这是在打量他!

    仔细的打量他。

    上下左右打量一番后孝狮又扭头前行,它回到供台前翻身一跃跳了上去,四个爪子正好摁在那四个爪印上。

    王七麟握了握妖刀刀柄迟疑的问道:“道长,这怎么个意思?打不打了?”

    谢蛤蟆瞥了眼玄猫,道:“你看你家八喵,你觉得到时候打起来它会帮谁?”

    八喵自己待在角落里,继续五体投地、屁股撅起,态度恭谨。

    王七麟拎着它颈后皮给拖了过来,这小东西很没有出息,上次跪拜供桌桌面、这次跪拜孝狮,它对山精野怪真是尊崇到骨子里了。

    但这是灵兽的天性,它们也想修炼有为。

    他把八喵带到孝狮跟前,刚松手,八喵轻巧落地抬头看看孝狮又看看他,小饼子脸上露出恍然之色:明白,爹,我这就正正当当的跪!

    两个兔起鹘落,八喵跳到孝狮供桌上开始撅屁股。

    王七麟一看无奈了,这怎么打?

    马明从包袱里小心翼翼的抽出一排立香又取了些纸钱,然后虔诚的跪在孝狮前跪拜三下。

    他点燃立香插好,借着火光烧了些纸钱,喃喃道:“今日因缘际会得见孝狮,望孝狮庇佑我爹娘在阴间不受欺侮,愿孝狮保佑我弟兄们的爹娘身体康健、余生顺当。”

    孝狮探头吸香和纸钱焚烧产生的烟灰,一排立香如汤沃雪,迅速燃烧殆尽,而纸钱燃烧产生的烟柱则化作一条灰龙钻进了它的鼻子中。

    接着让王七麟震撼的一幕发生了:孝狮张口,无数狮影奔袭而出,冲出门口消散在天地之间。

    这是孝狮去给马明还愿,跑出的每个狮影都要去庇佑一个人。

    见此徐大二话不说冲上去跪在孝狮跟前就是一阵磕头。

    谢蛤蟆伸手行礼:“无量天尊,原来弟子今日见到的乃是孝狮尊者,弟子打扰法驾,请尊者勿怪。”

    孝狮高坐供台,再无动静。

    王七麟也冲孝狮行礼,孝狮举起前爪搭在一起冲他回礼。

    他现在明白了,这孝狮不是邪祟,而是修炼有成的大妖,他们这几个人合起来怕是也不够人家一顿胖揍的。

    孝狮对他们并没有恶意,于是四人便回来继续睡觉。

    有孝狮守门,今夜可以放心大胆的睡。

    八喵还跪在人家供桌上,像是被当做了贡品……

    王七麟想把它拎回来,它用爪子抱住孝狮一条前腿,死活不放。

    谢蛤蟆说道:“王大人,算了吧,八喵这是在修炼。”

    八喵冲他小鸡啄米一样点头:修炼。

    王七麟放开,八喵跳回来继续撅着屁股修炼。

    这个姿势有些不雅,王七麟把它屁股给摁下了。

    一直悲恸哀绝的孝狮看着他们两个少见的露出一丝笑意。

    这一觉睡的很好,他们清晨起床上路,刚离开孝義庙没几步,再回头看路边已经空荡荡一片了。

    谢蛤蟆忍不住掐指算了算,嘀咕道:“在这里碰到孝狮,我总觉得太巧了一些。”

    徐大道:“有什么巧的,它就是来看马爷的。”

    马明摆手笑道:“可不敢可不敢,卑职当不起,我倒是觉得它是来看王大人的,实际上昨夜我烧香烧纸的时候隔近了发现孝狮尊者一直在打量王大人。”

    王七麟也摆手:“它怎么可能冲我来的?”

    徐大问谢蛤蟆:“老道,你算出什么来没有?”

    谢蛤蟆面露古怪之色:“算出来一点东西,不过我猜你们不会信的。”

    “说说。”

    “它冲谁来我不知道,但它来是跟姻缘有关。”

    三人一听,放声大笑:“孝狮冲姻缘来的?哈哈,它难道看上咱们中的谁了?”

    “八喵。”谢蛤蟆轻飘飘的说道。

    王七麟顿时笑不出声来了。

    他把八喵冲怀里掏出来,八喵一脸疲惫,被掏出来后迷糊的眨了眨眼睛,接着又睡了起来。

    徐大倒吸一口凉气:“还真有可能,七爷,你想想昨晚八喵那个姿势,趴在桌子上翘着屁股……嘿,这小骚货!”

    “难怪它这么困呢,是不是昨晚上它忙活了一夜?不对,它不忙活,它是被推的车。”

    王七麟骂道:“滚滚滚,八喵是公的!”

    徐大道:“就是公的才要推车啊,要是母的那姿势不就多了?”

    马明冲王七麟抱拳:“恭喜王大人、贺喜王大人,以后王大人要做孝狮的公爹了。”

    徐大羡慕的说道:“七爷你真厉害,预定了百年之后的孝狮舞啊。”

    “滚滚滚。”王七麟一时之间只会这么骂。

    他知道八喵昨晚肯定是老老实实修炼了,因为八喵的尾巴比以往又长了一指左右。

    玄猫在修炼有成之前不长个头只长尾巴,尾巴会越来越长。

    他们又走了一个多时辰,路边出现一个棚屋,这才是地图上记录的乡民暂住地。

    四人打听了几句,此处距离一望乡不远了,可是山路难行,他们还得再走半日左右。

    爬过几座山头、越过几条山溪,零零散散的石屋木楼终于出现在他们眼前。

    到了这里双方得暂时分开,他们都有事要做,于是王七麟三人去寻查窦大春的消息,马明前往他同僚的家。

    马明在一望乡的同僚叫做姚无邪,他和三人很投缘,双方约定谁先办完事就去找另一方,后面一起离开一望乡。

    山区乡民居住地分散,但以乡里为中心,所以一望乡竟然还比较繁华,每天都有集市。

    王七麟随便转了转,说道:“老徐,你去找当地的泼皮问问窦大春消息,我去乡里的驿所,道长你先去一望寺,咱们三个不管有没有打探到消息,中午在这个羊肉馆汇合。”

    徐大不满道:“为什么让我去跟泼皮打交道?”

    王七麟看向树荫下几个獐头鼠目的光膀子大汉,说道:“因为你足够变态而常常能够亲切热忱的和这些货促膝长谈,我和道长都太正派了,融入不了他们的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