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47.缘分(求推荐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小庙不大,干净整洁。

    里面清清冷冷只有一方供桌,此外再无他物。

    徐大举着火把看了看,问道:“这庙里供奉的是哪尊神?怎么什么都没有?”

    谢蛤蟆冷冷的说道:“怎么会没有?它不就在你眼前吗?”

    徐大赶紧举起狼牙棒准备开打,但他瞪大眼睛什么也没有发现,顿时心里有些发凉:“老道士,我眼前什么也没有啊,你见鬼了吧?”

    谢蛤蟆笑道:“没见鬼,我就是逗你玩。”

    徐大气的要跳脚。

    但庙宇确实不正常,王七麟走到供台前一看,上面多数地方落有薄薄一层灰尘,干净的地方是四个比他巴掌大两圈的爪印。

    看起来这里以前站着个什么野兽来着,唯有野兽四爪踏地处没有灰尘。

    他招呼谢蛤蟆一声,谢蛤蟆不用看,说道:“小庙的主人夜游去了,大人,你应该能看出诡异之处了吧?”

    王七麟觉得最诡异的是马明,这条军汉似乎毫无畏惧,找了个地方用脏衣服扫了扫灰尘就准备生火了。

    他给徐大使了个眼色,徐大问道:“马大哥,你刚才在庙外说的话什么意思?”

    “我给你们看样东西。”马明作势脱衣服。

    徐大赶紧阻拦:“咱正经说话呢,用不着脱衣服。”

    马明笑道:“不脱衣服我怕你们不信,看,这个东西。”

    他脱掉上衣露出个长满护心毛的胸膛,前胸后背都有狰狞伤疤,不知道受过多少伤。

    伤疤之中有一个核桃大小的鬼脸,鬼脸五官俱全,歪嘴邪笑。

    见此谢蛤蟆脸色一沉:“鬼印!”

    马明点头道:“道长见识不凡,是的,这是个鬼印,所以你们无需害怕,我猜这个庙宇的主人是出来监视我的。”

    王七麟问道:“鬼印是什么?为什么还要监视你?”

    谢蛤蟆沉声道:“顾名思义,鬼印就是鬼扣下的印章,等于是马兄弟跟它有过协议。协议完成,印章消失,协议要是完不成,那被扣章的人就等着受折磨吧。”

    “什么折磨?”

    “对未知的恐惧。”马明穿好衣服说道。

    王七麟不懂,谢蛤蟆继续介绍道:“这东西实际上是鬼的炁,人有阳精、鬼有**,炁就是**的一种。它对鬼来说是好东西,人身上有鬼炁会吸引附近的阴邪鬼物,但鬼物们最讲实力,这道炁蕴含着主人的威能,一般的鬼只敢垂涎不敢去抢夺。”

    “所以,小马入夜就会遇到妖邪,而且他还不知道下一刻乃至明天晚上会遇到什么样的妖邪,未知的才是最让人恐惧的,这样他将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饱受折磨。”

    王七麟悚然:“这么可怕?”

    马明道:“不算可怕,我当兵多年,过惯了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在军中遇到战事就是这样,你不知道自己下一刻还能不能活着。这种感觉比遇到鬼可折磨人多了,鬼有什么好怕的?它们只敢出来看着我,却不敢真害死我,之前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道长一说我懂了,原来是我身上还有那个鬼的威势,这算狐假虎威吗?”

    说到最后他笑了起来。

    不是逞强的笑,这是真的洒脱大笑。

    王七麟问道:“你身上怎么会有鬼印?”

    马明说道:“我给我一个兄弟送骨殖回家的时候误入了一座白骨大墓,墓中主人是个厉鬼。它想害死我和另一个不小心进入墓中的南荒小姑娘,但我尚有重任在身不能死,于是跟它讲了条件,我把兄弟们的骨殖一一送还,然后再回去领死。”

    徐大一甩狼牙棒怒道:“竟然还有鬼欺侮你这等忠肝义胆的好汉子?你做的可是足以感天动地的好事,它竟然还敢冲你放肆?这是哪里的鬼?你没有去跟当地听天监报案吗?”

    马明笑道:“这鬼很讲究了,它接受了我的条件放我离开,我怎能转头就出尔反尔?”

    王七麟道:“不可能,恕我直言,鬼最是奸诈,它怎么能信你的话?”

    马明道:“或许我碰到了个好鬼。”

    谢蛤蟆摇头说道:“不,这鬼就是很奸诈。正所谓浩气还太虚,丹心照千古。生平未报国,留作忠魂补。马兄弟一身忠骨、身后更是常随十四位忠魂,厉鬼不敢近身,那鬼压根奈何不了你,于是它奸诈的在你身上下了鬼印,等你将十四位忠魂送还家乡再回去找它,那时候它就能对你下手了。”

    徐大很生气。

    马明愣了愣道:“原来是这样?”

    随即他又笑了起来:“无妨,我生平最大愿望就是将我这些兄弟送回家乡,这是当初我们分到一支队里时候的彼此承诺,所以只要能将他们送回家里就行了,其他的没关系。”

    王七麟有些动容:“马大哥怎么能这么想?蝼蚁尚且偷生……”

    马明黯然摇头:“我不想生,所以不怕死,现在不敢死是因为尚有兄弟骨殖在我身上。”

    说着他又酣畅的笑了起来:“王大人不必为我惋惜,我这一辈子轰轰烈烈的杀过罗刹鬼,痛痛快快的喝过将军酒,骑过好马、握过好刀,这两年还走遍大江南北见识了壮丽山河,死而无憾!”

    王七麟沉默了一下,又问道:“你还有几位兄弟的骨殖没有送回去?”

    马明拍了拍包袱说道:“这是最后一位兄弟。”

    王七麟道:“你将他送回去,然后我们三人陪你回去找那奸诈恶鬼。”

    徐大大笑:“看七爷不把它给剁成饺子馅。”

    马明又摇头:“王大人仗义,但无需如此,我曾经答应过那鬼,日后独身回去见它,到时候它可以随便取我性命,我绝不反抗。它已经完成它对我的诺言,难道我要坏了我对它的许诺吗?”

    说着他摇头的更厉害了:“卑职一生没有大学问、没有显赫家世、没有大本领,唯一能慰藉平生的就是还算有几分信誉,我不能把这唯一的东西给舍弃。”

    谢蛤蟆也要劝解他,他抢先笑道:“道长修行有为,一定知道心魔的厉害。卑职一生还算光明磊落,自认没有心魔。”

    “所以,卑职不怕死亡,我能坦坦荡荡、光明磊落的去地府,到时候不管见了我爹娘还是我战死的弟兄,都敢挺直胸膛说一声马某一生问心无愧。”

    “可要是破了向人家许的生死承诺,我以后还有什么面目去面对死去的爹娘和弟兄?那样对我来说才是折磨!”

    他拍了拍胸膛继续说道:“何况这个承诺还是盖了戳子的,卑职更不能出尔反尔。三位大人的好意卑职心领,但卑职是个死脑筋,实在不能领情。”

    听了这些话,谢蛤蟆只能肃然道:“无量天尊,徐大人拿酒来,我今晚要与马兄弟大喝一场!”

    徐大讪笑:“咱出来办事,我哪里有酒?”

    谢蛤蟆一甩袖子,他挂在屁股上的水囊飞了出去。

    徐大叫道:“那我也要与马老哥大喝一场。”

    马明笑道:“卑职又不是马上要去死,两位大人不必这样。”

    王七麟上去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只要你说的是真的,你应该死不了。还有,你相信缘分吗?”

    缘就一个字,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