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46.山野小庙(求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匹马前后排着跑进山里,山路险峻崎岖,到了这里马就跑不起来了,王七麟只能下马。

    徐大将马放开撒了泡尿,嘴里嘟囔道:“望山跑死马啊,大爷总算明白这话的意思了。”

    山路难行,两边不时有悬崖陡壁出现,他和王七麟牵马走路。

    谢蛤蟆则依然坐在马上,他像是变成了纸人,轻飘飘的不受力,骏马轻轻松松的驮着他,走的逍遥自在。

    此时天色渐晚,余晖撒在深山老林里,光色赤红,如染赤血。

    群鸟归林,有几只老鸦呱呱叫着飞过,给山林增添了几分幽深。

    从庸水县城到一望乡的路太难走,需要大半日路程才行。

    三人在窦家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本来此时应该早到了一望乡。

    可惜他们不认路,上午走错了方向,等到发现不对后已经晚了,如今调头也没来得及在太阳落山前赶到一望寺。

    徐大看了眼天色,满脸郁闷:“这日头下的太快了,急着回家做什么?它有婆娘在家里等着?”

    谢蛤蟆没好气的说道:“你可闭嘴吧,要不是你瞎逞强去带路,咱能走错?”

    徐大争辩道:“这能怨大爷?大爷是照着地图走的,还不是窦家给的地图不准,错也是地图错了。”

    谢蛤蟆竖起大拇指:“无量天尊,寻常人都爱称呼我们为牛鼻子老道,我看你才是牛鼻,你是真牛鼻。”

    徐大闷哼一声,换了话题:“唉,早知道马走不了山路,大爷就不骑马了,骑个骡子它不得劲吗?”

    “得多大的骡子能驼动你?”谢蛤蟆继续嘲笑他,“我听闻南国有巨兽曰大象,你这样的应该骑大象。”

    夕阳余晖不多了,山里头夜色来的总是格外早一些。

    谢蛤蟆抬头,西天赤红,火烧云像怒放的花朵。

    他说道:“荒山野岭逢夜半,鬼哭人嚎神不见,小心点,怕是要碰上邪事。”

    几乎就在他说完话的时候,前方山林里响起一阵粗犷的歌声:“上马不捉鞭,反折杨柳枝。蹀座吹长笛,愁杀行客儿。腹中愁不乐,愿作郎马鞭。出入擐郎臂,蹀座郎膝边……”

    徐大顿时将狼牙棒摘了下来,道:“我只听说荒山野岭碰见女鬼女妖化作俏娘们来引诱书生去吸阳气,还是第一次知道它们还会化作男人。”

    王七麟说道:“可能它知道咱们仨里有人喜欢男人?我先声明,我不喜欢。”

    谢蛤蟆:“修道之人清心寡欲,我男人女人都不喜欢。”

    徐大无话可说。

    他们快走几步绕过一片山角,然后借着夕阳光看到一个背着包袱、穿着赤色战袍的高壮军户走在路上。

    一路行军一路歌,这是新汉朝精锐军旅的传统。

    军户比王七麟高出半个头,头上发髻凌乱,身上一件圆领袍衫上打着补丁,包袱上也有补丁,脚上靴子则是一灰一黑,真是从头潦倒到脚。

    听到马蹄声他避让到了路边,徐大看着他圆领袍衫上绣的猛虎图问道:“你是北境山林猛军的?”

    新汉朝在东南西北四方边境针对性部署了不同的战斗兵种,北境多山多林,部署的军队擅长山地陆战,这支军队中的王牌便是山林猛军,每个军士的战袍都绣有猛虎,取其‘悍勇如虎’之意。

    浓眉大眼的军户举起手臂道:“卑职马明见过听天监大人,不错,卑职曾在山林猛军当兵。”

    他抬起手臂,王七麟注意到他有一只手臂已经齐腕而断。

    徐大问道:“山林猛军乃是我朝军中精锐,每个军户都是终身为兵,你是回来探亲的吗?”

    马明苦涩一笑,道:“不,卑职年前参战了与罗刹国的七子山关一役,此战我们队里十五个兄弟只存了我一个,还是受了重伤,虎帅可怜我们,便放我退伍还乡。”

    徐大顿时肃然起敬:“七子山关之战我听人讲过,说是战鼓雷鸣、血流成河,其中有先登营战况最是惨烈,他们率先杀入罗刹军中,十不存一。”

    马明默默的点头。

    王七麟问道:“马大哥的家乡可是在一望乡?”

    马明道:“不是,我家乡是漠北当地。”

    王七麟诧异:“那你应该是要去一望乡吧?”

    这条山路只通往一望乡,所以才这么崎岖窄小,因为平时没什么人走,官府便没有费心费力去修路。

    马明说道:“大人明鉴,卑职队里一个兄弟是一望乡人士,我此行是送他骨殖回家。”

    徐大抱拳道:“千里送灵,马大哥是条汉子。”

    马明淡然一笑没有继续这话题,他问道:“三位大人也要去一望乡?那咱们可否同行?卑职在军中时候养过马匹,可以为三位大人牵马,只求三位大人能给个壹饭壹粥,让卑职吃个饱的。”

    徐大很敬重这些为国效忠的汉子,他当即从怀里掏出一个油包递给他:“这里有两只鸡腿,你先吃下垫垫肚子。”

    马明急忙道谢,他用残缺的右臂托住油包左手抽出一根鸡腿,张开嘴狼吞虎咽。

    吃掉鸡肉,他又嘎嘣嘎嘣吃了鸡骨头。

    风卷残云,两个鸡腿什么都没剩下。

    吃掉鸡腿他把油纸塞进怀里,然后伸手去拉马缰绳。

    王七麟笑道:“马大哥不必客气,我们自己牵马就行。”

    马明道:“请大人信我,我肯定不会坏了你们的马。”

    王七麟摇头道:“我们怎么会不信你?只是没有这个必要……”

    马明坚持道:“卑职已经许下承诺,请让卑职来牵马。”

    王七麟只好撒手,马明正好一条手臂一头马,领着两头马走的顺顺当当。

    山路难行,还好月色不错,他们借着月光还能赶一阵路。

    徐大点起火把看地图,指着前面说道:“再走一会能碰到个山民搭建起来的棚屋,咱今晚可以在那里吃饭歇息。”

    谢蛤蟆斜睨他:“靠谱不靠谱?”

    徐大道:“这你得问窦金来,我也不知道这地图靠谱不靠谱。”

    “我说的是你。”

    “那你是舌头闲得难受吗?大爷当然靠谱!”

    这次徐大很靠谱,他们走了没多久果然看到一座小屋。

    屋子不大,但却不是草木建起的棚屋,而是用砖石搭建的小庙,庙上一块匾,上面两个字:孝義。

    徐大皱眉道:“不大对吧?看地图上说这棚屋还得走上一段路呢。”

    王七麟意味深长的笑了:“半夜的深山里,路边莫名其妙出现一座小庙,嗯,今晚不会很太平啊。”

    谢蛤蟆凝神看着庙宇说道:“王大人,我们要进去吗?”

    “进啊。”

    “但我看它有问题。”

    王七麟道:“我当然知道它有问题,没问题咱进去干嘛?”

    谢蛤蟆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大人,行走江湖最忌惹是生非,既然这庙宇有问题,我们应该避过。解决麻烦的最好方式是避开麻烦,咱们何必要去冒险?”

    “而且咱们现在碰到的是个庙,这东西很邪,不管是妖魔幻化而成还是山民祈求精怪所用,敢拥有一座庙的邪物都有大手段、大神通,我们恐怕不是人家对手!”

    他这话说的有道理,王七麟犹豫。

    这时候马明笑了起来,道:“道长说的不错,不过三位大人不必害怕,这庙宇如果跟妖魔鬼怪相关,那必然是来找我的,它们不会伤害到三位大人,三位大人放心的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