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43.衙门开堂(4/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七麟睁开眼睛。

    通道里空空荡荡,一片黑暗。

    没有任何光照耀进来的黑暗,彻头彻尾的黑。

    狐仙消失了。

    他怀里的报丧鸟也没了。

    被它用法术所封闭的通道口完全洞开,王七麟走出去举起火把,看到八喵折着飞机耳蹲在石室门口。

    它将脑袋塞进门口角落,抄着手手、搂着自己的长尾巴,瑟瑟发抖。

    王七麟抱起它问道:“八喵怎么了?”

    八喵赶紧往他身上爬,爬上来没多少忽然又跳了出去,然后气鼓鼓的瞪着他。

    王七麟莫名其妙:“怎么了?”

    八喵抽抽鼻子打了个喷嚏,继续气鼓鼓:“喵呜!”

    王七麟明白了,他抬起袖子闻了闻说道:“什么味道也没有啊,你闻见什么了?乖,快回爹的怀里,咱要回家了,爹回家搂着八喵睡觉。”

    八喵歪头想了想,飞快的爬上去钻进他怀里。

    很快它又往外钻,胖脸鼓鼓的气得要命:毛上沾了一块鸟粪!

    王七麟只好哄着给它洗掉,他也一阵恶心,赶紧把衣服脱掉了。

    他还有些郁闷,本来他想确定李家养狐仙然后将之办了,现在狐仙没了,证据没了,他只能落荒而逃。

    晚间发生这么多事,他睡下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所以早上一时没能起来。

    然后他被外门响起的嘿嘿哈哼的吼声吵醒了。

    这是徐大的声音,他迷迷糊糊的推开窗子喊道:“老徐你又便秘了?别在院子里拉屎!”

    正将狼牙棒挥舞得虎虎生风的徐大气炸了:“七爷你睡迷糊啦?大爷我早起练武呢,一日之计在于晨,大爷在勤劳武功,以求报效朝廷、保护百姓!”

    王七麟将吊在脖子上的八喵挪开,说道:“你睡迷糊了吧?你什么时候……”

    “嘿!二郎担山!”徐大打断他的话一声咆哮,狼牙棒呼呼转动,威风赫赫。

    一个娇俏可人的姑娘挪莲步走来,她步姿极美,真是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

    正是昨晚他刚得到的舞姬木兮。

    木兮有极好的舞蹈功底,所以走起路来婀娜多姿,让人赏心悦目。

    她走上来递给徐大一只茶盏,轻声细气的说道:“大爷您练功这么久了,喝口水歇歇。呀,王大人也起床啦?您稍后,我这就为您准备漱口水。”

    徐大咧嘴傻笑,他一把拦住木兮说道:“你给他准备个屁,啊不是,你不用给他准备,咱七爷不漱口。你去歇着,大早上你就忙活,唉,我看了真是心疼。”

    王七麟问道:“你又心疼?去县里的医馆找名医看看心脏吧,我觉得你心脏肯定差点事。”

    徐大上去给他关上窗,说道:“七爷,你再睡会吧。”

    木兮以袖掩嘴轻笑,这动作有点矫情,可是由她施展来却是无比自然。

    徐大看呆了,王七麟说道:“擦擦口水,大爷,你不光心脏差点事,脑子里也差点事,痴呆啦?”

    少见的,徐大没跟他斗嘴,而是看着木兮的背影痴痴发呆。

    王七麟穿上官袍走出来说道:“别看啦,眼珠子沾人家身上了。”

    徐大喃喃道:“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七爷,说来你不信,昨夜我梦见月老了,他在我身上缠了一条线。”

    王七麟道:“咋地,要给你织毛衣?”

    “滚。”

    木兮没把自己当回事,来到驿所后表现的踏踏实实,大清早就去帮巧娘下厨房了。

    巧娘不舍得让她干活,木兮满不在乎的说道:“大姐,你莫要以为我是小姐的命。其实我被卖进青丘府之前在家里什么都得干,收拾院子、打猪草、放牛放羊、下田插秧,干的活说不准比你多呢。”

    早餐上桌,巧娘偷偷跟王七麟说道:“木兮是好姑娘,爹娘该抱孙子了。”

    抱着自己大海碗等待投食的黑豆郑重其事的点头。

    徐大偷偷对他说:“你舅舅要是娶了木兮,就要给你生弟弟妹妹,到时候黑豆就不再是我们的心肝小宝贝了,黑豆就要去打猪草、放牛种田,有好吃的得给弟弟妹妹,有好玩的也得给弟弟妹妹。”

    黑豆心里咯噔一下:“完了,怎么办?”

    徐大摸摸他的翘天辫说道:“让你舅舅娶不了木兮就行,让大爷娶她。”

    黑豆弱弱的问道:“那你娶了她,不也给我生弟弟妹妹?”

    徐大倒吸一口凉气,兔崽子今天怎么这么机灵?

    面对黑豆狐疑的目光,他心一狠、牙一咬:“不会的,大爷不育,生不了孩子!”

    王七麟听到他的话踢了他一脚,笑道:“行了,别卖弄你的小心思了,吃饭。”

    吃完饭他有事,得去监督李英开堂审理李茂一案。

    正常来说衙门都是下午开堂办案,但事关李茂,李家等不到下午。

    正好百姓们习惯了下午去公堂看热闹,上午人少,便于暗箱操作。

    可徐大破灭了李家的幻想,他找了几个泼皮在街头喊了一声‘县衙发大米了’,然后衙门口就围满了百姓。

    王七麟站在人群最前头,倚着门口看向公堂。

    李英面色轻松,他先轻车熟路的判了两桩盗窃案,然后李茂被押解上公堂。

    正题开始了。

    看到李茂出现在公堂,有些百姓暗地里拍手称快,但有明白人说道:“走个过场而已,以前又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事。”

    “就是,你指望老爹判儿子的罪?”

    朱氏老娘从公堂另一边的侧室走了出来,押解她的却不是衙役,而是李府管家。

    王七麟心里一沉。

    百密一疏,他犯错了!

    他光想着抓捕李茂主持正义,可却忽略了一件事:证据确凿才能给李茂定罪!

    在这方面李府就要轻车熟路了,他们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要搞定一个案子不一定非得解决案子,解决掉报案人也行。

    很显然,他们提前找到了朱家,恐怕已经搞定了朱氏母子。

    这让他一时有些意兴阑珊。

    他终究太嫩,还只是个官场菜鸟而已,竟然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果然,看到朱氏老娘露面,李茂媚笑着向她拱手行礼,朱氏老娘也客气的回了一礼。

    王七麟忍不住叫道:“朱家婆婆……”

    朱氏老娘立马回头看向他,而李英则愤怒的一拍惊堂木叫道:“堂下何人,敢扰乱公堂?”

    肖十四将王七麟给推回人群,低声道:“王大人,别让弟兄们难做。”

    王七麟沉默的点点头,他只能安慰自己这件事他已经竭尽全力,无愧于心了。

    很多事就是这样,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天老爷未必总是站在公道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