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40.但求公道(1/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大已经入睡了,王七麟扯开他被褥又给扔了回去:“起来起来,什么条件玩果睡?”

    “啥事啊?”

    “去倚翠楼。”

    徐大闭着眼睛穿好衣服,伸手从枕头里捞出一把银铢:“走!”

    王七麟目瞪口呆,这什么效率?

    两人一到门口便有龟公点头哈腰的上来招呼:“公子爷、嘿,这不是徐大人吗?徐大人您不是刚走吗?怎么又回来啦?可是落下了什么东西?”

    王七麟惊呆了:“你今晚?”

    徐大一脸的风轻云淡:“今晚过来听了个小曲,什么都没干。”

    王七麟摆手道:“你不用解释,我就想问你,你的腰子是铁打的吗?”

    徐大扶着后腰说道:“虽然不是铁打的,但确实是千锤百炼过!”

    他松了松腰带很自来熟的就进去,王七麟拦住他道:“你干嘛?我们是来找人的,杨副捕头在这里对不对?把他给我叫出来!”

    龟公不认识他,可是看他呵斥徐大跟呵斥一条狗似的,就知道这个青年自己对付不了,赶紧向屋里使眼色。

    这时候有几个很油腻的中年土肥圆从门里走出来,看见王七麟后其中一人不无嫉恨的说道:“这等英俊的小子还要来青楼找姑娘,哼!真是窝囊,我样貌要是有他一半,保管半辈子透披不用花钱!”

    徐大琢磨了一下问道:“七爷,这算夸你还是骂你?”

    王七麟也有点想不明白,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自己该生气还是该高兴,于是就掏出了紫檀木大印。

    几个醉醺醺的中年人当场清醒了,先前说话那人双膝一软当场跪下。

    听天监,大印!

    事涉妖魔,可先斩后报!

    一个正准备出来接活的妩媚老鸨见此半路转身,乖乖去把杨大嘴给叫了出来。

    杨大嘴和肖十四满头大汗的跑出来,看见王七麟后心里颇有怨气:“我的七爷哎,有什么事咱明天不能说?怎么还得大半夜的找我?”

    王七麟微笑着问道:“你们傍晚在青丘府拿下的案犯叫什么?”

    杨大嘴眨眨眼睛,一时有些犯傻。

    王七麟的笑容越发灿烂,他上前搂住杨大嘴的肩膀亲热的说道:“杨大人,你是真没把我当个正经玩意儿啊?我说的话,你当做放屁喽?”

    杨大嘴无奈的拖走他去了楼外,说道:“七爷,我老杨万万不敢得罪你,但更不敢得罪李大人。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如果窦大人在县城里头,那即使您不开口,我也会抓李茂治罪,可他不在啊!”

    “或许您已经知道,窦老大领着我们三班衙役兄弟跟李大人领的文官不对付,我们以前没少给李大人阳奉阴违。那时候我们不怕,因为窦老大给我们撑腰,他能护住我们!”

    “可现在窦老大已经好久没有联系了,李大人托庸水县衙门打听了,说是窦大人已经死了!这消息我们一直压着,没有了窦大人庇佑,我们怎么敢跟李大人对着干?”

    “七爷,我们这帮子都有一家老小要养活啊,以往我们把李大人得罪的够狠了。我向您掏心窝子汇报一句,傍晚在宅子里的时候青丘府的管家把李大人的话转达给了我们——”

    “窦老大已经没了,过去的事就当过去了,过往不究。可谁要是以后还跟跟他作妖,那就立马卷铺盖滚蛋,滚出吉祥县!”

    王七麟冷冷的问道:“你们真是没有骨气。”

    看到他不笑了,杨大嘴放松了一些:“七爷,谁不想有骨气?可我上头还有爷爷奶奶在呢!我爷爷奶奶和爹娘这就是四个老人,下头还有四个孩子,我要是被赶出吉祥县,你说怎么养活他们?”

    徐大佩服:“长寿家族啊。”

    肖十四补充道:“七爷,您莫要以为我们都是黑了心的软骨头。二头家里四个孩子都不是他亲生的,是他收养的人家扔的娃,四个孩子全有残疾,你说他怎么敢被赶出衙门?”

    王七麟看向杨大嘴,满脸狐疑。

    杨大嘴苦笑一声:“那些娃子太可怜,一个个没断奶就让爹娘扔了。”

    王七麟沉默了一下,又问道:“确定窦大春死了?”

    杨大嘴蹲下搓了把脸,道:“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反正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回来了。”

    王七麟道:“放心,窦大春没死,他不是短命的相。你们跟我走,去拿了李茂,我明天就出发去寻找窦大春,把人给你们找回来。如果找不回窦大春,以后我罩着你们!”

    “而且,李家横行吉祥县的日子要一去不复返了,他们家犯了重罪,听天监肯定要查办他们!”

    杨大嘴猛的站起来:“此言当真?老肖,回去叫上弟兄去拿人!”

    他们风风火火离开,龟公傻眼了:“大人,你们还没给钱呐!”

    一听这话,两个人跑的更快了。

    青丘府不愧是吉祥县有数的豪门,即使深夜了也是灯火通明,光是门口就挂了十六个灯笼,将大门照耀的雪亮。

    徐大一脚踢了上去,紧闭的大门直接崩开了。

    王七麟皱眉道:“敲门即可,你干嘛这么大火?”

    徐大讪笑道:“这李茂是吉祥县有数的恶少,我一直没机会收拾他,如今有了机会,有点激动。”

    杨大嘴笑道:“他还抢过大爷的粉头,这事我听说来着,大爷怕是早就想捶他了。”

    徐大挥手:“往事不要再提,再说咱今天办的是公事,大爷不是公报私仇的人。”

    但他已经跃跃欲试了。

    公报私仇一时爽,一直报仇一直爽。

    门房和护院风风火火的赶来,王七麟直接亮刀。

    护院一看风头不对,赶忙回去把管家请了出来,管家又把李英请了出来。

    看见王七麟带着几个衙役堵门,李英面色阴沉:“王大人这是作甚?”

    王七麟不说话,杨大嘴抱拳道:“对不住,李大人,您府上的李茂犯下重案,咱得拿他回去过审。”

    李英怒道:“大胆,你上前来把话给我再说一遍!”

    王七麟更怒:“李大人铁胆!连重案犯都敢包庇?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李英阴翳的看着他道:“王大人,今晚我又是宴请你又是送你女人,你回过头来就对付我,这不讲究了吧?”

    王七麟凛然道:“本官只讲公道不讲人情!再说,送我女人的可不是李大人,而是章大人,要不然我现在去找章大人说说事,看看他是否也这么指责我?”

    说完他扭头就走。

    李英知道他是个愣头青,说得出做得到,他可不敢惊动章如晦,便急忙吼道:“停下!”

    他走上前来咬牙切齿的说道:“王大人,你一定要与我不痛快吗?”

    他又看向杨大嘴:“看来你是不想待在吉祥县了!”

    杨大嘴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大晚上的,额头见汗。

    王七麟顶了上去,他拍了拍李英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笑道:“李大人,没法待在吉祥县的怕不是杨大人,而是你们青丘一家。”

    李英的小眼睛猛的瞪大了,他沉声道:“王大人什么意思?”

    王七麟凑在他耳畔低声道:“别装傻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家里养了什么,你不清楚吗?”

    “而且,我再告诉你一个大消息,你们家里出了内奸,尾巴少了一条。”

    李英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