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39.稀里糊涂送女局(5/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七麟水性普通,可他有二十多年的内劲还有二牛之力,这对于水下救人是很有帮助的。

    舞姬落水被纱衣缠住,就跟落入渔网的鱼一样,只会使劲扑棱。

    普通人下水救人,最怕的便是这种溺水者,一个不好会一起做了水飘子。

    王七麟不怕,他丹田一口气撑到舞姬身边,伸手搂住了姑娘纤细的腰肢。

    舞姬常年练舞,实不相瞒,小纤腰柔韧光滑……

    王七麟感觉自己抓到了一条美人鱼。

    绝望之下舞姬将他当做了救命稻草,拼命的纠缠他,但这力量对王七麟来说不值一提,他搂着姑娘浮出了水面。

    八喵跟水耗子似的窜出来站在他脑袋上大口呼气:你想憋死你小宝贝吗?

    回到湖中亭旁,伺候的丫鬟赶紧上来帮忙,几个大老爷们则冷静的置身事外。

    舞姬身着单薄,纱衣沾水后紧贴娇躯,不但不能遮身蔽体,反而更添诱惑。

    实不相瞒,王七麟在梦境中是见过这样场景的,他看过一些电影……

    官老爷们却没见过,一个个嘟囔着‘非礼勿视’,然后一个比一个睁眼睁的大。

    反而章如晦和书童还在专心致志的吃喝,他们胃口很大,吃的满嘴流油。

    王七麟扫了一眼,心里感觉有些古怪:这两人怎么不像高官倒是像饿死鬼?

    他没有多想,爬上来后直接冲孟忠贤喊道:“孟教谕,请脱下衣衫一用。”

    孟忠贤连忙摇头:“子曰,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有大人在面前,我怎能衣冠不整、蓬头垢面?那岂不是有辱斯文?不可,不可!”

    王七麟看向李英道:“李大人,让一个姑娘这般打扮出现在章大人面前,丢的是谁的脸?”

    李英亲手将孟忠贤的袍子给解了下来。

    王七麟用袍子裹住舞姬,舞姬抬起巴掌大小的俏脸看着他道:“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她草草穿上袍子却没有离开,而是紧紧跟在王七麟身后,如暴雨中的鹌鹑一般瑟瑟发抖。

    显然她被吓坏了。

    章如晦放下筷子歪头打量舞姬,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舞姬柔中带怯的施了一礼,道:“回大人的话,小女子名唤木兮。”

    章如晦点点头又问李英:“木兮姑娘是你府上什么人?”

    李英听出他话里对舞姬感兴趣,顿时大喜:“她是我府上收养的孤女,自幼对音律舞蹈感兴趣,便培养她学了舞,大人若是喜欢,我可以将她送与你。”

    孟忠贤一听这话急了:大人你脑子是不是差点事?话能这么说吗?事能这么办吗?你这么一说,人家即使本来想收下这舞姬也不能收了啊!

    结果章如晦笑道:“我不喜欢,不过你若是愿意送给我也好,我想把他送给王大人,刚才王大人大展神威救了木兮姑娘一命,这简直是天作之合。”

    王七麟懵了:怎么回事?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送女观音局?

    木兮却反应极快,她含羞带怯、怯中带喜的瞥了英俊潇洒的王七麟一眼,立马行礼:“奴家木兮,见过王大人。”

    李英同样很懵:怎么回事?这妞儿老子花费大力气调理教导,就为了有朝一日能用来做豪礼送到上面去给自己拉个关系,这怎么送给一个大印了?

    章如晦却对自己乱点鸳鸯谱的举措大为满意,他抚须看向王七麟和木兮笑道:“郎才女貌,哈哈,甚是般配、甚是般配,来,诸位共同举杯,让我等为这般好姻缘痛饮一杯。”

    王七麟有些反应不过来。

    每个少年都有英雄梦、都幻想过英雄救美美人投怀送抱,但每个正常的少年都知道,这是幻想而已。

    今天这幻想竟然成真了,王七麟有点接受不了。

    反常!

    他心里警惕起来,今晚的事不对头。

    县丞祖志文、主簿李珉没有多想,他们举着酒杯就开始继续拍马屁:“王大人还不快谢过章大人。”

    “章大人真是对后辈关爱有加,竟然送出如此厚礼,木兮姑娘可是青丘府首屈一指的俏佳人,我们平时见她一面都难呢。”

    王七麟拱手道谢,心里越发疑惑。

    木兮乖巧的站在他身后给他添茶倒水,这把他弄的坐立不安。

    见此木兮又低声在他耳畔说道:“大人可是有痔症?奴家知晓一个妙招,回府后一定帮您解除痛楚。”

    王七麟连连摇头。

    宴席剩下的时间他越发警惕,但却没有什么反常事发生。如果非要深究,那就是他觉得章如晦不像个官员。

    李英似乎也有所察觉,他几次拿话来试探章如晦,章如晦却总是一笑而过。

    宴会的氛围变得古怪起来,于是没有进行到很晚便结束了。

    王七麟这边收获匪浅。

    本来他自己一个人来赴宴,结果晚宴结束变成两个人返回。

    而且他来赴宴还没有带礼物,结果离开的时候反而得到了主人家一份厚礼。

    孟忠贤比较惨,他带了厚礼而来,结果离开的时候连外套都给人扒了。

    王七麟带着木兮回到驿所,金大爷来看门,看到他深夜带着个俏丽的姑娘进门立马低下头。

    我什么都没看见。

    王七麟面色凝重,进了客厅准备盘查木兮。

    这事很古怪,他猜测有什么阴谋,比如李英和章如晦让木兮来监视他或者监视听天监。

    结果他还没问,木兮进门后却猛的跪下给他磕头:“王大人救命,请王大人救我一命。”

    王七麟皱眉道:“怎么回事,细说!”

    木兮带着哭腔说道:“王大人,奴家接下来说的话有些匪夷所思,但奴家以性命担保,句句属实!”

    “青丘府上养有狐仙,我今日午后见到它了!狐仙修炼有为能增添一条尾巴,据传修炼至九尾即可问道成仙。但它修炼期间如遇到有缘人,那有缘人向它许愿,它就得耗费修为帮助有缘人达成所求。”

    “李家祖上便是这样一位有缘人,然后他不知道用什么仙法囚禁了狐仙,让狐仙修炼,每当它修炼出一条新尾巴便向它许愿,起先李家家主许愿能赚大钱,所以李家成了吉祥县大商贾。”

    “我前些日子被李知县的侄子李茂盯上,李茂向家主李有狐请求将我许给他做妾,李有狐许可了,我非常恐惧,于是午后遇上狐仙后,我见它已经修出新尾,便向它许愿能安然离开青丘府,寻到好人家。”

    “结果晚上我失足落水,大人出现救我一命,并且章大人将我送与您,这一切必然是狐仙施法所为。”

    “我求大人救命,是因为李家盯着狐仙呢,若他们知道狐仙刚修炼成形的尾巴因我许愿而消失,一定会杀了我!”

    王七麟目瞪口呆,李家府上真的养狐仙?看来坊间传闻不是空穴来风啊。

    他问道:“可李家人怎么会知道狐仙尾巴消失是因你许愿的缘故?”

    “他们可以问狐仙呀,狐仙是会说话的,而且狐仙不能对李家人说假话。”

    木兮一脸凄然,“王大人请救命,我没办法才这么许愿的,因为李茂这人虽然长得仪表堂堂,可实际上内心歹毒凶残,如果我被家主许给他,恐怕活不过多少日子,会被他活生生折磨死!”

    王七麟一怔,急忙问道:“青丘府有几个李茂?”

    木兮道:“只有一个,便是李知县的亲侄子。”

    王七麟又问道:“你说他相貌堂堂?他有多高?”

    木兮道:“大约与您差不多。”

    王七麟挥拳砸在茶桌上!

    将朱满福殴打致残的就是李茂,可傍晚衙役们押走的人却长得矮矮胖胖!

    他还以为李茂与李英有血缘关系,身形相似也是正常,没想到他被糊弄了!

    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