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38.知县家的宴席(4/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到这充满鄙夷的评价,王七麟难免多想:这位从事大人来吉祥县是为了什么?会不会是来调查李英的?

    不过这也就是想想,从事是幕僚,考核下官不是他该考虑的事。

    亭子里已经有三个人了,随着他们小船到达,这些人纷纷站起来拱手鞠躬的行礼。

    另有两个灵巧姑娘站在亭子所属的小码头上,伸手搀扶他们上岸。

    王七麟自然用不着人家搀扶,他轻巧一跳跃了上去。

    李英又给他们介绍了一下,亭子里的人都是吉祥县的官员,有从七品县丞祖志文、八品主簿李珉、九品教谕孟忠贤。

    金大爷给王七麟介绍过三人,他们是李英嫡系。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派系。

    吉祥县朝堂上有两派,一派是以知县李英为首的婉约派,这三人就是派系所属,另一派则是以窦大春为首的粗犷派,三班衙役则是这派系。

    窦大春官衔比不上李英,可是窦家豪强多年,算是吉祥县的贵族,在府里高官中大有关系。

    李家现在也算财大气粗,但他们算是暴发户,在吉祥县势力自然比不上窦家。另外李英不知为何不得上头官老爷们欣赏,在高层没什么关系。

    所以,两个派系平时也算旗鼓相当,互相制衡。

    在场众人中官职最低的是教谕孟忠贤,不过他地位不低。

    每个县都有县学,县学的当家人就是教谕,他是这里除了从事章如晦之外学问最高的人,还是李英恩师和幕僚,算是李家派系嫡系中的嫡系。

    今天这个饭局自然是为了章如晦所举办,所以大家入座后就开始在李英带领下对从事大人进行前后左右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拍马屁工作,其中孟忠贤表现最佳,出口成章,滔滔不绝,把马屁愣是拍出了高度。

    王七麟受不了这种局,他本来准备了一张蜃炭镇秽符准备做礼物,见此索性收了起来。

    这符送给李英真是明珠暗投。

    随着太阳落山、月亮初升,湖中亭亮起了一圈灯笼,见此奴仆们开始乘船上菜。

    一共两艘小船从南北两个方向上菜,南方驶来的船头站着个千娇百媚的姑娘,夜风袭来,长衫飘飘,如仙子踏月而来。

    北方驶来的船头则站着个面如冠玉的小帅哥,月光照耀,小帅哥含羞带怯,竟然也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王七麟看了一会后恍然大悟,这李家不愧是商贾大户,真是有手腕,这一男一女可不只是来上菜的,恐怕也是给章如晦暖床的,他们充分考虑到从事大人未必喜欢女人的可能性,还准备了一个小帅哥给他参考。

    结果章如晦看都没看这一男一女,只盯着他们端上来的饭菜……

    这是个吃货!

    李家为了攀上章如晦这高枝自然招待的不遗余力,晚宴规格是王七麟生平仅见,所用筷子镶嵌着象牙,餐前果盘上有玛瑙装饰,众人面前的汤匙都是镶金嵌玉!

    菜品自然也是丰盛,每一道菜送上来后都有讲解,帅小伙送上来的第一道菜是一只烤全羊。

    整个羊被两个健妇给抬了上来,羊皮烤的焦黄喷香,王七麟扫了章如晦一眼,他和身后童子眼睛都直了。

    李英起身招待道:“来来来,章大人,您自从入仕便陪同刘大人去了西北边疆效力,近年回到咱们中原,怕是没再怎么吃到地道的西北菜了吧?”

    章如晦舔了舔嘴唇笑道:“李大人费心了,看到这道菜我还真是忍不住想起了在边疆的日子,当时我可没少吃烤全羊。”

    听到这话李英说道:“下官明白,所以下官今天准备的不是烤全羊,而是浑羊殁忽。”

    烤全羊架子上挂着一把锋利的短刀,他持刀剖解开羊肚,从中拿出一块洁白的鹅肉。

    帅小伙接出鹅肉,李英将肉切开给章如晦送上,然后点点头,健妇又把烤全羊给抬走了。

    童子眼巴巴的看着全羊上船,忍不住问道:“她们是去拆卸羊肉吗?”

    几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按理说官家正宴规矩多,童子是没有说话资格的。

    众人见童子插话而章如晦毫无表示,便猜测他应该很是宠溺这童子,于是纷纷接话:

    “小郎君真幽默,这烤羊自然是抬下去扔掉。”

    “不错,李大人说了嘛,这道菜是浑羊殁忽不是烤全羊,这只羊其实是个锅,用来烹饪这块鹅肉的锅子。”

    “鹅肉娇嫩,明火炙烤容易焦糊,所以便杀一只鹅用花椒和盐巴遍搓全身,洗干净后取嫩肉再塞进一只羊的肚子里,烤熟整只羊的时候,鹅肉自然也就熟了。”

    童子目瞪口呆:“烤羊要扔掉?不吃了扔掉?”

    孟忠贤说道:“当然,它只是做菜的锅子嘛,哪有吃菜还要吃锅的说法?”

    童子倒吸一口凉气还要说什么,章如晦用肘子碰了碰他的手臂,童子悻悻然的闭上嘴。

    浑羊殁忽是头菜,后面上来的每一道菜也大有讲究。

    什么急成小饿、飞鸾脍、咄嗟脍、剔缕鸡、龙须炙、君子钉、紫龙糕、象牙健、白消熊、专门脍、折筋羹……

    王七麟看傻了,这它娘别说没见过,他连听都没听过,甚至这些菜报上名来后他也没搞懂什么意思!

    没人笑话他,因为章如晦表现比他还不如!

    这让李英一行胆颤心惊,孟忠贤凑上去低声说了一句话:“大人,怕是适得其反!”

    章如晦本身官阶就高,又是一府大员的心腹幕僚,所能接触的资源远非他们能比。

    可从章如晦和童子的表现来看却是没见过这些菜肴,那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是清官,生活简朴,这样李英的家宴极尽奢华,恐怕会引发人家的反感。

    这从开席后的表现也能看出来,章如晦和童子大吃大喝,一看就是平时没吃过这等佳肴。

    李英给孟忠贤使了个眼色,同样低声道:“不应该呀,章大人的脾性我了解,他好酒色、喜奢华才对。”

    孟忠贤道:“我听说知府大人清廉高洁,或许是受到知府大人的影响改了性子?再者他在边疆经略多年,边疆哪有什么奢华可言?”

    后面还有一艘画舫驶出湖面,舫上灯光灿烂,有披着长纱的姑娘优美的舞动娇躯,皎洁的月色之下,雪白的纱衣随风而飘,本来就秀美的姑娘更添几分意境,似乎要乘风而去,直上九重霄。

    见此孟忠贤给李英使眼色,李英试探的看向章如晦问道:“章大人,咱们一边喝酒一边欣赏舞乐可好?”

    章如晦美滋滋的吃着甜点说道:“舞乐有什么好欣赏的?无趣无趣,我们安静吃酒最好。”

    听了这话,李英皱眉头盯着他打量了两眼,见他说的认真,便快步走向码头甩手。

    小船不明所以还以为他们要近距离观看,船夫便划船而来。

    这把李英气死了,怒瞪双眼使劲挥拳。

    船夫终于明白他的意思,急忙调转船头要走,可是船头的舞姬还在跳舞,小船猛然换向,舞姬没有防备一个错步没站稳,惊呼一声跳入水中。

    波浪摇曳,舞姬又身着长纱,落水之后长纱化作渔网将她给包裹了起来,让她想自救都不能。

    而那船夫愚蠢,见李英愤怒他只顾闷头划船,竟然不知道有人落水!

    见此船上一片大乱,王七麟顾不上脱掉衣服,他草草蹬掉靴子跳入水中:

    等了十几年,终于等到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