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5.秘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七麟和徐大离开,张玉宁狐疑的看向爷爷:“刚才徐大人搂着王大人,叫他死鬼?”

    张神医严肃道:“静坐沉思己过,开谈莫论人非。两位大人的事你勿要多谈,多年后这或许能成为我朝一段佳话。”

    张玉宁还要说什么,一个汉子鬼鬼祟祟的走来冲他招手:“宁少爷,昨晚……”

    张神医看过去,张玉宁抢先说道:“是傻大胆,他又来拿药了。”

    听闻这话老头皱眉:“让他悠着点,补药不能多吃!也是怪了,他一个单身汉吃这么些补药做什么?”

    说完他回过头去,站在门口继续遥望两人远去的背影,依稀看见了那年夏天……

    曾有少年不知羞,

    曾有少年不知愁。

    后来少年总害羞,

    从此少年难忘愁。

    伏龙乡的乡上地头面积不大,就是围绕东西和南北两条交叉的主街建起了几家店铺,聚香楼是最大一家。

    酒楼是二层小楼,进去后徐大便像模像样的紧了紧腰带。

    他知道王七麟出身贫苦没进过酒楼,于是想在他面前装个逼。

    结果王七麟进了酒楼一看却露出失望之色:“我在家里的时候就听说过伏龙乡的聚香楼,还以为多豪华,原来不过如此。”

    准备装比的徐大觉得口风不对,问道:“你以为多豪华?”

    王七麟指了指屋顶道:“这里好歹悬挂一盏两尺口径的琉璃灯,墙上挂上有名画师所绘制的菜肴图,弄俩漂亮丫头站门口,有人进来就说‘欢迎光临’、有人出去就说‘谢谢惠顾’。其中这俩丫头要穿紧身的丝绸长裙,裙子开叉到大腿根……”

    “你说的这地方是哪里?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去看看名师画的图。”徐大向往。

    “在梦里。”

    掌柜的放下账本亲自出来招待两人,徐大道:“老规矩,猪蹄四法、干蒸肉、糖醋大鲤鱼、王八汤。”

    “猪蹄你给我上大的,鲤鱼也给我上大的——算了,我自己去挑。”

    伏龙乡外有一条伏龙河,据说有鲤鱼在这条河中修炼得道,东流入海跃过龙门化为蛟龙,河流和乡里的名字都是因此而来。

    这种乡野传闻没人当真,不过伏龙河中确实盛产金鳞鲤鱼且个大肥美。

    聚香楼活鱼活养,后院有两个水池,一个水池养金鳞鲤鱼,一个水池养草鱼、鲫鱼、鲢鱼等杂鱼。

    几人到了后院,打眼一看杂鱼池里有条鱼正在蹦跶,跳出水面要往鲤鱼池里跳。

    见此王七麟赞叹:“这条鱼还真是有上进心,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谁说鲤鱼池里只能住鲤鱼?”徐大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今天轮到我草鱼住鲤鱼池了!”

    涟漪波动,草鱼一甩尾巴终于跨过命运的禁锢跳进鲤鱼池。

    徐大指着它道:“草鱼化鲤,好兆头,给我把它跟最大的那鲤鱼一起做了。”

    鲤鱼池中一片动荡,随着草鱼跳进去,十几条大鲤鱼在水池里又是拼命游动又是往水面窜,搅和的水池一片浑浊。

    小二操作一番愣是抓不到那草鱼,徐大接过网兜亲自下手,在池边一阵搅和最终才得手。

    这草鱼在水池里的时候活蹦乱跳、翩若游龙,进了网兜却不动弹了,浑身梆硬,看起来死了。

    徐大很失望:“真是晦气。”

    他把草鱼扔回水池中,草鱼硬邦邦的漂在水面上。

    但王七麟眼神敏锐,看到这草鱼的腹鳍在缓缓划动,它分明是靠悄悄划水而漂在水面上!

    仰泳草鱼?

    这条鱼不大对劲!

    他对小二说道:“烦请小哥找个瓮帮我把这条鱼放进去,我有用。”

    接下来他抱着水瓮、徐大抱着酒瓮上了二楼。

    掌柜的给他们安排了最大的一间雅间,里面的大圆桌配了十六张太师椅,东西墙壁上全是字画,南边窗口有梅兰竹菊,这绝对是贵宾待遇了。

    徐大纳闷:“你弄条死鱼干什么?草鱼啊?”

    王七麟不答反问:“你刚才说我命在旦夕是怎么回事?”

    提到这个徐大拍开酒坛子先灌了一碗酒,他的眉头皱巴在一起,满脸苦色:“先前石大印封你做小印,我说你资历浅不能胜任,你是不是以为我嫉恨你升职快?”

    “难道不是吗?”

    “是个屁!”徐大又灌了一碗酒,“伏龙乡小印是个催命符,这官职被诅咒了,每年七月半鬼门大开,时任小印就要被恶鬼杀死!”

    “还有这事?”

    徐大闷哼道:“不信你去问掌柜的,是不是在操爷之前这伏龙乡的小印到了七月半就要换个人?”

    稍候外面响起敲门声,小二推门来上菜。

    先上来的是一道豆腐汤菜,小二一边放下汤盆一边唱了个喏:“吃饭先喝汤不用请药方,二位大人先尝尝我家的王太守八宝豆腐。”

    汤盆里是细碎的嫩豆腐,雪白的豆腐碎滑润如脂,里头混杂着香菇、瓜子、松子、火腿丁等配菜,汤水浊白像豆浆,热气腾腾,有一股鸡汤的鲜美滋味往人鼻子里钻。

    王七麟道:“等等,我们有点这道菜吗?”

    徐大说道:“有,王八汤啊。”

    “王八呢?”

    “王太守八宝豆腐,简称王八。”

    王七麟苦笑,道:“好吧,小二哥,我还要请教两句……”

    “大人客气了,您是要问这道菜是吗?嘿嘿,大人听我细细道来,我家这八宝豆腐可是不凡,里面八宝放的是双荤双素双干果,这没什么稀罕的,妙就妙在鸡汤一锅……”

    看小二得意洋洋的要长篇大论,王七麟摇头道:“我是问你过去十年,伏龙乡的小印换了多少?”

    小二一怔,道:“这我记不清了,好像是一年一换?”

    徐大给他一个‘我就说吧’的眼神,同时火速挖了一碗豆腐汤吃了起来。

    嘶嘶。

    啧啧。

    嘿嘿。

    等小二离开,王七麟问道:“上头为什么不把伏龙乡小印的位子给撤掉?”

    徐大冷笑:“谁跟你说没撤过?撤过的那年倒是没有小印死掉,可上头的大印死了!这吉祥县不能不设大印吧?接着上任的大印便是石周山,他上任后第一件事便是重新调拨了一个小印来伏龙乡管事!”

    王七麟又问道:“但操爷没事,对吧?我的本事你见到了,操爷对付不了的婴灵,我能对付的了,那操爷能镇压那恶鬼……”

    “第一,谁跟你说以前的操爷是现在这样子?第二,谁跟你说操爷镇压了那恶鬼?”徐大打断他的话,“你没见过操爷刚来伏龙乡时候的手段,那时候他背上是两个凶神!”

    “可是去年七月半之后,他背上就剩下一个凶神了,另一个凶神给他抵了命,恶鬼可没有空手而归,只是被骗走罢了!”

    说到这里徐大又迷惑的挠挠头:“另外有件事我想不通,操爷的凶神能耐的很,它怎么会奈何不了几个婴灵?这事有古怪,未必不是跟诅咒有关。”

    王七麟又问道:“那这诅咒到底怎么回事?”

    徐大吸溜着醇厚的鸡汤道:“具体怎么回事我不清楚,只知道是以前伏龙乡的小印办了一桩大冤案,冤魂变恶鬼,年年回来复仇——嘿,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把大爷最爱吃的糖醋鲤鱼给送上来?”

    他推开门去喝骂了两句,小二急急忙忙的将一盘糖醋鱼送来。

    徐大一看就怒了:“这不是我抓的那条鱼,样貌不对!”

    王七麟仔细看鱼脸,什么也没看出来。

    小二却主动告饶:“大爷恕罪、大爷恕罪!”

    “我钦点的那条鱼呢?是不是被哪个狗大户给抢了?”徐大怒喝。

    小二苦笑道:“大爷,说来您不信,您那条鱼——它自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