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35.节俭度日(1/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神都洛阳,龙气弥天。

    一处暗无天日的宅子中却有鬼火在飘荡。

    开阔的地面上铺展着一幅庞大的地图。

    地图按照行政划分进行标注,上面罗列着诸多金石铁木质地的小楼房,无人操作却时不时有小楼房缓慢的建起、缓慢的扩大,一名道士打扮的中年人看着这一幕在抚须微笑。

    他的笑容没有持续很久,地图中部地区一座小楼忽然倒塌,诸多精细木板碎裂在了地图上。

    道士定睛看去,眉头皱了皱回身拱手道:“大王,中洲云州府吉祥县下宅敵消陨。”

    有人轻声说道:“无关紧要,石周山身死,他的宅敵也没有存在必要了。”

    “大王明鉴,属下担忧的是,这宅敵会不会是被有心人坏掉的?”道士又问道。

    轻轻的声音响起:“无需担忧,我已经派遣星宿赶去吉祥县探查此事了,听天监忙于党争内斗,青龙王并没有过于重视此事。宅敵秘用只有我们知晓,它应该是被偶然毁掉的。”

    道士点头道:“大王所言有道理,听天监若是已经知道宅敵秘用,定然不会轻易将之毁掉,而是应该去研究它。不错,正是这道理。”

    大王说道:“不过宅敵珍贵,吉祥县若不是有阴囹圄踪影,我还不舍得用宅敵去控制石周山呢。这样,你代我发布一条诏令,告诉星宿暂缓在吉祥县寻找阴囹圄,先去把宅敵运出来。”

    道士道:“遵大王诏令,这事应该简单,宅敵坏掉后只剩下一堆烂木头,听天监的人不会保留它,而是会当垃圾扔掉。不过,相比之下还是寻找阴囹圄的事比较重要吧?”

    “阴囹圄没那么好找,偷走阴囹圄的人是个滑头,他躲得很深,听天监已经派遣中洲玉帅去找过了,找了三日毫无所得。这事从长计议,我们不必心急。”

    “再者,你们汉人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现在这阴囹圄就是一块热豆腐。我们吃不掉,但捧着它的人也不好受。所以相比之下还是找回宅敵更重要,听天监大家大业、大手大脚,他们看不上宅敵一堆烂木头,可是周围百姓未必看不上。”

    道士急忙拱手:“大王高见,那属下立马给星宿传令,让他们去驿所外等着收拾宅敵。”

    “嗯,务必给我将宅敵全数带回,吉祥县新上任了一位大印,我对他很感兴趣。日后这宅敵或许还要回到吉祥县,它的使命没有结束。”轻轻的声音荡漾,屋子里始终没有人。

    道士恭敬的行礼,随后从袖子中拿出一个小瓶打开,吹了口气后有拇指大小的黑影跳出来一闪而逝:

    “把宅敵带回来!”

    宅敵是怨念集结而成,徐大说它不是好东西,能吸取屋内人的精气和运势。

    这样石周山为什么要专门弄一个宅敵进驿所并且还要住在里面?

    王七麟跟徐大讨论了一场也没有讨论出结果。

    徐大最后没了耐心,道:“反正它已经被你斩杀了,屋子也被拆掉变成了一堆破烂,即使它藏着什么秘密也被毁掉了,这样咱把它扔掉吧。”

    王七麟为人节俭,说道:“别扔,搬去厨房烧了吧,正好厨房需要柴火。”

    刘厨子险些有泪水留下来:“大人,用棺材板烧出来的饭你敢吃吗?你敢吃我也不敢烧啊。”

    王七麟又想了想说道:“说的也是,这样吧,老刘咱先把木头烧成炭,等到了冬天咱用炭来取暖。”

    刘厨子茫然道:“这有什么区别吗?谁敢用棺材板取暖?”

    徐大笑道:“七爷不是说了吗?谁用棺材板取暖?咱是用炭取暖!”

    “那炭是哪里来的?”

    “棺材板烧成的。”

    刘厨子苦笑道:“这不得了?”

    徐大道:“得了个屁,那我问你,你中午吃的啥?”

    “白菜水饺。”

    “白菜用什么浇灌长肥的?大粪对不对?你看,大粪浇灌长出来的菜你吃的比谁都带劲,这棺材板烧制成的木炭你不敢用了?”

    刘厨子不说话了,他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无法反驳。

    金大爷点头:“逻辑没问题。”

    王七麟诧异的看向徐大,这货真是个逻辑鬼才,黑豆也是个逻辑鬼才,缘分啊!

    事不宜迟,棺材板终归不是好东西,他们得赶紧拾掇。

    王七麟问道:“县里有没有炼火窑?咱把木头送过去让他们给烧成炭。”

    新汉朝把烧炭叫炼火,所以烧制木炭的窑洞便叫做炼火窑。

    徐大撸起袖子道:“找什么炼火窑?大爷就会烧。”

    王七麟对他缺乏信心:“大哥,你真的行吗?”

    徐大给他一个责备的眼神:“把‘吗’去掉。”

    但他琢磨了一会又有些郁闷:“炼火得有窑洞,我倒是知道怎么把木头烧成炭,可是怎么搭建窑洞我就不懂了。”

    金大爷笑道:“巧了,徐大人,老头子我懂怎么建窑洞,不过我只会搭建土窑,这还是以前在军中自己烧炭时候学的。”

    徐大喜不自禁:“太好了,那咱就直接在这院子里弄个土窑,正好进梅雨时节了,烧个火还能给衙门去去湿气。”

    金大爷跟他不一样,人家是老马识途,不光嘴上有本事,手上也有本事。

    土窑粗糙但简单有效,它由火门、烟囱和炭仓组成,得需要高出地面,所以需要很多泥土。

    徐大推着小土牛去拉土,王七麟则把灵官冲厄符贴到了驿所门口。

    这次一贴就准。

    之前贴不上那屋子便是因为宅敵的缘故,灵官冲厄符只能贴在建筑上不能贴在人身上也不能贴在鬼身上,那屋子是宅敵化身,贴在屋檐下等于贴在宅敵额头上,自然贴不住。

    一车车的土堆积了起来,足足堆了两米高。

    夯实了土堆,金大爷亲自动手挖,他说道:“挖炼火窑得从炭仓开始挖,别的地方不行,而且这个看手艺。我也好些年头没挖过了,不知道手艺还行不行。”

    徐大递给他一壶酒说道:“老金你先喝两口,男人喝了酒,什么他都有。”

    金大爷哈哈大笑,就着两个咸毛豆下了两口酒:“爽快!带劲!”

    喝了老酒他下手还真更稳了,先挖炭仓再挖火门,别看老头年纪大,但身子骨还结实,连歇都没歇就全给挖好了。

    最后是挖烟囱,这个就讲究了。

    烟囱挖大了不行,通气能力太强会把木头烧成灰烬,这样可就烧不出炭来了。

    太小了更不行,到时候会憋火,金大爷讲解道:“一旦憋火就烧不成炭了,顶多烧出一些烟块子来。”

    烟块子就是小块的炭,能燃烧,可烧起来全是烟雾,非常呛人。

    王七麟老爹王六五有一年秋天去给大户人家做工,然后捡了一堆烟块子回来。

    那个冬天很冷,但王七麟家里过的还算舒服,就是烟很多,起初每当他家里烧炭村里就有人以为他们家失火了……

    金大爷一边给他们讲解,一边仔细的挖好了烟囱,这时候天色也晚了,他拍拍手说道:“明天吧,明天就能炼火了,咱还得准备一些稻草秸秆之类的东西,再就是木屑,木屑也是越多越好。”

    最后他捡起棺材板看了看,补充道:“这些板子都是好木头,确实适合炼火,到时候烧出来的炭会很耐烧的。”

    再转过一天就是五月二十四,驿所里头烟雾飘渺,有人推着车子要来收破烂,然后看到驿所上空萦绕的烟雾后懵了。

    王七麟没有继续关注烧炭的事,他今天得去知县李英宅子上参加宴席。

    去做客得带礼,李家也是吉祥县大户人家,金大爷是县城万事通,给他讲了不少八卦。

    李家是吉祥县的外来户,他祖上刚来的时候是个乞丐,然后从打短工开始,他家的日子逐渐好过,开起了小杂货铺。

    接着生意越做越好,家族越来越壮大,现在吉祥县和旁边高园县的杂货铺都是他家的。

    有了钱就想有地位,李家没有培养李英经商,而是让他从小苦读圣贤书。

    “据传这李知县读书没什么天分,私塾老师换了一个又一个,但字还是写的鬼画符似的、书读的也稀里糊涂。”

    “奇怪的是他就是会考学,童试、县试、府试、乡试,一路中举,也算是个奇才。”

    “中举人后他就能做官了,不过李知县在他们学问人里头好像不太受待见,上头的大老爷们也不太喜欢他,所以李家就掏了不少银钱活动了一番,给他弄回老家吉祥县当了个县老爷……”

    听着金大爷讲解,王七麟恍然的点头。

    他在梦里见过这么一种人,读书他不行,考试他第一,有人叫他们为考霸,也有人叫他们为欧皇,还有人叫他们弊王。

    他不知道李英是哪种人,不过应该不是弊王。

    新汉朝考场规矩很严,听天监会派出有他心通的高手去坐镇,这样想要作弊的别说动手了,只要一有念头就会被人给识破。

    一旦抓到舞弊人惩罚也很严,每一层都有不同规格的惩处,最基本的是连坐。

    比如县试的时候考生由五人联保,再另由本县一名秀才作保人,一旦抓到考生舞弊,那除了对考生有处罚还会对联保人和担保人进行惩处,剥夺功名是轻的,严重的还要流放!

    金大爷也是这么猜的,不过他不认为李英运气好,逢考必过。

    他悄悄对王七麟说道:“坊间传闻,李家养狐仙,是狐仙保佑他们家做生意赚大钱、读书考取功名。你看别人家的府邸都叫窦府、周府啥的,李家呢?叫青丘府!”

    青丘是万狐之国。

    地理志《山海经-南山经》记载:又东三百里有青丘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青靛。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

    《山海经-海外东经》记载:青丘国在其朝阳之谷北,其狐四足九尾。”

    《山海经-大荒东经》记载:有青丘之国,有狐九尾。

    不过王七麟不太信服,新汉一朝对民间养鬼养妖邪零容忍,抓到轻则斩首重则诛九族!

    他不置可否的一笑,直入正题:“李家有钱又有权,那我该带什么礼物上门呢?”

    金大爷笑道:“王大人不必为难,你年纪轻轻就官拜大印,李家请你上门是想巴结你,你就是空着手去他们也满意,所以我建议你去五谷斋买些点心带上就行,便宜实惠,面子上也过得去。”

    王七麟想了想笑道:“好,我去买些点心,另外我其实还真有个适合送礼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