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34.宅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七麟迈着沉重的脚步进入屋子,这一刻他心头比脚步还沉重。

    “风萧萧兮易水寒……”

    徐大压着嗓子唱了起来,他还拎起一个铁皮桶,伸手在桶上拍了起来。

    王七麟没好气的回身道:“滚蛋,你跟我闹呢?”

    他是真做好了血战的准备!

    昨晚那鬼影展示出来的实力太过强大,他第一次生出了无力感和茫然感。

    但他是此地大印,无论等待他的是什么级别的鬼,他都得义无反顾、一往无前!

    护一方百姓、守帝王基业,这是听天监职责!

    徐大看着他的背影热血沸腾,他大声说道:“七爷你放心的去,若你有个三长两短,你爹娘就是我爹娘!黑豆和他娘我替你照顾!以后兄弟和云丫头的第一个崽,大爷让他姓王!”

    王七麟笑了笑,留下一句话:

    “汝想屁吃!”

    进了屋子之后他感觉有些阴冷,这可能是心理作用,也可能是刚下过雨的原因,当然更可能是鬼出现过的原因。

    可是昨晚鬼也出现过,冰台珠却毫无反应。

    他走进自己的卧室,地板被掀起来了,床上没有铺盖了,只有桌子上还放有一支熄灭的蜡烛。

    天气依然阴沉,屋内光线也阴沉,王七麟上前去要点燃蜡烛。

    手一碰蜡烛,它整个散了。

    化作好几段,切口平整。

    这是示威!

    王七麟抱着妖刀躺到了床上,闭上眼睛默念金刚萨埵心咒。

    奈何精力充沛,他压根没有睡意。

    这样正好,他就专心致志的防备鬼影突袭。

    这鬼能在白天出现,王七麟得随时防备。

    屋子里静悄悄,时光流淌的慢了起来。

    雨后的风呼呼吹进小屋,窗户摇曳了起来。

    ‘砰!’

    一声闷响,窗户被吹上了。

    昨晚打开的几扇窗户先后关上,不知道过了多久。

    王七麟闭着眼睛双脚蹬床板猛然侧身而起,左手不动明王印右手持妖刀飞跃而起,妖刀摇曳不休,刀光像流水一样泼洒了出去:

    夜战八荒!

    金刚归位!

    虽然他一直闭着眼睛,可八喵在偷偷从衣服缝隙往外看,一有问题立马提醒了他!

    王七麟出刀瞬间睁开眼睛,一个黑影赫然就在他面前了!

    刀影飞出,这黑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它下意识往后退,王七麟却已然借着脚踏床板之力杀了上去。

    “轰!”

    脚下床板碎裂,王七麟身影化作一枚出膛炮弹,挟带不动明王之威扑向鬼影。

    人快刀更快,刀芒更在刀光前!

    连续两刀从鬼影身上掠过,后退中的鬼影猛的消失。

    瞬移?

    幻形?

    王七麟心里刚生出猜测,屋子发出‘啪啦啪啦’的响声,墙壁上一下子出现了两道大口子!

    这吓了他一跳,怎么回事?自己已经能发出刀气了?而且刀气特别长,足有七八丈?

    另外鬼影的身手也让他很吃惊,他普通两刀竟然全斩实了,这难以置信!

    与此同时八喵从他怀里窜出,窜入床底贴着墙往上飞奔,接着小粉爪一拍墙壁冲他身后扑来。

    福灵心至,王七麟回身就是一刀万家灯火!

    嗖嗖嗖,刀芒刺破空气发出凄厉的破空声。

    鬼影凭空出现在他头顶!

    王七麟左手握剑印来了个举火燎天。

    大手印与鬼手相撞,他厉喝一声全力推出。

    二牛之力可不是闹着玩的!

    鬼影再度消失,屋子晃悠了一下。

    几乎是瞬间,八喵又冲他身后跳去,鬼影又出现在他身后!

    王七麟回身劈出一记快刀,可鬼影再度消失!

    此时他已经心里大为安定。

    这鬼其实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厉害,它只是拥有普通恶鬼都没有的瞬移或者隐身能力罢了,只是很会突袭和刺杀。

    破解刺杀的手段很简单,王七麟不傻乎乎的站定不动,而是在屋子里快速移动。

    说来惭愧,这招还是跟八喵学的,八喵从露面就开始瞎鸡儿跑……

    但他还是小看了这鬼,屋子里的桌椅突然冲他飞来,王七麟快刀连斩,桌椅化作几个碎块!

    接着一片片地板揭开,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王七麟咬牙撞开,黑影再度出现在他头顶。

    “抓到你了!”他冷笑一声跺脚化作冲天炮,刀芒如毒蛇吐信,嗖然窜出。

    黑影不防刀芒变长,一下子被捅了一刀。

    屋顶出现一个窟窿!

    王七麟纳了闷,自己到底砍得是鬼还是屋子?

    外面的徐大也纳了闷,这到底是抓鬼呢还是拆迁呢?

    黑影还想玩消失那一套,但王七麟挥刀砍它的同时用左手拍飞来的地板,好几个地板被拍向四周,黑影被挡住了去路,撞在一块地板上露出真身。

    太阴断魂刀接着就是一整个套路上去了!

    黑影连连闪烁,他一挥手直接有一面窗户飞了过来。

    王七麟不闪不躲,正面撞上!

    随着咣当一声撞击,木头窗框化作几十块碎片四处纷飞,而妖刀却不受阻碍的继续缠上了黑影。

    灵气灌入他身体,源源不断给他提供了无尽后劲,只见刀光化作水波在屋子里连绵流淌,鬼影无路可退被劈的——

    屋子连连崩裂?!

    又是一扇窗户破碎!

    又是半边屋顶塌陷!

    又是一面墙壁摇晃!

    王七麟心里猛的闪过一个念头,他脚下一踏,万刀归宗,整个人化作一支利箭以勇往直前的势头窜出,妖刀就是箭头!

    这是一记杀招,一刀杀出他双脚踏地借势从一间窗户窜了出去。

    但门口响起一声咆哮,却是徐大看屋子摇曳、听交战声轰鸣,以为他遇上了麻烦,竟然提着狼牙棒窜了进来:“七爷勿慌,大爷来战!”

    他刚窜进屋里,正好看见八喵的屁股消失在窗口。

    这让他一愣。

    接着,屋子倒塌了……

    造化炉飞出,吸走了一道黑雾。

    金大爷、王巧娘和刘厨子等人闻声而来:“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王七麟顾不上解释,他说道:“屋子里有鬼,但被我斩杀了,徐大人被砸在里面了,快去救他!”

    还好这座屋子是木质的,徐大又皮厚肉糙,虽然被砸在里面却没有性命危险,只是被砸了个昏天黑地。

    众人推开木板、拖开木头找到他一只脚,刘厨子往手心吐了口唾沫,伸手抓着他的脚往外拽。

    结果一下子拽掉了一只靴子。

    恰好一阵风吹过……

    刘厨子使劲挤眼:“徐大人脚上抹了芥末吗?辣眼睛啊。”

    巧娘说道:“刘大哥,今天晚饭我来收拾吧,你多洗洗手。”

    王七麟掀开木头将徐大拖了出来,徐大还迷糊着:“七爷这怎么回事?你拆家呢?”

    金大爷肃然起敬:“徐大人当真勇猛,亲入险境,以身克敌,老头子佩服!”

    徐大没搞清楚情况,但装逼不甘人后:“为官一任,庇佑一方,这是大爷我该做的!不过这屋怎么塌了?”

    王七麟说道:“这鬼并没有咱想象中那么厉害,它应该跟屋子是一体的,这点很古怪。我每次伤害到它,屋子就会受到一定损害,最终我将它斩杀,这屋子便塌了。”

    徐大扫着身上灰尘说道:“这莫非是个宅敵?”

    “宅邸?这么小的屋子也算宅邸?”有人问道。

    徐大说道:“不是大户人家那个宅邸,而是敵人的敵,宅敵也算是一个鬼吧,它其实是诸多怨念形成的,《神异经》上说用棺材板做起房屋,棺材板上附着有死者一缕怨念,聚合而成就是宅敵……”

    说到这里他拍了拍头:“嗨呀,我早该想到的,看到屋顶是棺材板、这鬼还能无声无息偷走七爷你的刀,我就该想到是个宅敵,宅敵就是房子本身,它能控制房子里一切死物!”

    “而且咱猜错了,七爷,它把地板往厢房里铺,不是为了逃出去,而是它娘的想将厢房变成自己的一部分!只要它把地板贴到厢房墙壁上,厢房就等于成了它一部分!”

    王七麟鄙夷的冲他说道:“孩子死了来奶了,鼻涕泡到嘴里知道甩了,你早干嘛去了?”

    徐大郁闷,这话以前都是他说其他人的。

    这一刻王七麟很想把谢蛤蟆给叫回来,如果老道士在场,以他的江湖经验和广博见识恐怕早就猜出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