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32.暂避锋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七麟伸手在床上一拍凭空跳起,右手顺势摸枕头下的妖刀。

    一摸一手空!

    妖刀不见了!

    房角的那张脸也消失了!

    但他没有遭到攻击。

    事情很不对劲,他急忙掏出火折子准备点燃蜡烛。

    轻巧的脚步从门口传来,他一晃火折子出现几丝烟火,借着火光他看向门口,八喵站在门口冲他发出尖叫:“喵呜!”

    它在叫什么?

    疑惑一闪而逝,王七麟迅速反应过来:身后有东西!八喵在冲自己身后叫!

    他捏大手印往身后砸去,只用余光看到个黑影凭空消失。

    王七麟后背一下子见汗了!

    他先点燃了蜡烛,然后屋子里亮堂起来,还是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但屋子里肯定有个鬼,还不是普通鬼!

    王七麟掀起枕头,刀鞘还在枕头下,可是妖刀不见了。

    八喵还在门口叫,它不肯进屋了。

    王七麟快步走过去伸手抱它,撸着它的小脑瓜安慰道:“没事、没事,八喵,咱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怕,八喵不怕……”

    他话没说完,看到了屋门后矗立的妖刀。

    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麻烦大了!

    他从未遇到过这么强横的鬼!

    能避开冰台珠的检测、能无声无息接近他、能从他枕头下偷走妖刀,还能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

    最近两月来他积累的所有信心都崩了!

    新汉朝的鬼并非是什么虚幻莫测的东西,它们也是天地之间一种存在,有形体、能斩杀,它们不会无缘无故出现、不能悄无声息消失,行为举止跟人一样有迹可循。

    但是这次遇到的鬼就并非如此!

    王七麟冲进徐大房间将他从床上拽了起来,徐大屋门‘砰’的关闭!

    这鬼意识到它被发现了,要动手了。

    王七麟没去门口较劲,他拖着徐大从窗户塞了出去,自己又跳了出去。

    徐大摔在地上终于醒了,他迷迷糊糊的揉着额头叫道:“谁?谁?谁谁敢偷袭大爷?大爷听天监、听天监的……”

    王七麟使劲晃了晃他低声道:“别唧唧歪歪了,是我,老七!”

    “七爷。”徐大满头雾水,“刚才我在梦里让人从悬崖给踢了下去,可吓死我了。咦,我怎么出现在外面?我没回床上睡觉?又露宿在外面啦?”

    王七麟没管他,他退到院子里看向屋子。

    徐大的屋子灯灭了,他的屋子里火烛还要亮着。

    对称的两个卧室一间漆黑一间昏黄,好像两只眼睛,一个闭着一个睁着。

    中间客厅的北面是供桌,风水鱼在里面跳动:你们都跑了?都跑了?我呢?没有管我的?

    屋子内情况不明,王七麟不敢鲁莽的往里怼。

    风水鱼看见他在门外不进来,终于觉悟了靠爹爹老、靠墙墙倒的道理,尾巴一拍水跳了出来,然后一路鲤鱼打挺给砰砰砰的跳了出来。

    速度竟然很快!

    王七麟将它捞了起来,正好院子里有水桶,他把风水鱼先给放了进去。

    风水鱼冒出头,月光洒在它的湿漉漉的脑门上亮晶晶的,就像得道高僧。

    徐大终于清醒过来,问道:“七爷,怎么了?”

    王七麟凝重道:“屋子里有个很厉害的鬼,很厉害。”

    徐大一转手中死玉扳指,傲然道:“多厉害?能有我的山公幽浮厉害?”

    王七麟阴沉着脸道:“我清醒的时候,它能悄无声息的从我身上偷走斩马,它靠近过我,但我连它什么样子都没看清。”

    本来准备放出山公幽浮的徐大老实了,他问道:“怎么办?”

    王七麟缓缓摇头道:“不知道,先等等,谋而后动。”

    徐大问道:“这鬼的样子你也没看清?什么信息都没有?”

    王七麟还是摇头。

    徐大道:“那它是不是害人鬼?咱俩反正没事,前几天苏嫂子去收拾房间也没事,它可能对人没有敌意?”

    王七麟依然摇头。

    他不这么认为。

    光从先前这鬼封门的举动就能看出来,它不是带着善意来的。

    还有八喵看到鬼后那声嚎叫,声音凄厉,八喵当初看到阴差还有飞僵可不是这反应。

    他觉得这鬼是没有妄自动手而不是不想动手,猜测凭证便是先前它挥手试探自己有没有睡着的动作。

    那不是个友善动作。

    正巧,卧室里的蜡烛熄灭了。

    但这会没有风,院子里很闷热,那根蜡烛也是新拿出来的,可它就是熄灭了。

    月光飘飘忽忽的透过窗户招进去,王七麟依稀看见了里面站着个身影。

    它站在窗户前。

    偷偷的看着他们。

    徐大也有所察觉,他凑上来低声道:“那个影子?”

    “就是!”

    徐大想了想说道:“让你说的我有点瘆得慌,这样,咱不能进去,那让八喵进去探探路怎么样?”

    八喵听到后炸了,跳起来一爪子掏在他裤裆上。

    王七麟拎着它颈后皮将它塞进怀里,道:“不要闹了,今晚换房子睡。”

    他们要走,风水鱼在水桶里蹦跶:又不管我了?我是后娘养的还是怎么回事?我也长得圆头圆脑啊,怎么就没个亲近我的?

    王七麟听见水声后想起还有个鱼,赶紧回来把水桶拎走。

    其他房间很正常,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气不佳,后半夜来了阴云,从清晨开始下雨,小雨淅淅沥沥没有停歇。

    门房是个姓金的老头,是一名百战残生的回乡老兵,驿所上下对其尊崇有加,称呼为门房金大爷。

    吃早饭的时候金大爷拖着一双老寒腿进屋,递上一纸请帖说道:“王大人,李知县门下家仆大清早给送来了一些礼物还有这张帖子,说是他家大人要宴请您。”

    王七麟打开请帖一看,上面笔走龙蛇——

    听天监王大人亲启:时值蒲月、金乌当空,愚兄欲在寒舍举办赏荷小宴,定於庚午年五月二十四日晚间开宴。吾素闻大人有天下英雄之姿,庇护百姓、鼎力国基,甚为仰慕。今诚邀大人莅临,必尽地主之谊。若蒙赐教,实乃三生有幸。万望晤面。

    落款是李英。

    今天是二十二,宴席在后天,王七麟不着急。

    他放下请帖请门房坐下,问道:“金大爷,您来这驿所日子最长,我有点事想问问您。”

    门房笑道:“大人好生客气,有甚话尽管问,老金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七麟问道:“以前石大人住的那间屋子有没有什么古怪?”

    金大爷举起老烟杆子抽了一口,道:“以前石大人是不让大家伙靠近那屋子的,所以有甚古怪我们不清楚。不过最近日子里,有人说是在里面看到过石大人的身影,这是一个大古怪。”

    “其次,这屋子不是驿所里的,是石大人上任后找人整个给搬进来的,当时为了将这木屋搬进来,他还拆过一堵墙,这也算是个古怪吧?”

    王七麟点头:“对,还有吗?”

    金大爷又抽了口烟,低声道:“还有就是屋顶有古怪,大人也知道,这种老木屋风吹日晒的久了难免漏风漏雨。石大人从来不让人去修缮,他都是自己处理,自己换木板,但是!”

    “我曾经偶然见过他干活,他都是在夜里修补屋顶,所用木板是老棺材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