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4.十年功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但实际上杜操最不用担心。

    回去后他一连昏睡两天,王七麟没办法把他送去了张氏医馆。

    张神医一番操作猛如虎,杜操醒了,然后进行了灵魂三拷问: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

    他完全失忆了!

    张神医能名震乡里是有原因的,他第一时间表态:杜大人魂魄受损,我们医家只能治身上疾病不能疗魂魄伤损,自然也不能伤人魂魄——

    总而言之:雨蛙无瓜。

    徐大着急了,赶紧跑去县城找他们的直属上司大印石周山。

    王七麟留下照顾杜操,他去找张长庚。

    张神医见了他急忙摆手:“杜大人变成现如今这样跟我没关系,你们将他送来的时候,他阴气盛于上、下气熏上而邪气逆,以致阳气乱、五络闭结而不通,其状若尸、形如尸厥……”

    “停停停,我不是来找你担责的。”王七麟摆手,“我找你打听点事。”

    张长庚道:“王大人请讲。”

    “你家祖上是前朝药师,那是否知道一味叫天官赐福的丹药?”

    “天官赐福丹?当然知道,王大人您有天官赐福丹?”

    “我在问你!”

    张长庚言简意赅的说道:“天官赐福丹是灵丹,对寻常人它能通脉络、肉白骨,对修道者能提升修为,据说一枚天官赐福丹能增加一年修为。”

    “那它珍贵吗?”

    “老夫行医坐诊已有一甲子却从未亲眼见过,您说它珍贵否?”

    王七麟惊叹:“张神医已经行医六十年啦?那您今年贵庚?您真是保养得当,看着也就五十多岁。”

    张长庚脸上的表情凝滞了:“老夫、老夫五十八岁。”

    王七麟给他滑稽一瞥。

    张长庚尴尬的说道:“行医多年,习惯夸张的说话了。”

    王七麟说道:“那你上次给我们的九草大补丹珍贵吗?”

    张长庚傲然抚须:“当然珍贵,这吉祥县能炼出九草大补丹的唯独我张氏一家。”

    “那一枚大补丹多少钱?”

    “一枚金铢!”

    王七麟惊呆了:“给我来十枚。”

    神医也惊呆了:“啊?”

    “今天我照顾你生意,给我拿十枚。”他掏出个小布袋拍在桌子上,里面叮当作响。

    张长庚老脸堆笑,道:“王大人对我医馆有恩,您如果需要说一声,何须提钱?”

    他看王七麟要收起钱袋又急忙补充:“只是鄙馆是小本营生,送您十枚丹药送不起,不过能给您一个成本价,五枚金铢。”

    “十枚就是十枚,”王七麟道:“我王某人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入职听天监的时候在心底发过誓,绝不贪百姓一钱一饭、绝不拿百姓一针一线,一定要做一名两袖清风、光明磊落的好官!”

    张长庚肃然起敬,弯腰拜上:“王大人高洁!”

    他拿出一个锦盒恭谨的递过去,王七麟将钱袋递给他。

    张长庚试了试重量觉得不对,打开一看里面是十枚雪白的银铢在晃他眼睛。

    王七麟提笔写下一张欠条拍给他,表情真挚:“有生之年王某一定会来还上,若王某还不上,那有子存焉,犬子来还,犬子还不上,那子又生孙,孙又生子……”

    张长庚怔怔的看着手中欠条,然后知道自己又多了一样传家宝。

    狗官!

    钟氏祠堂一战,王七麟一共斩杀了九个婴灵,如今有九道赤红烟柱缠绕在造化炉上。

    他将九颗大补丹送入其中,一道道烟柱化作烈焰。

    剩下一枚大补丹被他贴身收好。

    下次再杀一个鬼,那他就又可以多上一年修为了。

    前去县里的徐大迟迟没回,王七麟在医馆练刀。

    这可是保命的本领,还是勤快点吧。

    九枚天官赐福丹出炉,他的内力飙增到十年!

    太阴断魂刀再度挥舞,破空声刺耳!

    沉迷练功,时间飞逝。

    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好刀法!”

    王七麟回头,一个红光满面、身材魁梧的壮汉矗立在门口冲他点头。

    这人阔口高鼻、眉毛粗硬,一身玄衣上绣着松纹,正是听天监在吉祥县总统领,大印石周山。

    石周山身后是徐大,徐大探头探脑,给他一脸哲学的笑容。

    王七麟急忙拱手:“游星王七麟拜见石大印。”

    “免礼,杜小印呢?”石周山威严的挥手。

    王七麟带他去去看杜操,石周山让其他人出去,自己跟杜操相处一番。

    不多时他推门走出,面色难看:“把案子给我说一遍。”

    王七麟跟徐大已经对好口风,便不疾不徐、仔仔细细的将婴灵案说了出来。

    他省去了钟有福转世重生这段,只说钟氏常年溺杀女婴导致婴灵复仇,除此之外其他的实话实说。

    石周山听完后怅然叹气:“你们轻敌了,十几个婴灵就是我也不敢独自应付。杜小印吃了大亏,凶神与婴灵同归于尽,他神魂受损,没了记忆。”

    他在医馆院子里负手走了一圈,突然抬头看向王七麟:“徐力士说最终是你斩杀了那些婴灵?”

    王七麟道:“徐力士谬赞,实际上婴灵被凶神爆裂后化成的阳火灼烧,我只是捡了个漏。”

    石周山皱眉:“婴灵凶残,即使被阳火灼烧也不好对付,你能对付的了它们?”

    王七麟道:“卑职自幼勤学苦练,身上功夫尚可。”

    石周山点点头道:“好……”

    话音落下,他猛的双臂大张如恶虎跳山涧、凶悍扑来!

    人未落地,一拳挥出。

    王七麟没有持刀在手,太阴断魂刀无招可用。

    但还好他新增十年内力,眼疾手快,下意识的一拳迎了上去。

    两拳相遇,强者胜!

    王七麟感觉自己被寺庙的钟槌给撞了一记,一股巨力从拳头冲击全身,将他往后撞得连连倒退!

    石周山没有追击,他收回手臂笑道:“反应很快、功夫不错,竟有斗力三品,很好!”

    王七麟知道他在试探自己,便拱手道:“卑职莽撞了!”

    石周山猛的又收起笑脸,他厉喝道:“清明之后妖邪横行,我们听天监现在正缺好手,我没法给你们伏龙乡补充一名小印,那么——”

    “游星王七麟听封!”

    “卑职在!”

    “即日起你交出游星官职,升为小印!”

    王七麟猛的看向石周山,惊呆了。

    有点草率吧?

    旁边的张长庚立马拱手:“恭喜王大人高升!”

    徐大却急了,他对石周山叫道:“石大爷,我这兄弟资历尚浅……”

    “我意已决,其他人无需多言。”石周山威严的摆手,“我先将杜小印的血木印移交给你暂用,等上头批复了你晋升的公文,我再把你所属的血木印和官服送来。”

    王七麟迟疑的看向徐大道:“大人明鉴,卑职入职听天监不过数日,而徐力士却……”

    石周山道:“你没有异议就行,我还有要事得先离开。杜操我带走了,他不能再留在听天监,让他提前告老还乡吧。”

    他将杜操腰间所挂的血木小印交给王七麟,又给杜操雇了个车,风风火火的离开。

    王七麟还没反应过来呢,他拿着血木小印看向徐大,满脸尴尬。

    昨天我还当你兄弟,今天就当你上级了。

    想了想,他对徐大说道:“我请你吃焖羊肉。”

    徐大叫道:“我要吃聚香楼!”

    王七麟道:“那就聚香楼!”

    徐大并不高兴,苦着一张大黑脸唉声叹气。

    见此王七麟也不高兴了,他说道:“老徐这可不是我贪功,你如果觉得在我手下做事别扭,那……”

    “那个屁啊,你以为我嫉妒你升职?”

    “难道不是?”

    徐大跺了跺脚道:“你真该请我吃聚香楼,这个消息除了我怕是没人会告诉你了!”

    他上来一把搂住王七麟低声道:“你命在旦夕,成了替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