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28.夜钓鳝鱼(求月票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天伏龙乡听天监驿所周围的乡民都听见了一声惨叫,他们出门看,看到一个稚童甩动小短腿窜了出来,后面是驿所的王大人挥舞着一把老长的砍刀在追……

    值得一提的是这稚童闭着眼睛跑,嘴里还在喊:“驾驾驾!”

    之后王七麟闭口不提教外甥学习的事,他改了策略,既然黑豆没人玩,那他陪着玩。

    俗话说,三月三,摸黄鳝,五月八,黄鳝发。

    伏龙河里不光有大金鲤,也有黄鳝泥鳅,而且很多。

    黄鳝和泥鳅做菜吃油水,所以老百姓不爱捉这种鱼,河边软泥里泥鳅泛滥、黄鳝众多,像现在这种季节,随便一铲子下去就能挖到泥鳅窝。

    五月十五,圆圆的月亮悬在半空,月光皎洁。

    这种夜晚很适合钓黄鳝、抓黄鳝,王七麟带上黑豆出门去增进感情。

    黑豆站在门口看着大大的月亮发呆,然后忽然伸出双手作势去抓月亮,抓一下就往嘴里塞一下。

    王七麟扭头,看到这一幕以为外甥中邪了,便试探的叫道:“猪谷里豆,你怎么了?”

    他双手已经结出了剑印,只要事情不对劲就一记大手印砸上去。

    乡里没什么恶鬼厉鬼,普通小鬼大鬼被他这一记大手印就能给砸的烟消云散。

    黑豆美滋滋的说道:“我在吃东西。”

    王七麟问道:“吃东西?什么意思?”

    难道是饿死鬼附身了?

    黑豆指着大大的月亮说道:“你看,那里有个大圆盘,里面有好吃的,我在吃。”

    王七麟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他,道:“那是月亮,你不能连月亮也不认识吧?”

    黑豆睁大眼睛说道:“豆当然知道那是月亮呀,但娘说,月亮从初一到三十不一样,初一初二是天老爷的鱼钩子,天老爷钓鱼钓老鳖。十五和十六的月亮是天老爷的菜盘子,天老爷把鱼和老鳖做成菜,用它请客吃饭哩。”

    王七麟上去爱抚他的冲天辫,道:“你怎么这么傻啊?”

    黑豆疑惑的挠挠头说道:“豆不知道,不过都说闺女随娘、葫芦爬墙,外甥随娘舅、衣裳两条袖,舅舅,你是不是也傻呀?”

    说完后他突然生气了:“对,就是这样,舅舅你傻,所以豆才傻。”

    王七麟惊呆了。

    责任推到我头上了?

    他疑惑的挠挠头,觉得这孩子或许不傻,只是年龄太小智力还没有发育好。

    徐大说道:“七爷,你跟猪豆还真挺像,你看你们俩挠头这个姿势,差不多啊。”

    王七麟怒道:“会不会说话?什么叫我跟他挺像,是他跟我挺像!”

    黑豆更生气了:“舅舅,那就是因为你傻,豆像你所以才傻!”

    王七麟很不爽,一边走一边说道:“舅舅不傻,你别栽赃陷害舅舅。”

    黑豆问道:“那豆傻不傻?”

    王七麟说道:“豆当然傻了。”

    “豆傻,老祖宗说外甥随娘舅、衣裳两条袖,豆就随舅舅,那舅舅肯定也傻。”

    徐大说道:“七爷你先别生气,这个逻辑没问题啊。”

    王七麟:“滚!”

    王巧娘出门叮嘱他们:“小七,你看好豆呀,大晚上的去伏龙河太危险,别让他下水,你们也小心,我听说伏龙河里有水鬼的。”

    王七麟倒是希望碰到水鬼,他扛着斩马刀呢。

    千年江水留明月,夜晚伏龙河里水流悠悠,一轮圆月撒下万道银辉,整个河流亮堂堂的。

    大河里并不冷清,好几艘筏子漂在水面上,筏子挂着灯笼,有人在唱着渔歌撒网,这是在夜捕伏龙大金鲤。

    每个月中旬,月光皎洁,伏龙河里的金鲤就会浮出水面来吞月华修炼,这时候是捕捞金鲤的好时机。

    徐大怀里抱着水瓮,里面是风水鱼。

    王七麟到了河边后找了个礁石放上水瓮,让风水鱼能汲取水汽和月华。

    风水鱼贼头贼脑的直起身子悄悄往外看,它的鱼心很激动: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味道,今晚来一个草鱼跃龙门,然后本鱼就自由了!

    它寻找逃跑契机,王七麟和徐大在旁边说话,它便老老实实的躲着。

    九十九拜都拜了,不差最后一哆嗦!

    小心!

    稳健!

    慎勇!

    不能急于求成。

    终于,两人离开了。

    风水鱼立马用尾巴拍水将身体从水中直立起来,整个脑袋伸出水瓮,预备!

    然后八喵扶着水瓮站起来跟它来了个面对面:

    老铁,惊喜不?意外不?爹让我看着你呢!

    风水鱼仰头倒下,翻白肚皮在水瓮里飘荡。

    我死了,你别想了!

    徐大回头,道:“我好像听见水瓮里有水花,是不是你那风水鱼想跑?”

    王七麟笑道:“它能不想跑吗?不过没事,我让八喵陪着它呢,有八喵陪同,它不孤单了,应该就不想跑掉了。”

    他不怕八喵会吃掉风水鱼,八喵喜欢灵鱼,但更喜欢熟食。

    最近他把八喵喂叼了,生的灵鱼它看不上了。

    甚至现在八喵吃鱼还要来两口小酒,没有酒它都不愿意吃了。

    王七麟也是奇怪,玄猫好酒,这点他还没听说过。

    他去河边芦苇丛里摸黄鳝洞,这事他小时候没少干这种事,所以有经验。

    徐大也懂,黑豆背着个小竹篓亦步亦趋跟着他,小牛学大牛屙屎。

    鳝鱼洞开口略低于水面,徐大贴着河岸摸了起来,给他讲解道:“豆你记住,找洞简单打洞难,这个洞它必须得光滑,粗糙了不行……”

    听到这话王七麟生气了,甩手一块鹅卵石扔了过来:“你一天不开黄腔能死吗?猪谷里豆还是个孩子呢。”

    徐大叫道:“我怎么开黄腔了?难道不是这样吗?洞必须得光滑,这才是鳝鱼洞,如果粗糙了那是水蛇洞,不对吗?”

    王七麟愣了愣,沉默不语。

    好像最近自己变得有些骚了。

    怎么会这样?

    他迅速找到了原因:都怪徐大!

    鳝鱼洞确实表面光滑,而且伸进手去掏的时候要用手指往上挑进行细细感触,如果洞上面有许多细小水泡粘在一起,那这种最好,肯定有鳝鱼,而且往往是大鳝鱼。

    不过洞也不能太过光滑,太过光滑那就是滑溜,很可能是被人掏过了而且掏了好几遍。

    王七麟摸到一个鳝鱼洞,但没有急着出手。

    狡兔三窟,鳝鱼也是如此,它们往往会挖出两三个洞来,一旦受惊就会逃跑。

    徐大那边已经开工了,他找到鳝鱼洞便用下午做好的铁条钩子挂上蚯蚓放入里面钓了起来。

    王七麟不用这样,他勤练大手印,手活非常好,他找到周围的鳝鱼洞后便直接伸手去拍打,将鳝鱼吓出来。

    鳝鱼出洞,水面有小小的波浪跳动。

    见此他眼疾手快一个头印砸了上去,这个手印要求中指并拢,正好能从水中将鳝鱼拦腰箍住。

    头印接着化作宝山印,这下子黄鳝就跟被一座山镇住了一样,无论如何跑不掉。

    这样他拎起黄鳝得意的冲黑豆甩动,一边抓鱼一边练功,一箭双雕、一石双鸟,美滋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