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26.我所守卫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着石周山的尸体,王七麟沉默不语。

    这次他是真死了!

    王七麟心里不好受,这是他杀的第一个人。

    于私,石周山坑他,将他送入秦晋劫死局,该杀!

    于公,石周山投靠鞑子、残害百姓,更该杀!

    但他心里还是波澜起伏。

    这让他记住了石周山临死前那几句话,虽然没头没尾、莫名其妙,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遗言,分外深刻。

    他感觉那几句话不是石周山临死前乱说,不过朝堂之上、覆雨翻云,肯定藏着诸多机密。

    所以石周山是什么意思?

    他心里乱糟糟的。

    外面此时更乱,石周山身死,阴囹圄失去效力,万佛子将困入其中的人全给救了出来。

    然后他们发现阴囹圄找不到了。

    阴囹圄消失,一起消失的还有侯德才。

    先前趁着阴囹圄发威困住众人,石周山给侯德才松绑了,之后侯德才看到王七麟跟石周山血战,便带上阴囹圄跑路了。

    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王七麟的厉害,所以跑的很快!

    万佛子急忙下令:“诸位大人请速速去搜捕侯德才,绝不能让他带阴囹圄走脱!”

    但除了王七麟之外的三个小印都已经瘫了,他们被阴囹圄折腾的很惨,全靠万佛子以佛家大威能手段庇佑才侥幸活下来,否则这会该有三具尸体了。

    王七麟倒是想去抓侯德才,可他对吉祥县不熟悉,此时又是夜晚,侯德才逃出衙门后就是游鱼入海,压根没法找。

    谢蛤蟆去东塘看了看,回来后摇头:“小船还在,他没去东塘。”

    徐大道:“你能不能算算他跑去哪里了?”

    谢蛤蟆又摇头:“他带着阴囹圄这等法器,命数已经被阴气遮住了,以我的卜算之术算不到他的去路。”

    这会有了闲工夫,王七麟问道:“这阴囹圄是什么东西?”

    谢蛤蟆解释道:“囹圄者,牢笼也。阴囹圄可以看做阴牢,它很邪,能困人的阴魂,将阴魂炼成恶鬼。食人侯名不虚传,当真凶残,竟然以如此邪物做聚宅!”

    “我猜食人侯一脉必然子嗣兴旺、家族繁茂,但最终下场很惨。阴囹圄这等邪物就是如此诡谲,用它做聚宅,那家宅人气能压住它的时候,它能庇佑一家一户官运亨通、运气惊天。可是当家宅人气散失压不住它的时候,它的反噬分外凶残!”

    这只能进行猜测,关于食人侯的档案资料全被人给搜刮干净了,这个家族消失的无影无踪,连能考据的文字记录都没有了。

    不过从这点来看也符合谢蛤蟆的推测,阴囹圄的反噬分外凶残,食人侯一家不光断了血脉,甚至没了记录。

    王七麟猜测资料是被石周山弄走的,他可能正是偶然从中发现了阴囹圄的存在,这才布局找到八字相合的刘二,并通过陷害刘大等手段逼的刘二变为恶煞,将阴囹圄给引了出来。

    现在他想通了,他斩杀刘二恶煞那一夜,石周山就躲在了衙门里并顺势得到了阴囹圄。

    阴囹圄事关重大,万佛子让手下那巨人力士带走了石周山尸体,然后急匆匆的离开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谢蛤蟆给他们讲解,说阴囹圄还不算可怕,这玩意儿真正厉害地方在于可成长性,能长为鬼域,进而成为小地狱、幽冥殿,据说终极形态能成长为阴曹地府!

    徐大问道:“那这玩意儿怎么成形的?”

    谢蛤蟆摇摇头道:“这是天机,知晓者甚少。不过我听说过一个说法,说是用息壤培育出神树,以神树树心雕琢为盒子形状,再用无上残暴手段炼制,这才形成阴囹圄。”

    王七麟想起离开阴囹圄时候听到那鬼物的话,将之说了出来。

    谢蛤蟆若有所思的说道:“那我打听到的说法或许是真的,因为‘无上残暴手段’就是将人置于一处大恐怖地,将人的阴魂吓得离体而出。”

    “接着还要换手段去惊吓阴魂,让它逃到阴囹圄处,这时候阴魂无处可逃,绝望惊恐之下它会钻进阴囹圄里头,就这样往里驱赶阴魂,驱赶的阴魂越多,阴囹圄炼成几率越大!”

    徐大打了个寒颤,道:“人心怎么能这么可怕?”

    三人正积极的讨论着,崔旺走了过来向王七麟抱拳行礼:“王大人斩杀了石周山那逆贼,应当是升官有望,日后还请大人多多提携。”

    王七麟连连客气,说那只是铁尉大人随口一提,不得当真。

    几个人入住了同福客栈,第二天杨大嘴亲自在客栈大厅里等待他们。

    看见王七麟出现,他连忙小声问道:“王大人,我听说昨晚县衙里头出了大事?”

    王七麟给他一个眼神,道:“静坐沉思己过,开谈莫瞎鸡儿打听。”

    县里的事总算告一段落,他骑马回家。

    本来他还计划去庸水县打听秦晋劫的消息,现在暂时没必要了。

    他很可能会升为大印,到时候秦晋劫自然而然的会转移到新任小印身上。

    当然,他已经沾染了秦晋劫的因果,今年七月半肯定会有鬼上门。

    但到时候上门的只是普通鬼,他一点不怕。

    太阴断魂刀+临字真言+金刚横练,他身负三大绝学,还有二十多年功力和二牛之力,说实话现在他都不太害怕秦晋劫了,更何况普通邪祟?

    他们早早回程,此时朝阳初升,金色光晖洒在乡路小径、洒在田间野外,分外灿烂。

    小娃稚童欢呼雀跃的在乡野里奔跑,歇息了一夜的农夫们扛着锄头、三五成群的上工,稚童吹响口哨,农夫们笑声爽朗。

    普普通通的生活,简简单单的日子。

    这就是王七麟要守卫的东西。

    驿所门口,黑豆正抱着个大海碗坐在门槛上津津有味的吃早饭,跟猪吃谷子似的,分外香甜。

    偶尔一回头看到王七麟等人的身影,他惊喜的放下大海碗向他们跑去:“舅舅、大爷,道士爷爷!你们回来了,太好了!一二一,一个不少,都活着回来了!”

    他伸出手指数了数,转身跑回院子欣喜的大喊:“娘,舅舅他们都活着回来了,有一二一个!”

    王七麟问道:“猪谷里豆,过来,你说什么活着回来了?我们不应该活着回来吗?”

    黑豆习惯性露出弱者的笑容,道:“那晚上你们跑了,娘没睡,给菩萨磕头,说菩萨保佑你们一个不少的活着回来,现在你们活着回来了!”

    “而且,”他伸出手指数了数,“一二一,一个不少!”

    屋子里案桌上,水瓮中探出一个滑溜溜的鱼头,风水鱼侧头用一只眼睛盯着他们看。

    八喵从王七麟怀里跳了出来。

    见此风水鱼不甘的回到水瓮中气的用尾巴拍水:夭寿啦,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