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24.身陷囹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到王七麟越众而出,石周山失笑:“王大人,你想做大印?”

    不等王七麟说话,他继续说道:“那你不如拜入我们王庭,日后待我王夺回天下,何止大印,你想做铁尉、铜尉都没问题,甚至能做的更高。”

    “王庭?夺回天下?”王七麟豁然色变,“你跟前朝有关?你是狗鞑子的人?”

    石周山避而不答,道:“王大人,我很看好你,你是一块璞玉。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初情急之下随便任命你做伏龙乡小印,早知道你有这般潜力,我该让你那傻力士做小印,而把你带在身边调教。”

    听到这话徐大勃然大怒,他握紧狼牙棒咬牙道:“干礼娘,七爷你先退下,看我怎么对付这鞑子杂种!”

    王七麟厉声问道:“石周山,你跟鞑子什么关系?”

    前朝鞑子当政,汉人的命跟猪狗一般下贱,甚至比不上能耕地的牛、能骑跨的马。

    所以,汉人对鞑子最是痛恨!

    被他逼问,石周山收起笑容道:“你别管我是什么人,我只能告诉你,当今世道是最坏的世道,我所作所为是替天行道。”

    王七麟问道:“你为了拿到这聚宅逼的刘家绝户、为了缠住我放出水鬼害死人命,纵容落头氏为恶,现在还跟我说你是替天行道?要不要我给你唱一首正道的光来赞扬你两句?”

    石周山道:“你说的这些我不否认,但我行小恶是为大善,我杀几人是为了救世人……”

    “不要脸!”王七麟忍无可忍,双手持刀快步冲上去拔地而起:“吃我一刀!”

    刀化银龙,月光闪耀,一刀劈出,小牢屋顶轰隆被砍了个破口!

    石周山轻飘飘的避向旁边屋顶,他不屑的说道:“王大人,你进步神速,上次我们交手你还是斗力境,现在怕是已经进了炼骨境。但我的修为远远在你之上,已经进入通窍境,你不是我对手,我不想害你性命,你不要执迷不悟。”

    “聒噪!”万佛子冷哼一声,摆开马步一拳打出。

    一尊金白色大卧佛猛然出现在石周山身后,卧佛睁眼,一手撑地坐起,一手握拳冲石周山砸下。

    声势骇人!

    石周山身影幻化从小牢屋顶跳下,面对万佛子的出击他不惊反喜,大笑道:“万大人不来压制阴囹圄竟然冲我出手,那我就不客气了!都给我进去吧!”

    随着他声音响起,王七麟眼前空气忽然波动了起来……

    他身边环境忽然变幻,不再是衙门,而是处在一片兵马摧残后的废墟中。

    忽然,他身边一座倒塌的茅草屋下钻出来一道黑影,黑影一闪而逝,下一个呼吸便出现在王七麟背后,双臂伸张要搂住他。

    回马刀!

    斩!

    王七麟眼疾手快,目光一扫回身一刀劈砍上去。

    黑影速度快的惊人,他这一刀还没有落下,它已经往后退出几步。

    王七麟拔脚追砍,黑影连连闪烁,他竟然几刀全劈空了!

    好快的速度!

    接着又有鬼影从废墟下钻了出来,这鬼影出现后便开始嚎哭,哭声像人用指甲猛挠瓷器,咯吱咯吱的声音听的人浑身颤栗。

    还有黑影出现后像蜈蚣一样贴着地爬行,它嗖嗖嗖爬过来一把抱住了王七麟双脚。

    森冷寒气从他双脚灌入全身,太极鱼游动起来,将寒气全数汲取。

    正面鬼影抓住了这机会,带着残影挥爪杀来。

    八喵跳出,抬爪拍向正面而来的鬼影!

    双爪交锋!

    王七麟气血鼓荡,妖刀反转一刀戳向身下。

    鬼影不料他能挡住自己的阴气,被他一刀劈死。

    造化炉没有出现!

    却有更多的鬼影出现了!

    每个鬼影的速度都快如疾风。

    见此王七麟运转《金刚横练》,以守为攻:“八喵回来!”

    八喵闻声而退,被它撕扯的不像样子的鬼影正面进击,它一爪扯向王七麟肩膀,但已有横练金刚归位了!

    鬼爪撕扯在金刚身上,一点点火星嗤啦啦出现,王七麟挥刀如孔雀开屏,瞬间在鬼影身上连劈七刀!

    妖刀扫过,鬼影化作黑雾飘散在空中。

    又有鬼影从后面杀来。

    王七麟杀心不休、身影不动,屹立如山,刀光闪烁:

    夜战八方!

    怒目金刚双臂拉开,金刚伏虎!

    有鬼影腾空跳起从空中挥爪,王七麟右手抓妖刀格挡身后鬼影,左手捏剑印,带着金刚护臂抬手一拳冲天炮。

    黑影被剑印击中,化作散乱黑雾倒飞出去。

    寂静黑暗的夜里忽然刮起大风,风声中有隐隐约约的喃喃声。

    随着声音响起,天色快速变幻,夜幕消失,朝阳升起,艳阳高挂!

    环境也快速变幻,王七麟愕然发现自己站在了一片山野中,他身边不再是废墟,而是高高的荒草。

    时值深秋,草木枯黄,风声含悲,如人低声吟唱。

    身后草丛中猛的伸出来一支脏兮兮的手臂去抓他,王七麟转身挥刀欲斩,身后人却用低沉急速的声音说道:“后生,快快躲起来!”

    王七麟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一张满是泥垢的脸从杂草中冒了出来,他着急的说道:“快躲起来!猰骑马上来了,小心给他们看见!”

    王七麟沉声道:“猰骑是什么?”

    泥垢脸诧异:“你是外乡人?竟然不知道猰骑?”

    随后他脸上又露出羡慕之情:“真好,那你不用担心受怕了,我不给你多说,免得你害怕,总之咱们在这里躲好,只要不被猰骑瞧见就好。”

    两人蹲在了草丛中,远处有一群骑兵驰骋而来。

    隔近了看,骑兵们头盔上有红缨、皮甲下有长袍,腰胯弯刀、脚踏长靴,压根不是汉人打扮。

    看他们的面容就更明显了,他们额头两侧头发编成辫子挂在耳畔,王七麟只在关于前朝人的画像中见过这般打扮。

    骑兵们凶戾的用长枪在草丛中抽插一番,没什么发现后很快纵马而去。

    脏汉子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又逃过一劫,吓出我一头汗水。”

    说着他伸手将头颅给摘了下来,用袖子在额头、两颊擦拭起来。

    刚从他怀里钻出来透风的八喵看到这一幕惊呆了,俩猫儿眼瞪得跟玻璃珠一样。

    怀疑猫生。

    脏汉子却没有感觉异常,他手上擦着脑袋,口中说道:“外乡人,你来自哪里?要去往何处?”

    这时候风声中的吟唱声越来越响,王七麟听的也越来越清楚:

    “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

    六字观音咒!

    脏汉子听到咒语声后说道:“没时间问你啦,外乡人你要走了。那你以后能不能给侯爷捎句话?跟他说停手吧,我们这里面太挤了,大家伙挤不开了。”

    他的话刚说完,王七麟眼前的空气又波动了起来。

    白昼消失,夜幕低垂。

    他重新回到衙门后院落,所有人都在这里,其中万佛子双手合十在垂头虔诚念咒,孙缪、徐大等人凶神恶煞的胡乱舞动,谢蛤蟆则在飞身与石周山缠斗。

    王七麟骇然,这阴囹圄好厉害,而且还很古怪,交手至今让他还是摸不着头脑。

    万佛子的声音出现在他心底:“王大人,阴囹圄强悍,我只能将你从中救出来,请速速拿下石周山,否则其他人的性命有危险!”

    他心通!

    王七麟立马持刀冲向石周山,口中喝道:“道长去给老徐护法,此獠交于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