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23.斩之为大印(今夜凌晨上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七麟正在沉思,绑在衙门外的军马忽然纷纷嘶鸣。

    孙缪和崔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往门口走去。

    三柱清香烧起,酒红色香头被夜风吹的一闪一烁,有三缕青烟没入夜风。

    孙缪秉香在手,心里安定,他率先走到门口,猛的又往后退。

    崔旺也往后退。

    徐大抡起狼牙棒跃跃欲试:“什么妖魔鬼怪竟然把你们吓成这样?”

    一个身穿玄衣劲装的巨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王七麟仰头。

    妈咧,这货怎么长的?吃了地球上的化肥尿素吗?

    徐大已经够魁梧壮硕的了,可在巨人面前不够看!

    春秋战国时候称呼男子汉为七尺男儿,现今一尺比那时多了接近三分之一,六尺汉子已经算是大高个了。

    但这巨汉以现在的度量衡来看也有七尺多,肩宽体阔、大眼如牛眼,他往门口一站夜风似乎停滞了。

    徐大身高有六尺半,在人群里跟鹤立鸡群差不多,但在这巨人面前就有点小鸟依人了。

    巨汉进门来,牛眼徐徐扫视众人,声如洪钟:“都来了?”

    孙缪被他盯的头皮发麻,道:“敢问大人可是万佛子万大人?”

    小印们没有见过万佛子,只听说这位大人天生佛相、有金刚天王之威猛,也如活弥勒般喜欢游戏风尘,神龙见首不见尾,吉祥县内听天监官差只有石周山见过他。

    不认识人可以认玄衣上的官纹,王七麟努力看向巨汉的玄衣。

    听天监从上往下职位不同玄衣上的纹路也不一样,除去最高的青龙王,往下八个品级玄衣上各有一道八宝纹。

    八宝是道教八仙手持的八种吉祥器物,二品为犀角,三品是龙门,四品玉鱼,五品仙鹤,六品艾叶,七品方胜,八品松,九品则为祥云。

    王七麟是小印,他的玄衣上便是祥云纹。

    唯独青龙王不一样,他的玄衣上印的是青铜鼎纹。

    青铜大鼎,国之重器!

    可惜夜色不甚清晰,为了起隐蔽作用,玄衣上纹路又少,只有袖口和腰上有几道,所以他看不清。

    不过巨汉将一个令牌扔给了孙缪,孙缪看后立马半跪行礼:“牌坊乡小印孙缪见过万大人!”

    其他人纷纷见礼,唯有侯德才挺立。

    万佛子看向他冷森森的说道:“这是哪位大人?好大的官威,见了本官竟不行礼?”

    侯德才委屈的说道:“我被绑住了,腿也被绑住了,无法行礼呀。”

    徐大给了他一脚,他直接跪下了。

    大晚上的,他这一跪整的跟上坟似的。

    见礼后孙缪抱拳道:“不知道万大人深夜将卑职等齐聚于此是所为何事?”

    万佛子道:“所为何事,得等你们石大人出来才能说!石周山,你还鬼鬼祟祟的藏着做什么?好歹是条汉子,敢作敢当,出来吧!”

    他声音洪亮,如老刹铜钟,随着他开口衙门里甚至出现回音。

    等到回音落下,石周山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从后堂院里响起:“万大人不出现,让石某出来做什么?”

    众人纷纷进入后庭院,看到石周山站在小牢屋顶。

    俯视着众人,石周山又笑道:“万大人,您既然来了那就别藏头露尾的了,还不露面相见?”

    一行人诧异的看向巨汉,结果从巨汉身后走出来一个少年,少年笑嘻嘻的说道:“石大人,我已经露面啦,是你光盯着食人侯的聚宅没有看到我。”

    看清少年样子王七麟等人大吃一惊:竟然是他感觉古怪那少年!

    崔旺愕然:“这位才是万大人?”

    徐大自来熟的打了个招呼,道:“肯定是啊,我们熟人。”

    少年倒是给他面子,也回了个招呼:“对,我们很熟,大爷光是揍我的想法就生出两次了。不过大爷咱之前那是误会,你不该想揍我而是应该想揍石周山。”

    “这个早就想了!”徐大摩拳擦掌。

    常规之迟疑的问道:“可是,铁尉大人不是天生金刚法相吗?”

    徐大自觉的维护熟人,道:“咋滴,迷你金刚就不是金刚啦?”

    王七麟没出声,他看着少年铁尉陷入思索,想通了许多事:

    难怪少年第二天跑去莫名其妙的抢了他一碗面,还说什么‘这是你们欠我的’,他当时以为是听天监有对不住少年的地方,原来是少年真帮过他们忙,施展了佛家大手印拦住了落头氏。

    难怪少年起初见到他们态度很是轻蔑,他那时候应该刚到吉祥县来调查石周山的事,以为吉祥县听天监上下都跟石周山一丘之貉。

    他又想到了飞僵家中的那封铁尉手谕。

    当初给他们带路的烂鼻子老四说曾经带一个少年去找过飞僵,但他没把少年和铁尉联系起来,毕竟听天监内传闻说万佛子天生金刚法相、高大威猛。

    他正思索,石周山已经开口了:“万大人,我家主人的话您不考虑吗?一旦事成,你就可以重新见到你爷爷了。”

    万佛子嗤笑道:“傻瓜才信你的话呢,好了,废话不多说,本大人在这里宣布一项朝廷抓捕令!”

    清了清嗓子,他厉声道:“听天监吉祥大印石周山听宣,据百姓状告、本大人亲查,你在任期间鱼肉百姓、亵渎职务、欺上瞒下、投敌谋反,罪大恶极!即日起革职查办,并送去神都天听寺听候处置!”

    “对于本大人的判罚你可有不服?有的话你憋着,等到了天听寺自有玉帅大人审讯,那时候你把话说与他听就好!”

    “现在!诸位小印大人听令,给我拿下石周山!”

    徐大往手掌里吐了口唾沫,拎起了狼牙棒。

    石周山双手背在身后轻松的笑道:“万大人好威风,不过你让本官的人来拿本官,这可能吗?”

    崔旺为人机灵,他立马说道:“石大人,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为好。”

    石周山笑眯眯的看着他道:“崔大人不愧是我吉祥县官场第一墙头草,这较量还未开始,你就急着倒下,不怕倒错方向被风给吹断吗?”

    崔旺严肃道:“崔某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只听命于当今圣上,并未倒向任何人。诸位大人,朝廷律令已经下达,我等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还不快快一起去捉拿这案犯?”

    他嘴里说的大义凛然,但站的比谁都靠后。

    石周山大笑,他用脚一挑,一个四四方方的黑色木盒落在他手里,他举起这木盒笑着问道:“诸位大人可识得此物?”

    徐大道:“谁不认识?骨灰盒嘛,佛家高僧坐化后焚烧,就是用这盒子装骨灰。”

    谢蛤蟆却面色一变,他看向王七麟问道:“那晚上百鬼哭天,你有没有看清那些人的穿着和相貌?”

    王七麟道:“没看清,怎么了?”

    谢蛤蟆面色凝重的说道:“他手里好像是个阴囹圄!无量个天尊,如果是这样那咱就猜错了,哭天百鬼不是被聚宅给收敛的主人家鬼魂,而是被阴囹圄困住的鬼魂!”

    “可惜我们没看清百鬼面容,那些鬼不是食人侯府中亲眷,而是我汉人!食人侯比咱预想中要残暴的多,他竟以阴囹圄为聚宅,当真是胆大妄为!”

    一直轻松嬉笑的万佛子也露出严肃表情,他问道:“你什么时候将这三尺聚宅挖出来的?不可能!我今天一直躲在这里监督,根本没有发现聚宅!”

    石周山失笑道:“当然,今天你当然没有发现聚宅,因为我昨夜就拿出来了。”

    谢蛤蟆反应过来,说道:“昨夜百鬼哭天并不是被禅师念经给偶然惊扰出现,是你拿到了阴囹圄将它们给放了出来!”

    石周山笑容可掬:“不错,老道士倒是见识广博。”

    徐大跺了跺脚:“唉,孩子又死了奶才来,鼻涕泡又到嘴里了才知道甩,道长你整什么玩意儿?怎么老是后知后觉?”

    王七麟拦住他怒视石周山道:“我明白了,衙门的一切都是你在操盘!你发现刘二适合做恶煞,便伙同落头氏害死他大哥、逼死他爹娘,让他走投无路去化身为恶煞!”

    “刘二以为自己化为恶煞就能报复衙役,但你放它进衙门却不是为了报复衙役,而是要让它来引出阴囹圄中的百鬼,帮你确定阴囹圄的位置!前面几天夜里,百鬼已经出现过了!”

    石周山微微笑。

    几个小印也知道衙门的案子,听了王七麟的分析后纷纷露出惊骇之色。

    太狠了!

    万佛子双手合十在胸前,他大声道:“诸位小印,石周山罪大恶极可以当场斩杀!谁能斩杀此獠,谁就取而代之,官拜吉祥县大印!”

    崔旺问道:“万大人,您不亲自动手吗?”

    万佛子无奈道:“我要以身镇住阴囹圄,否则今日你们谁都跑不了!”

    他们还在说话,已经有人持刀扑上去了:“案犯石周山,下来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