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22.万佛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大和谢蛤蟆要动手,王七麟运内力行金刚横练,一座怒目金刚在他身后凝聚显形并将他身躯包裹其中:金刚归位。

    金刚既出,王七麟口出佛偈:“阿弥陀佛!速速退下!”

    金刚咆哮!

    佛音如雷音,低沉威严,振聋发聩!

    水大虫奔跑神速,一个兔起鹘落扑到了王七麟跟前。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水大虫并无具体身躯,它嘴巴一张就是个地狱入口,从上往下将王七麟给吞噬其中。

    王七麟不闪不避,背后金刚双手合十、面色傲然:歪门邪道,雕虫小技耳!

    金刚坐禅,不惧邪魔!

    看到水大虫将他吞噬其中,侯德才忍不住面露笑意。

    但接着一刀凄冷的刀影出现在他眼中。

    身是金刚定邪魔,刀如惊雷起平地!

    王七麟以金刚横练硬扛水大虫的攻击,双手持刀一步迈前,主动迎向水大虫挥刀连斩!

    无需太阴断魂刀,妖刀自能诛邪除魔。

    大开大合,纵横捭阖!

    就像莽夫伐树,一把五尺妖刀在他手里化作大斧。

    他挥刀速度极快,妖刀带着残影闪亮,仿佛真的化作了开山巨斧!

    水大虫被砍,一蓬蓬血水往外喷溅,它知道了王七麟的可怕,却不愿退后,它的凶性被激发出来,硬扛着王七麟的妖刀撕咬怒目金刚。

    内力运转,《金刚横练》一招一式的演练开来。

    金刚开山!

    金刚伏虎!

    金刚降龙!

    这才是《金刚横练》的厉害之处,王七麟可以继续挥刀,怒目金刚自己程序化施展大威金刚九式,就像一套盔甲般将他给严严实实的包裹着。

    谢蛤蟆惊叹道:“原来前天夜里用佛家大手印阻止落头氏逃脱的是大人,我这两天就在思量谁有本领使出那佛掌!”

    水大虫终于害怕了,狂退着想逃跑。王七麟快步追上,左手捏火焰印右手竭力挥刀,数十道刀影化作一招劈刺,火焰刀芒贯穿水大虫身躯。

    仿佛烧红的铁器穿水而过,呲呲声音中有水汽蓬勃冒起。

    水大虫化作无数水滴炸向四方。

    造化炉出现,又是一道火焰到手!

    刚到手的看家邪祟被人硬生生给撕裂式斩杀,侯德才被吓傻了:这青年怎么能这么可怖!

    他们所有人都小看他了!

    王七麟收刀入鞘,厉声道:“拿下侯德才,随我去衙门!”

    徐大上去一记黑虎掏心,侯德才被他掏的跪在地上吐胆汁。

    他的法术全靠水,他没了水就像孙缪没了香,还不是徐大对手。

    徐大用极富技巧性的绳结捆绑了侯德才,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叫道:“给大爷走!”

    谢蛤蟆则沉声道:“王大人,我们真要去衙门见石大人吗?要知道他可是大印啊。”

    王七麟道:“正是因为他是大印,所以我才没有杀了侯德才,我要去见他,看看他到底搞什么鬼!”

    “你见到他又能怎么样?不听他的调令,那你就是忤逆军令。”

    “见到他我要抓他,”王七麟喝道:“石周山害死刘大一家、害死柱子,还不知道害了多少人。总之他违法在前,我虽然是他下级,但也能抓他!”

    侯德才怒道:“你为什么非得与我们作对?”

    王七麟厉声道:“是你们先与公道作对!我在听天监当差,抬头是天道、脚下是阳道、行的是公道,谁与公道作对我就与谁作对!”

    “刘大一家犯了什么罪?被你们害得家破人亡!柱子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了拖住我竟然害了他的命!那些姑娘犯了什么罪?你们伙同落头氏装作千面郎君坏她们清白、夺她们财产!这还只是我知道的,还有不知多少我不知道的恶事被你们掩饰住了!”

    谢蛤蟆微笑:“无量天尊,这衙门就是龙潭虎穴,今晚我们也要闯一闯!”

    徐大道:“走,闯穴去!”

    衙门之中却是一片寂然。

    月光轻盈的照下,毫无异常。

    石周山并没有出现,整个衙门里一个人都没有。

    谢蛤蟆进入后便喃喃道:“不对啊,为什么没有出现呢?”

    “或许他还没有来?”

    “我不是说石周山没有出现,是百鬼哭天怎么没有出现,现在已经过子时了,它们该出现了。”谢蛤蟆说道。

    说着他又往周围看了看,心里出现一个不好的猜测。

    王七麟拄着刀站在后堂院子的门口,里头的地面被挖的坑坑洼洼,好像麻风病人的脸。

    白天衙役们已经挖地三尺了,但还没有找到三尺聚宅。

    大约到了亥时,衙门外传来一阵马蹄声,有人迈着沉稳的脚步走进衙门:“石山、狼山小印常规之奉命而来,敢问铁尉大人身在何处?”

    原本握紧了妖刀的王七麟听到这番话后愣住了。

    常规之怎么来了?

    铁尉大人身在何处?

    常规之看到他们一行后也愣住了:“王大人、呃,侯大人?侯大人怎么被绑住了?”

    侯德才正要叫,徐大脱下靴子拽下一条袜子。

    当场,老头子落泪了。

    这死咸鱼味太猛烈了!

    他行走水上几十年,见过的臭鱼烂虾不知多少,可竟然没有能超越这臭袜子的。

    话到嘴边,侯德才赶忙改口叫道:“别别,徐力士,我不说话、不说话!”

    徐大将袜子挂在侯德才领子口上阴笑道:“你要是敢胡言乱语,嘿嘿,那咱今天不吃好的、不吃贵的,就吃个带味儿的。”

    常规之愕然道:“这是怎么回事?”

    王七麟道:“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常大人怎么来了?”

    常规之道:“我接到了铁尉大人的传信,要我今夜亥时务必赶到衙门,说是有要事通告,你们不是吗?”

    又有马蹄声响起,这次来的是王七麟的熟人,牌坊乡小印孙缪。

    之后七仗乡小印崔旺也赶来了,吉祥县五个小印再度聚首。

    面面相觑。

    铁尉万佛子给他们发了手谕,内容一样,就是亥时赶到县里衙门。

    王七麟没收到。

    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不是被人无视,恰恰相反,他猜自己一直被人盯着,万佛子知道自己今夜会来衙门。

    也就是说,石周山在盯着他,万佛子也在盯着他。

    但他此前却一无所知。

    他满腔悲愤,感觉自己成了棋子,不光不能掌控命运,还被人利用。

    徐大对此沾沾自喜:“我就没被人利用过。”

    谢蛤蟆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你有没有想过,可能是你太没用,所以才没人去利用你?”

    三个刚来的小印更是满头雾水,他们三人凑在一起低声商讨着什么,眼光不时扫光王七麟和被绑着的侯德才。

    谢蛤蟆无聊,随意问道:“大人,你的金刚护体神功是什么时候练成的?”

    王七麟平淡的说道:“早就在练了,今晚第一次用。”

    谢蛤蟆道:“这是什么神功?能护体还能外放佛家大手印阻邪。”

    王七麟正要应付,忽然觉得不对:“什么外放佛家大手印?”

    谢蛤蟆道:“就是前天夜里那落头氏要逃跑,结果你不是用佛家大手印将他给逼了回来吗?”

    王七麟猛的瞪大眼睛:“那不是你做的吗?我看到你去巷子另一头堵他了!”

    谢蛤蟆道:“我去的太迟,佛家大手印拦下落头氏是我赶到巷口之前的事!”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想到一个名字:

    万佛子!

    万佛子也在查落头氏或者石周山,或许一切本来就在人家掌控之中,所以当落头氏逃跑,他出手将之拦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