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3.青铜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火焰凶神从杜操背上爬出来的那一瞬间,王七麟以为自己又去了地球。

    他在地球上看电视的时候,看到过慢动作。

    这一刻整个祠堂里的时间变慢了。

    凶神脱离人体猛的爆炸化作无尽火苗、杜操面露苦笑、婴灵仓皇后退、徐大眼角甩下泪珠……

    王七麟一一看清了这一切。

    一瞬间一切减慢,一瞬间一切恢复。

    凶神消失不见,无数火苗在祠堂里四处飞溅,婴灵抓狂的乱跑乱窜,可身躯沾到火苗便燃烧起来。

    杜操软绵绵的倒地,徐大疯了一样扑上去抱起他来往墙角滚去。

    有燃烧的婴灵要追杀他们,王七麟跨步上前挡住。

    他的快刀上挑着几颗火苗,刀光一闪瞬息连绵成了刀山火海。

    顿时在凄冷太阴中又有灼热太阳,太阴绵绵不绝、太阳山呼海啸,冰火两重天,一刀切过,造化炉出现收走婴灵所化的赤红烟柱。

    其他婴灵仓皇后退,王七麟面沉如水、郎心似铁,寒光烈焰一起扫过,砍瓜切菜一样将已经被凶神烈焰灼烧的虚弱至极的婴灵给砍成赤红烟柱。

    造化炉最后一次出现又消失,王七麟正好追杀到了棺材旁。

    他低头往棺材里看了看,里面是一层腥臭肉泥。

    钟家人得准备给他们的族长立一座衣冠冢了。

    他将已经浸满汗水的刀柄放开,腰刀落地竟然像玻璃一样碎成一块块。

    徐大对他说道:“动作小点,操爷睡着了。”

    看着被徐大搂在怀里一动不动的杜操,王七麟心里的悲伤虽然没有逆流成河,但也很浓郁。

    他和杜操相处时间很短,可是杜操对他很不错,临死前还救了他一命。

    如果不是凶神裂体化作至阳至烈之火灼烧了婴灵,那他今天恐怕得折在这里。

    这些婴灵很可怕,一个个怨气冲天!

    而徐大跟了杜操一年,两人感情更是深厚。

    他缓缓的走了过去陪同着坐在一边,不知多久听到了沉闷的敲门声:“砰!砰!砰!”

    黑暗寂静的夜里,这声音很清晰。

    它是从门里传进来的。

    有人在屋子里敲门!

    王七麟一把抓住杜操给徐大的腰刀站起,眼神如刀锋般扫向门口。

    钟有寿在他的目光中瑟瑟发抖。

    他松了口气这才反应过来,祠堂里除了他们三个还有人在。

    徐大的目光也很锋利,他对钟有寿说道:“别敲门,我们操爷在睡觉,让他好好睡一会。”

    王七麟拍拍他肩膀道:“别这样,你坚强点。”

    徐大问道:“坚强什么?”

    王七麟沉重的说道:“你不要骗自己了,操爷已经死了!”

    “操爷没死啊,他只是昏睡了过去。”

    徐大将怀里的杜操递到他跟前,此时杜操面色苍白、气息微弱,但确实有气息。

    他竟然真的只是睡过去了?!

    悲痛之情顿时化作兴奋之情,王七麟有心情去继续处理案子了。

    他看向钟有寿道:“钟族长,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比我清楚吧?这位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处理,你也清楚吧?”

    徐大笑道:“你跟个傻子说什么呢?”

    王七麟冷笑:“你我或许是傻子,他可不是傻子!”

    他继续冲钟有寿说道:“上一位族长是个厉害人物,那么他下一任的族长得是个傻货,于是你就表现出了恰如其分的傻。如愿以偿,你成了这一任的族长,这样下一任族长又得是个厉害角色——”

    “你孙子就挺厉害的。”

    “走一步算三步,活一代算三代,钟族长你才是个厉害角色啊!”

    钟有寿一张老脸皱巴的更厉害了。

    王七麟喝道:“现在这案件内情你比我们更清楚,你说我要是将案件一五一十上报给朝廷,朝廷会怎么做?”

    彻查!

    满门抄斩!

    诛九族!

    转世重生是有伤天和的大邪术,有损人伦,皇家都不得去碰触此道。

    结果乡下小地方竟然有人精通此术,朝廷一旦得知,肯定会以最为严酷的手段来处理。

    这下子钟有寿的脸上再没有以往的憨厚与迟钝,他猛的跪下说道:“请王大人高抬贵手,这妇人怀里的孩子我明日、不,我即刻就处理掉,请王大人放过我钟氏一族啊!”

    王七麟沉默了一会,道:“处理掉那怪胎,案子的事绝口不要再提!”

    案子告一段落,他让徐大去开门,杜操需要房间来休息。

    没有什么门是徐大一脚踹不下来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脚!

    大门一开,徐大立马往旁边躲闪。

    清冷的月光照进来,外面什么都没有。

    王七麟问道:“你怎么了?”

    徐大讪笑道:“没什么,我以为外面又会有人用黑狗血泼我。”

    他出门一看指着山下叫道:“踏马的,你们钟氏真没种,见祠堂有鬼竟然连夜跑路啊?祠堂不要了、前族长葬礼不办了,连你这现族长也不管了?”

    王七麟跟着去看了看,山下路上有一条火龙,钟家人举着火把拖家带口、扶老携幼的跑了。

    钟有寿跺脚道:“回头老夫一定整顿家风!”

    气急败坏的骂了一通,他又悄悄的将那金刚铃塞给王七麟:“大人请笑纳。”

    王七麟皱眉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钟有寿小声道:“大人误会了,草民不是要贿赂您,而是把这诡异物件交公!”

    “以草民猜测,我们钟氏祖宗修习的转生邪术肯定跟这物件有关,并且这不是个什么铃铛,这是个钟!”

    “我们钟氏祖上姓田,钟是改姓而来,正是以这青铜钟为姓氏,前朝时期还以此为家族图腾来着。”

    “不过它有什么古怪,却只有我那位祖宗才知道,因为寻常人等都见不着这钟,我也是百般考察才得到这么点消息。”

    王七麟问道:“寻常人都见不着它,你怎么还能查到消息?”

    钟有寿道:“谁会防备个傻子呢?”

    刚下了山的田氏一族又被叫了回来,钟有寿直接安排人去给那少妇引胎。

    王七麟想去监察,然后猛的发现青铜钟不见了。

    他看向识海,造化炉下火焰滔滔,可是没有炼这青铜钟。

    此时铜钟待在炉子里面,而不是浮在炉子口上被炼化。

    徐大过来找他:“你发什么愣?”

    “没什么,”王七麟压下关于青铜钟的疑惑先去叮嘱徐大:“这案子的内情你万万不能跟别人提起,否则不光整个钟氏要被诛九族,咱们作为知情人也会被杀了灭口!”

    徐大点头道:“这个我知道,这事咱得保密。泄密一时爽,全家菜市场!”

    他们两人一个力士一个游星,对朝廷来说渺小如蝇虫,帝王家可不会冒着转世投胎这种大邪术会被泄露出去的风险而保住两人。

    钟有寿将青铜钟送给他也有这方面考虑,他就是要让王七麟跟这秘密牵扯上关系。

    现在不确定的是杜操的口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