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18.聚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门反锁,推不开。

    徐大一个助跑来了个飞踹。

    门开了。

    一股风倒吹了出来,王七麟冻得打了个哆嗦。

    即使当初面见阴差他也没见过这么猛烈的阴风!

    县衙里头黑洞洞的,月光遍洒大地,但是独独绕开了县衙。

    谢蛤蟆面色凝重,说道:“妖魔吞月,县衙里面必有大邪祟!”

    王七麟问道:“杨副捕头,里面都有什么人?”

    杨大嘴说道:“就多闻寺的和尚,我早上找了个禅师,让他晚上带人来超度刘大。这事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没留人,就我自己接应他们。”

    “然后他们在小牢前开始念经念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忽然开始哭,哭着哭着双手扶着头颅,头颅就搬家了!”

    “我吓傻了,一看情况不好赶紧往外跑,我不是贪生怕死自己跑,王大人,你当时没看见,他们头颅全掉下来了,一个不剩,头颅全掉下来了,脖子上的血喷的有三尺高!”

    谢蛤蟆问道:“你没事?”

    杨大嘴说道:“我没事,哦,当时有些小牢门口挂的符烧了起来,我就一手揭了一个符,拿着符跑了出来,看,烧的还剩下这些。”

    他拿出的便是王七麟之前贴在小牢门口的蜃炭镇秽符,好好的符箓已经烧的只剩下符根。

    王七麟道:“蜃炭镇秽符能克制衙门里的邪祟?我带着符进去看看。”

    谢蛤蟆道:“不应该,这蜃炭镇秽符不是神符,看衙门这怨气冲天的架势,仅靠这符不该护得住杨副捕头。”

    徐大道:“咱在这里叨叨有什么用?进去看看不就行了?放心,我有山公幽浮,什么妖魔鬼怪,看我山公幽浮怎么捶它!”

    谢蛤蟆冷笑:“山公——哎哎,你们别莽啊!太莽了!太莽了!”

    王七麟和徐大已经进入衙门里了。

    一门之隔,夏冬之差。

    衙门外是闷热的初夏夜晚,衙门内是深入骨髓的冰冷。

    徐大搓着手道:“七爷,要不要拥抱取暖?”

    王七麟怀里的阴阳鱼开始头尾相衔的游动起来,一股暖流从他胸口涌遍全身,于是他说道:“你去拥抱道长吧。”

    谢蛤蟆刚进门就被徐大搂到了怀里,这把他吓一跳:“无量天尊,色鬼上身?”

    有哭声从堂后院落方向传来,隐隐约约、凄厉阴森,王七麟听到后心里顿时感到极为委屈。

    沮丧,悲伤,难过,懊恼,不痛快,绝望,诸多负面情绪像是被塞进心里一样,他突然就对人生毫无兴趣。

    一个念头出现在他脑海中:活着有什么意义?有什么趣味?死了吧,死了就好了,把头颅摘下来吧,它太沉重了,压迫的人太难受了……

    玄猫探头一声凄厉的嚎叫,尖锐的声音穿云破雾,猛的将沉浸在臆想中的王七麟给震醒了。

    他赶紧默念金刚萨埵心咒,又伸手去推徐大和谢蛤蟆:“赶紧含上蒲剑种。”

    徐大莫名其妙:“含蒲剑珠干什么?”

    王七麟吃惊的问道:“你听到哭声后,没有感觉生命无趣吗?”

    徐大说道:“哦,感觉到来着,但这不扯犊子吗?那么多好批还没有透、那么多好酒还没有喝,人生怎么会无趣?人生有趣的很!”

    王七麟无言以对。

    顺着哭声,他们走向堂后院落,推开一扇小门,面前的场景让他头皮发麻:

    密密麻麻的鬼影拥挤的站在院子里,它们衣衫褴褛的站在一起,都是一个姿势:双手举着头颅将脸对向月亮。

    嚎啕大哭!

    门一开,哭声猛的变大!

    徐大终于开始精神恍惚,王七麟踢了他一脚,他赶紧拿出蒲剑珠塞进嘴里,但还是迟疑的问道:“七爷,你说咱为什么要活着?”

    王七麟道:“人想活着不需要理由,想死才需要。”

    谢蛤蟆倒吸一口凉气:“无量天尊!百鬼哭天!”

    “这是什么?”

    “百鬼哭天,难倒神仙!”谢蛤蟆凝重道,“我们先退出去,绝不能跟它们正面相争,这里的都是恶鬼啊!”

    他不敢转身,只是慢慢往后退。

    还好这些鬼并没有注意他们,只是举着头颅冲着月亮嚎啕大哭。

    他们到了衙门大门,有兽形黑影在门口游荡。

    貔貅之天禄!

    谢蛤蟆低声道:“算石周山运气好,误打误撞做对了一件事。他用来镇守刘二的天禄是行货,如果不是有它们把守,百鬼哭天的声音怕是已经传出去了,到时候死的可不只是几个和尚!”

    王七麟不说话,一个疑惑浮上心头:真的是误打误撞吗?

    这两个貔貅灵像,真的是用来堵住刘二的吗?

    衙门大门缓缓关上,像是地狱大门闭合了。

    三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杨大嘴立马迎上来问道:“王大人……”

    王七麟伸手撕扯着他衣领拖到了面前,咬牙道:“你们衙门到底干过什么沸反盈天的恶事?怎么那么多怨气浓重的恶鬼!”

    杨大嘴慌忙摆手:“王大人,我们衙门不是黑牢啊,起码我来了这十一年,真没干过什么丧天良的坏事!”

    谢蛤蟆道:“能养出怨气如此可怕的恶鬼,怕不是衙门所为,这衙门以前是什么地方?得往前查。”

    杨大嘴道:“前朝时候这是县里一家大户的宅子,本朝大军与前朝在吉祥县曾经有过血战,战后县里百姓十不存一,会不会跟战争有关?”

    谢蛤蟆道:“这个得查,另外明天我们还得干一件事,挖地三尺找聚宅!”

    “什么?”

    谢蛤蟆解释道:“刚才我们碰到了恶鬼,可是这些鬼却没有攻击我们,你们知道原因吗?”

    王七麟不耐道:“什么时候了你还卖关子?直接说。”

    “恶鬼拥挤在了一起,四周有空地却不去,它们是被禁锢在一个地方了。我所料不错的话,那些倒霉和尚就是在它们被禁锢的地方超度刘大,结果放出恶鬼丢掉了性命。”

    “所以一定有什么东西能禁锢恶鬼,让它们平时不出现,也让它们出现后不能随意离开,我猜这东西是三尺聚宅!”

    “三尺聚宅你们或许不了解,但挖地三尺这句话知道吧?这话最早用于朝廷将一户人家满门抄斩!”

    “真正的大户人家会选吉地建宅,然后又在吉地找地穴所在埋上一个能庇佑家门的风水镇物,这就是三尺聚宅。”

    “只要三尺聚宅还在,那这家族就不算灭绝,所以以前朝廷要将大户人家满门抄斩,最后一步就是找到这三尺聚宅。”

    “我猜这户人家曾经在当年的血战中遭到波及,全家被斩首灭门,所以怨气沸反盈天,但聚宅护住了它们的冤魂,将它们全给收了起来,保住它们不被阴差拖走,却也不能肆意离开。”

    “只是不知道和尚们怎么会触动了这聚宅,竟然误打误撞将禁锢的冤魂全给放了出来!”

    “所以,要保住衙门,就得找到三尺聚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