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17.二牛之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清晨在客栈起床,王七麟面向朝阳,神清气爽。

    连同昨夜斩杀的恶煞,造化炉又有了两道火焰,于是他把剩下的白牛泪给练了。

    又增一牛之力!

    另外他还有五颗九草大补丹,但他暂时不准备炼丹,剩下的火焰另有他用。

    此时天色还早,他没有出门,而是服下了雪岭白牛汗丹。

    熟悉的肌肉撕裂感涌向全身,他气沉丹田面朝东方,双臂接连挥拳。

    ‘砰砰!’

    空气仿佛被打爆!

    雪岭白牛汗丹发挥效力,他的精气神旺盛的要往外溢出,左右两边的腰子里像是各藏有一头大母牛在蠢蠢欲动。

    有点牛逼!

    上次他感觉能把自家农田给犁一遍,这次他感觉能把全村的农田给犁一遍。

    太霸道了!

    精力更旺盛、力量更大,对食物的需求量就大。

    王七麟下楼吃早餐,大骨面要了五大碗,每一碗里面加了两个卤蛋。

    八喵看着黑溜溜的蛋大感兴趣,将一只粉爪爪搭在碗上叫道:“喵呜!”

    王七麟夹了一颗蛋给它:“你要吃?”

    八喵摇头。

    王七麟便塞进嘴里:“那我吃。”

    八喵又将另一只粉爪爪搭在晚上,扶着大碗站了起来:“喵呜!”

    王七麟夹了另一颗蛋给它:“你到底吃不吃?”

    八喵点点头。

    王七麟又塞进自己嘴里:“嘿嘿,不给你吃。”

    八喵一下子把碗掀了。

    王七麟眼疾手快一把拍下。

    他本意是摁住碗,可是如今力气陡增没能控制住,一巴掌上去,整个瓷碗被拍碎了:“你玩不起是不是?”

    八喵吓得立马趴下了,眉眼低垂、细声细气:“喵喵喵。”

    看他一巴掌将碗给拍碎,掌柜的赶紧说道:“大人,账免了,今天的我请、我请。”

    王七麟不悦,掏出银铢拍在桌子上:“本官不拿百姓一针一线,不受百姓一饭一蔬!”

    谢蛤蟆和徐大还没有出现,他自己扒拉着大骨面吃的开心,八喵终于混到一颗卤蛋,玩蛋玩的开心。

    然后有人走过来坐下了。

    八喵很害羞,立马叼着卤蛋钻回了他怀里。

    王七麟放下碗诧异的看向面前的少年,竟然是上次趴在客栈窗口骂他们的少年。

    他觉得这少年很不正常,别人都是畏听天监如虎,这少年三番两次招惹他们,毫无所惧。

    少年蹲在凳子上,一手抓起一双筷子一手将一碗面拖到了自己跟前,唏哩呼噜的吃了起来。

    吃的很香。

    掌柜的被他吓得胡子要翘起来,随手拎起算盘要来清算他。

    王七麟挥手,安静的看少年吃面。

    他对这少年很感兴趣。

    少年吃碗面拍下筷子说道:“这是你们欠我的!”

    说完这句话,他扬长而去。

    王七麟懵了,他没反应过来。

    莫非少年也是什么高人?

    他回忆双方见面的场景,第一次的时候少年被几个乞丐追着跑,被他救下后却向他吐唾沫;第二次的时候少年趴在客栈窗户上嘲讽听天监。

    现在他又吃了自己一碗面,还说自己欠他的……

    或许听天监对他做过什么?

    王七麟不想多问,他有预感,要是自己去询问少年,可能又得陷入一桩案子中。

    杨大嘴来找他,说一大早就去县里的多闻寺请了禅师来超度刘大,问他晚上要不要去看看。

    王七麟对衙门没有好感,不想去看,他现在只对窦大春感兴趣,问道:“有窦大人的消息吗?”

    杨大嘴摇头道:“没有,已经三四天没有消息了,上次得到他消息还是他刚到庸水县的时候,然后就再也没有信了。”

    王七麟道:“我近期也会去庸水县,应该会碰上他,到时候我会让他回来的。”

    县衙的事已经平了,他带上檀木棺材板回乡里。

    路上他问徐大和谢蛤蟆道:“你有没有什么功法的秘籍?”

    徐大说道:“我没有,我家有一本《龙吟铁布衫》。”

    王七麟一喜:“铁布衫?这是外家硬功夫啊,你能不能把你家的秘籍借给我看看?”

    徐大无奈的摇头:“我家老爷子把这本秘籍贴身藏着,除非是弄了他,否则拿不出来啊。”

    谢蛤蟆出主意:“那咱把他弄了?”

    徐大怒视他:“你行走江湖多年,没有本什么功法秘籍?谁信!”

    谢蛤蟆傲然道:“老道行走江湖靠的是一手神符,功夫什么的,只是浮云罢了。”

    “不过,”话锋一转他又说道,“据我所知,窦大人有一手横练外家硬功夫傍身,王大人这次解决了衙门的诡事,你若是找他要这功夫的秘籍,我想他不会拒绝的。”

    王七麟第一反应有些狐疑:“道长,你好像什么都知道呀?”

    谢蛤蟆长笑道:“老道行走江湖多年,自然是什么都知晓一些。”

    一甩长鞭,他纵马而去。

    晚上,王七麟将床板换成了紫檀木棺材板。

    因为有不动明王座下的慧光圣无动尊童子看守,在棺材里练临字真言效果更佳,事半功倍。

    而且这样他做梦就不会去地球了。

    一举两得。

    果然,他入睡后再度进入了大棺材中,这次他不惶恐了,猛练不动明王印和金刚萨埵心咒。

    他正练的开心呢,忽然有敲门声将他惊醒。

    他皱眉起身拉开门,谢蛤蟆身后出现了杨大嘴大汗淋漓的面容。

    “怎么了?”他的话音刚出口,杨大嘴一下子冲他跪下了:“王大人、王大人,都死了,快救命啊!都死了,全都死了,呜呜!”

    说到最后,这铁塔般的汉子哭了起来。

    王七麟抓着他肩膀将他提了起来,沉声道:“谁死了?”

    “禅师!和尚!超度刘大的都死了!”

    王七麟震惊,他看向谢蛤蟆,谢蛤蟆更惊。

    刘大已经成了阴人有一年之久,从未害过人,此次县衙给他超度是为他好,那他怎么反而害人?

    再说刘大并不算鬼,即使想害人也害不死人!

    王七麟急忙穿衣服,道:“肯定哪里出问题了,赶紧去看看。”

    快走两步他又问道:“石周山还没有回来吗?”

    杨大嘴急忙摇头。

    刚刚回到驿所不到一天,王七麟又赶回县里。

    过了子时,县里有宵禁,所以他们赶到县城的时候街道上已经没人了,城里民宅也没了灯光。

    偌大的城池,安静寂然。

    只有月光,只有夜风。

    像一头死掉的蛮荒巨兽。

    他们纵马赶在石板路上,像是奔行在巨兽吐出的长舌上。

    赶到县衙,谢蛤蟆抬头望去满脸悚然:“好重的阴气!好重的怨气!吁吁吁!王大人,很不对劲,切莫进衙!”

    王七麟抬头看,除了惨白的月光洒在屋顶上,什么也看不到。

    谢蛤蟆说道:“白牛老泪呢?你抹到眼睛上就能看到这阴气和怨气了。”

    王七麟没说话,他跳下马抓着妖刀去推衙门大门。

    杨大嘴叫道:“这门怎么会关上了?我前头出来的时候给推开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