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12.买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七麟抬头,徐大抢先一个鲤鱼打挺要跳起来。

    可惜鲤鱼身手不利索,他挺了一下没挺起来。

    这让他看起来像个胖蛆蛄蛹了一下似的。

    谢蛤蟆站起来问道:“都听见了?”

    王七麟点头:“衙门叫卖人出现了,走,去看看怎么回事!”

    徐大拦住他道:“让道长先去。”

    谢蛤蟆微微一笑,道:“碰到危机先让我去蹚浑水,你现在知道我法力高深了?”

    徐大解释道:“不是,你孤家寡人一个,无父无母没有亲人,所以你不管买什么都不怕。”

    谢蛤蟆气炸了:“无量天尊,你给老道爬!”

    王七麟道:“不要闹了,咱们一起去。不过小心,这邪祟能迷人心窍,它用的是什么法术?”

    谢蛤蟆道:“无需法术,正所谓鬼迷心窍,所有的鬼都会迷人,修为浅的迷人五官,是为鬼遮眼、鬼打墙,修为深的就能迷人的心思,那样说道就多了。”

    “卖皮帽、卖抹额、卖头巾,衣裳花裙长裤子,草鞋子长靴子,还有那大氅披风厚实袍子,统统卖啦……”

    就在三人讨论期间,叫卖声逐渐变得清晰。

    像是知道三人所在,叫卖人正逐步走来。

    王七麟不害怕,他自恃有临字真言,心有无上定力,不怕会被这邪祟给迷了心窍。

    谢蛤蟆也不怕,他行走江湖多年,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

    再说,他家人亲戚都已经死光了,随便。

    徐大害怕啊,他爹娘俱在、兄弟姐妹众多。

    不过他很是机灵,想了想后找到一个办法:他把山公幽浮给放了出来。

    山公幽浮咧嘴傻笑着出现,徐大教导它道:“待会你躲起来看好我,看到我拿起任何衣帽物品都一定要去阻止我,明白吗?”

    山公幽浮傻笑。

    明白?明白个屁!

    徐大又想了想,然后递给它一枚银铢:“我的钱就是你的钱,我的钱只能给你不能给其他人,所以谁想从我手里拿属于你的钱,你一定要去狠狠收拾它!”

    山公幽浮凶狠的点头。

    明白!

    叫卖声到了不远处后便停了下来,声音不大不小、不紧不慢的随着夜风飘荡进他们耳朵里。

    听着叫卖声,王七麟下意识的出现一个想法:去看看他都在卖什么。

    一生出这个念头,他立马反应过来,急忙手掐不动明王大手印、心里默念金刚萨埵心咒。

    随即灌进耳中的声音变得干巴起来,识海心神俱是一片清明。

    但徐大被邪祟给迷住了,主动循着声音走去。

    谢蛤蟆摇摇头,追上去拦住徐大捏开他下巴将一粒黑色弹丸塞进他口中。

    弹丸入嘴,徐大下意识就要咳嗽,谢蛤蟆说道:“闭上嘴巴,将天师剑种压在舌头下面,可别吞下去。”

    天师剑是石菖蒲,它可以感知百阴之气,又因它叶片如剑,故而俗称“蒲剑”,正所谓:“五月五日午,天师骑艾虎,手执菖蒲剑,阴邪归地府。”

    天师剑种就是石菖蒲种子,但又不是普通的种子,而是五月初五正午时分,用在道观长大的一片石菖蒲中最大的一粒种子所做成。

    本来菖蒲便有开窍启智、醒神震魂的功效,这样由一片菖蒲培养出来的天师剑种效力更强,能抵挡邪祟蛊惑人心。

    徐大含上天师剑种后便是精神一振,他低声道:“没看出来啊,道长你还有这好东西。”

    谢蛤蟆有些肉疼:“你可好好珍藏,我一共也就两枚,另外一枚我得留着应付不时之需,所以你这枚剑种一旦丢失,哼!”

    徐大打了个哈哈:“放心,不会丢不会丢。”

    三人沿着回廊走到前院,有个货郎坐在地上低着头叫卖,他的面前摆了个摊,摊子上东西真不少,从头到脚齐活了。

    三人走到跟前,货郎低着头说道:“客人,你们瞧瞧这里可有什么喜欢的?给家里人买一样吧,给媳妇买个抹额、买个襦裙,给兄弟买个袍子、买个靴子,给老爹老娘添一件棉袄、一双皮靴,价钱公道,童叟无欺。”

    地上放置着的货物没什么问题,王七麟想看货郎相貌,但月亮又被阴云挡住了,而且货郎一直低着头,他无论如何也看不清。

    王七麟想让他抬头,便率先说道:“难怪先人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里有人大半夜的还要做生意,唉。”

    他悲天悯人的叹气,又和声和气的对货郎说:“本官一心为民,好解民众之疾苦,这样,我掏钱做东,你给你的家人买一样东西吧。”

    徐大钦佩:“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大人心怀天下,真乃百姓之福!”

    货郎突然没了声音。

    很快他带着哭腔说道:“多谢客人好意,小人倒是想给自家兄长买件御寒的袍子,可惜他已经冻死,没有这般好命去接受大人好意。”

    腔调很怪异,哭腔完全是拿腔作势。

    说罢,他转身冲谢蛤蟆方向说道:“客人给家里人买样礼品吧,你且告诉与我,我给你个好选择。”

    谢蛤蟆抚须道:“老道自小父母双亡、皈依三清,如今世上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你说我该给谁买呢?”

    货郎不回答,转向徐大道:“那这位客人呢?我看你……”

    “我给我一个兄弟买个、买一套,对,我从头到脚给他买个全的。我那兄弟叫石周山,你记清楚了,石周山!”徐大不用他推销,蹲下就开始挑东西。

    结果货郎伸手摁住了他的手腕:“对不住,客人,我这里的货只卖给要为亲近人买东西的客人,你说的这人可不是你亲近人,那你不能买。”

    王七麟道:“我给亲近人买一套。”

    “给谁?”

    “给一个缠着我的姑娘,行吗?”

    货郎干巴巴的笑了起来:“自然可以,你想买什么?”

    王七麟道:“我也给它置办一身,这姑娘名叫罗飘飘,是吉祥县人士,她还有个指腹为婚的丈夫叫曾怀德,一起给它也置办一身吧……”

    他的话还没说完,货郎身形陡然抬起脸来厉声道:“客人为难我!”

    一张脸上,竟全是符文!

    王七麟不为所动,他怒视货郎诡异的面容吼道:“你已经答应给缠着我的姑娘置办一身了,举头三尺有神明,你答应的事就必须做!”

    货郎咆哮:“客人真是强人所难……”

    “可你是个人吗?”王七麟打断他的话森森问道。

    一听这话货郎陡然一甩手,铺在地上的皮具全飞了起来。

    狐皮抹额化作火红妖狐、熊皮大氅化作一头蛮横黑熊、鹿皮靴子化作暴躁公鹿、虎皮襦裙则化作吊睛猛虎!

    猛虎现身,仰头啸天!

    王七麟出刀如长虹贯日,闷热夜风被一刀劈成两截,跟着一起变成两截的还有这猛虎。

    可怜百兽之王,还没等着叫唤已经被劈了!

    徐大甩着狼牙棒猛砸迎面而来的黑熊,口中大喝:“山公来也!”

    然后他被熊罴一巴掌给拍的倒飞出去好几步。

    不远处院墙后,山公幽浮只露着半个脑袋在看戏……

    谢蛤蟆甩动长袖化作飞天蝙蝠,整个人腾空飞起。

    一只海东青凌空扑下,利爪直逼他的脑袋。

    危机迎面,谢蛤蟆却还长笑一声:“孽畜,敢尔!”

    一张符箓飞出燃烧,一只火鹤从烈焰中浴火重生!

    王七麟盯上了货郎,他一刀劈翻猛虎,抬脚踏前气血鼓荡如岩浆迸射,全身威势迎风见长,不可阻拦!

    货郎不退,抬着脸看向他。

    顿时,一枚枚黝黑的符文像利箭般飞射出来。

    太阴断魂刀,夜长梦多!

    王七麟双手握刀柄转动妖刀连绵斩出,刀刀带残影,像一道铜墙铁壁护在他身前!

    符文飞射,每一刀都精准的斩在上面,将一颗颗符文给劈成碎片。

    货郎不见起身,整个人像坐着滑雪一样倒退了出去。

    明明速度不快,可王七麟一步又一步追上去,双方距离却越来越远。

    眼看货郎要逃出前院,他甩刀飞出:“妖魔哪里走!”

    八喵接着也被飞了出去……

    货郎看到妖刀飞来轻松躲避,可没想到后面有暗器!

    还是活的暗器!

    八喵再度杀了它一个措手不及,清脆叫声中它四爪挥舞,货郎甩袖挡住了它爪子,却不防还有一条长尾反抽上来!

    一声脆响,它一条手臂顿时折断了。

    妖刀插在地上,王七麟快步追上单手握刀柄抽出来便冲货郎横劈。

    丹田内力一阵阵爆发,像一枚枚炸弹引爆,他的双腿力量无穷,仿佛化身猛兽般扑像货郎连连斩出。

    危机到头,货郎竟然选择撕开衣服!

    敌羞!

    王七麟不管不顾,一刀不中又是一刀,脚步幻化如风,逼近货郎左手捏不动明王印右手甩出妖刀。

    但见他全身筋膜、肌肉层层震荡,力量源源不断涌入他手臂,汇聚一牛之力后他长臂带动长刀,像苍龙出洞,随意一刀却有开天辟地之威!

    千军辟易!

    货郎衣服撕开,更多符文飞了出来。

    王七麟不管不顾,横扫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