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07.飞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得知自己花费大价钱买来的紫檀木床板却是棺材板,并险些害死儿子,穆小娘瘫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哪里知道这是棺材板?我听官学里的先生说,睡紫檀木能醒脑壮气、安神助眠,于是从好几年前就一直留意着,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块紫檀木啊!”

    谢蛤蟆安慰她道:“紫檀木确实有这些奇效,可是它也能镇邪消怨,所以往往用来做棺材关押邪祟,以后碰到紫檀木的玩意儿得小心,材料指不定哪里来的。”

    徐大咋舌道:“这次是谁大手笔,竟然用棺材板做了个床板?这可不便宜吧?”

    王七麟觉得古怪:“不错,紫檀木床板何等昂贵,你怎么买的起?”

    穆小娘抽抽噎噎的说道:“当年我出嫁的时候,我奶奶曾经给我一副很好的玉镯。前两年日子难过,我本想典当它,结果找典当铺的何先生看过后却又碰到我夫君一个有了前程的学生。”

    “学生得知我家里困难,送来二十银铢,缓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于是便没舍得去典当玉镯。”

    “何先生却看中了我的镯子,心心念念想买,我一直没有卖给他。前些日子他得知我想要一块紫檀木板,于是就拿给我这块床板,用它换了我的镯子。”

    王七麟道:“何先生?哪个何先生?”

    “和为贵典当铺的掌柜,何金宝何先生。”

    王七麟道:“走。”

    事关逃走的僵尸,他们必须得争分夺秒!

    和为贵典当铺也在城西,说来也巧,昨天王七麟打听周仲生消息的时候去找过老板,结果老板草草应和了两句把他给赶走了。

    所以这下子王七麟来劲了。

    打击报复这种事很不道德、很不光彩,但老爽了。

    正所谓打击报复一时爽,一直报复一直爽。

    踏着月色,三人直接找到和为贵典当铺,然后徐大就要抬脚。

    王七麟拦住他道:“我们是听天监不是拆迁队,要礼貌执法、文明执法、和谐执法!”

    “那我敲门?”

    “踹,轻点。”

    当铺里面一天到晚都有人,掌柜的和护院吃住都在里面。

    徐大踹开门,护院的持刀杀了出来,然后看清三人打扮后又扔下刀钻了回去。

    何金宝被带了出来,王七麟将紫檀板往他面前一摆,他就把事情老老实实交代了。

    紫檀板是一个叫烂鼻子老四的酒鬼当给他的,当了半年没赎回成了死当,于是被他拿去跟穆小娘换了玉镯。

    王七麟帮穆小娘要回了玉镯,他不想再管下去了,便让徐大扛着木板带着何金宝去找石周山。

    结果石周山不在,只有董季虎看家,据说小水乡出现了一只水大虫,石周山亲自带队对付那水大虫去了。

    这样事关紧急,王七麟还得管,不过烂鼻子老四没在家,他晚上出去喝大酒,早上喝到烂醉才回来。

    于是三人在早上堵他,等烂鼻子老四回来,徐大上去拖死狗一样拖走,直接将脑袋塞进了冷水桶里。

    满身酒气的老四一下子扑楞着挣扎,徐大不为所动,等他都要挣扎不动了才将他甩了出来。

    老四二话不说跪在地上就开始哭嚎:“大爷、大爷,我哪里得罪你们了?”

    徐大说道:“去抠嗓子,吐干净了再过来说话。”

    老四颤巍巍的抬起头看向他们,看到他们的衣着打扮和立在地上的紫檀木板后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徐大将狼牙棒扔在他面前:“你自己抠还是我用我的大棒子给你抠?”

    老四慌张的跑去墙角吐了起来。

    吐完之后他清醒许多,用不着王七麟询问,他一五一十交代了:

    “这板子是我偷的,在我义兄家里偷的……”

    “带路。”王七麟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

    说话越少越能装比,这是他不久前梦境里去地球刚学的。

    跟一个叫燕双鹰的学的。

    老四的义兄不在县里,他们出了县城闷头往西走,眼看要进入丘陵地带。

    徐大不耐了:“你到底醒了没有?这带的什么路?”

    老四急忙赔笑:“醒了,大人我醒了,这路没错,前几天刚有个少年找我带路去过我义兄家里,没错。”

    王七麟心里一动:“什么样的少年?”

    他有不好的预感。

    老四说道:“就是普通少年。”

    他把少年的情况描述了一遍,还真就是个普通少年。

    老四的义兄叫梁柳树,是个生活在山丘之中的山户。

    所谓山户就是住在山岭地区的人,靠山吃山,平时猎些兔子、燕雀、在山里采些草药,春天挖野菜、夏天捉鱼、秋季捡野果、冬季烧炭,活的很辛苦。

    他们出城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在一片杂树之间看到了个小屋:“那就是我义兄的家。”

    小屋在个土丘子的中间,有一条简陋台阶路通上去,王七麟沿着台阶路往上走,头顶出现一个阴影。

    一个青年恰好走了出来,他头戴桶高檐短的东坡巾,身穿淡青色的宽博长衫,山风吹过,长袖飘飘,很是高雅。

    王七麟抬头看去,青年低头看他,两人打了个照面。

    青年相貌很是英挺,剑眉入鬓、鼻若悬胆,双眼中像是藏着清泉,目光幽深而清澈。

    但他皮肤不对劲,跟身上衣衫一样,发青。

    他的表情也不对劲,没有表情。

    谢蛤蟆的声音顿时在他身后响起:“僵尸!”

    王七麟甩手将刀鞘飞出,人随刀走,身化飞龙!

    以下击上,挥刀撩斩!

    见此谢蛤蟆大急:“莽了莽了!这是飞僵啊,咱赶紧跑路才是正经!”

    但王七麟的速度不可谓不快,手中妖刀不可谓不快,已经杀到僵尸跟前。

    僵尸浑然不惧,抬脚冲他跺了下来。

    面无表情,轻轻抬腿,像是踩蚂蚁!

    王七麟丹田内力涌动,皮肤筋膜之下肌肉绷起,力量澎湃迸发!

    “来得好!”

    妖刀带着一往无前之势劈上了僵尸踏下来的脚,只听‘嗤’的一声响,他的靴子化作碎块飞了出去。

    僵尸腾身跳起,一个鱼跃翻身往后退去。

    王七麟只感觉一股大力由妖刀传到他双臂又压向他全身,逼得他连连后退两步。

    仅仅一个照面,双方便大约知道了彼此深浅。

    生平劲敌!

    仰攻不利于刀客发挥,王七麟运力于双腿踩住一块石阶,借着反震力强硬的往上冲。

    石阶用山里开采的碎石拼凑而成,内力践踏,碎石爆裂。

    僵尸翻身倒退回到了屋门口,他没有上前来继续攻击,而是低头看向脚。

    看着破碎的靴子,他慢慢抬起头来,青色的俊脸依然没有表情,但眉皱眼瞪。

    火气上来了。

    王七麟冲上平地,体内气血震荡、手上掐不动明王大手印,单手持刀一步向前重重劈出。

    刀尖嗖的射出一道寒芒!

    他的速度快,僵尸更快,他身躯一晃便消失在他面前,接着身后响起破风声。

    王七麟中途换刀,转身回马一斩!

    ‘锵!’

    一声脆响,如宝刀神剑相撞!

    火星迸溅,火树银花。

    僵尸双手张开竟然挡住了妖刀刀刃,他一手架住刀刃一手劈头砸向王七麟,来势汹汹。

    王七麟更是不惧,内心佛家法咒运转如潮,他左手迅速捏十四根本印之剑印,针锋相对与僵尸来了个硬碰硬!

    又是一声巨响,一人一僵尸纷纷后退。

    剧痛从拳锋传向内心,王七麟心里震惊!

    这僵尸可怕,如果不是他机缘巧合得到了一牛之力,那他如今恐怕已经被僵尸的怪力给打退好几次了!

    但他如今内力大增、力量大增,试探之后他拿出看家本事一手掐不动明王印一手持刀猛斩僵尸。

    双方交锋杀的难解难分,八喵猛的窜出来挥爪扫在他身上。

    衣衫破碎,僵尸像是被大鼓撞了一下般猛的往后倒飞。

    有八喵助阵,王七麟越战越勇,势不可挡。

    徐大放出了山公幽浮,谢蛤蟆挥手放出符箓。

    僵尸顿时陷入重重包围,而且已经落入太阴断魂刀的套路中。

    王七麟有信心拿下他,就在他准备施展杀手锏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从门里飞奔而来,一下子闯进了他的刀阵!

    电光石火,他看到跑出来的是个姑娘。

    泪水盈盈的姑娘!

    妖刀连绵不绝的斩出,一刀快过一刀,此时他已经控制不住刀势了,这姑娘简直是冲他刀扑来的,眼看就要一刀断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