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05.入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好几天来,这是穆太航休息的最好的一次。

    尽管他是被打晕的,但后面他的身体状态从晕眩转入了睡眠。

    所以什么认床不认床,这都是一拳头就能解决的事。

    昨晚一切正常。

    谢蛤蟆才是真正守了一夜,老爷子年纪不小了,这怪不容易的。

    这一夜白白浪费了精力,压根没有魇的踪影。

    早饭吃的是小馄饨配榨菜丝,白白胖胖小团子泡在鸡汁汤里,撒了青菜和几滴香油,赏心悦目。

    徐大夹了一根榨菜丝逗八喵:“来,今天咱不吃好的不吃贵的,一起吃个嘎嘣脆的。”

    八喵坚定的用小jio推开,徐大还想逗它,它拿出大招一翘腿表示要撒尿。

    徐大服了。

    别恶心,他比不过一只猫。

    穆小娘小心翼翼的说道:“王大人,我儿子这些天真的遇到了那些古怪的事,一个好觉都没睡不了。”

    王七麟道:“不必解释,我相信你们的话,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徐大道:“是不是咱老爷们太多,阳气太旺,不管是鬼是妖它们不敢来?”

    谢蛤蟆摇头道:“不应该,肯定哪里不对。”

    王七麟道:“再等一天,今晚让小郎君回他房间睡。”

    穆太航犹犹豫豫的说道:“大人,我在我卧房吓得睡不着。”

    徐大安慰他道:“别怕,你不用入睡,我会打晕你。”

    看看他那砂钵一样大的拳头,小秀才热泪盈眶。

    我会不会被打傻了?

    白天时候没事,徐大又去找窦大春,然后还是没找到。

    他回来说道:“这次我仔细打听了一下,窦大春手下一个伙计说,他去外县找周仲生的消息去了。”

    王七麟沉默不语。

    窦大春如果真去找周仲生的消息,那肯定是为自己去找的,而他不是白白去找,是想让自己欠他一份人情,帮他摆平衙门的事,这样问题就来了:

    衙门到底遇到什么事了?

    吉祥县有大印坐镇,遇到诡事上报听天监就是,大印解决不了可以往上去找铁尉,层层上报即可。

    衙门是朝廷管辖,不管遇到多大的事,朝廷还能不管本地衙门死活?

    所以窦大春的操作让王七麟一头雾水。

    这老哥像是认定他了,非得想让他去帮忙,可如果衙门的诡事连大印都解决不了,他一个小印怎么能解决的了?

    他忍不住想到了当初将军府的诡事,当初黄化极坚持找他是心里有鬼,不敢惊动听天监的高手,担心被人看出猫腻。那窦大春坚持找他是什么原因?

    想了一个白天他也没想清楚,天色又黑了。

    穆太航连续几天没有休息好,昨晚上那一觉无法恢复他的精力,于是入夜后他开始打盹。

    王七麟让他回了房间,并让穆小娘和谢蛤蟆陪同,这样穆太航才鼓起勇气回到床上。

    他很快睡着了。

    穆小娘按照他的吩咐悄然走出,王七麟和徐大进了房间。

    温润如玉的少年郎在床上酣睡。

    三个男人瞪大眼睛看着他。

    八喵坐在窗台上疑惑的摇摆长尾巴,夜风吹来屁股凉,它想了想小心的将尾巴夹了起来。

    屋子里点燃两根蜡烛和两个油灯,不说灯火通明但也还算亮堂。

    王七麟盘腿坐在地上,妖刀横在双膝。

    长刀半出鞘。

    月光透过窗子照在刀刃上。

    很冷。

    不多会,徐大低声道:“七爷,过来看。”

    穆太航气息悠长,明显陷入沉睡。

    但逐渐的他喘息开始剧烈,他的眼皮抖动起来。

    谢蛤蟆掐了个法诀晃了晃手中的符箓,随即疑惑的摇头:“没有妖气啊。”

    王七麟正要念金刚萨埵心咒试试能不能稳定穆太航的情绪,这时候一直坐在窗台上的八喵爬到他肩膀上用爪子轻轻挠了挠他的耳垂。

    “乖崽自己去玩哈。”他扭头去安抚八喵,却看见八喵抬头仰着毛茸茸的八喵脸在看屋顶。

    福灵心至,他也急忙看向屋顶。

    屋顶黑漆漆、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但他知道八喵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东西,于是他更加仔细的看屋顶。

    终于,他看到了——

    屋顶有个地方忽然闪了一下。

    闪烁的这一下速度很快,如果他不是聚精会神盯着屋顶绝不会发现这个小异常。

    但小小的变动后屋顶又恢复黑漆漆的平静。

    他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然后他盯着看的那地方又闪了一下。

    就那么一瞬间王七麟反应过来了:草,什么闪烁,这是有人眨眼!这是眼皮在张合!

    突兀的想明白后,他浑身‘唰’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有人趴在屋顶偷偷窥视他们!

    不知道这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干的!

    有可能昨晚他和徐大睡觉的时候,人家就在屋顶这么偷看了他们一晚上!

    甚至可能并不是人在窥视……

    心念急转,王七麟反应过来后下意识的就变了表情,他默念金刚萨埵心咒努力平息脸上表情,说道:“你们先看着,我出去撒泡尿。”

    徐大:“懒驴上磨屎尿多。”

    王七麟握刀往外走,但走到门口他偷偷往屋顶瞄了一眼后一下子颓了。

    那眼睛不见了!

    他快步跳上墙头往屋顶一看,上面没有人。

    刚才的一切像是幻象。

    但他知道这不是幻象,因为他在屋顶上找到了那个小孔。

    这时候穆太航突然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要尖叫。

    谢蛤蟆一张符贴在他额头上,他愣愣的喘气了粗气,但情绪很快平静下来:“我又进入那个黑屋子里了,大人,我又回去了!救命,你们救救我!这次那个屋子、屋子、屋子大门被拉开了,有什么往里看!”

    “我有预感,他不耐烦了!以前他等在外面,这次他像是要进来,要进来找我!请你们相信我,我没有……”

    王七麟道:“我们相信你,别怕,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这样,你先出去,去找你娘。”

    等穆太航离开,谢蛤蟆问道:“怎么回事?”

    王七麟道:“我安慰他的。”

    徐大翻白眼。

    王七麟道:“不过我确实有发现,问题可能不在穆太航或者房间上,而是在床上。我们昨晚没有上床去睡觉,所以一切正常。”

    徐大说道:“若是这样那简单了,把这床劈了烧火不就行了?”

    王七麟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这样,我现在上床睡觉试试,你们注意着屋顶,看看那个小孔里有没有眼睛来窥视。”

    徐大左手转死玉扳指、右手抡狼牙棒,面带狞笑:“它要是敢来,嘿嘿,管它是人是鬼是妖怪,大爷一定给它松松骨!”

    王七麟躺上床。

    闭上眼睛再度默念金刚萨埵心咒助眠。

    困意像远处涌来的潮水。

    逐渐将他淹没。

    然后不知多久,他蓦然醒来!

    眼睛睁开,一片漆黑。

    没有烛光,没有油灯,没有一点光亮。

    没有风声,没有呼吸声,没有一点声音。

    他被寂静的黑暗吞噬了。

    一种古怪的感觉出现在他心里:孤独,寂寞,清冷……

    就像穆太航说的那样,这里只有自己。

    王七麟下意识想要握刀,接着心里咯噔一下:

    他动弹不得。

    而且妖刀不在身边!

    这是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