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02.周氏旧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人再次来到吉祥县。

    徐大去衙门找窦大春,王七麟带着谢蛤蟆去找周仲生故居。

    吉祥县以环城道路分为内外两城,内城东方是庙宇,西方是学社,南方是官员富豪的居民区,北边则是市场、店铺。

    根据杜操所介绍,周仲生家住在城西学社一带,到了之后很容易就能打听到。

    时间充裕,王七麟决定先去不知晚斋看看。

    这座雅致小楼曾经学子络绎不绝,如今门可罗雀。

    大门上贴着两张封条,张全给盗墓贼销赃可是重罪,他自己被革去功名打入大牢、妻女被送去教坊司,店里的伙计跟着倒霉,也被关进牢狱等候判决。

    西城的商家清楚内情,虽然他们知道张全是罪有应得,平时提起来也鄙夷唾骂,有些还会因为死了个同行而偷乐。

    可是兔死狐悲、同仇敌忾,他们很不爽操作了这一切的听天监,所以当王七麟去打听关于周仲生消息的时候,他们吱吱呜呜、推三阻四。

    王七麟问了四五家书社,一无所获。

    这把他气得够呛。

    在秦晋劫这事上,听天监上下欺瞒他,在周仲生这事上,各家店铺又欺瞒他。

    他忍不住怀疑,难道徐大说的对,他五行缺坑所以老有人坑他?

    还好西城并非只有书社和店铺还有许多人家,他和谢蛤蟆找百姓问了问,算是打听到了周仲生的消息。

    周仲生一个屡试不中的书生能住在西城是有原因的,他所在的周家是吉祥县的大家族,虽然比不上窦大春所在的窦家,但也不遑多让,周家世代都是读书人,书香门第。

    打听到这消息后他准备去周家,这时候一个身穿对襟褙子的妇女急匆匆而来,问他道:“这位可是听天监的大人?”

    “在下王七麟,忝为听天监小印。”王七麟很客气的对妇女抱拳,同时打量她的着装。

    褙子这衣服有讲究,若是对襟大袖那一般是贵妇穿的,对襟小袖才是普通妇女的便服。

    找来的妇女穿的是对襟小袖褙子,不过上面绣着春蝶戏花的图像,应该不是出自普通人家。

    听了王七麟介绍,妇女微微一笑,道:“王大人应该也是读过书的?我听您在打听周家三房的二公子,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伯仲叔季,周仲生上面必然还有个周伯生。

    王七麟说道:“我听说十多年前这周仲生家里曾经发生过不测,当时这起案件记录的有些潦草,我有些疑惑想上门来打听一下,看看还能不能打听到消息。”

    妇女道:“这事情过去许多年了,怕是没有多少人还记得周家二公子家的惨事。恰好我当时在周家做事,所以知晓颇多,王大人若是想要了解什么,那问我好了。”

    在商户们面前吃了太多闭门羹、碰了太多软钉子,这会忽然有人主动且热情的来招待他,把王七麟弄的有点受宠若惊。

    他想先去周仲生家里看看,问道:“周仲生的房子还在吗?我的意思是,是不是卖给他人了?”

    妇女低声道:“谁敢买?连左邻右舍的房子都没人敢碰。”

    “那还请夫人带我去看看。”

    “大人这边请,不用叫我什么夫人,叫我穆小娘就行。”

    路上谢蛤蟆给他使了个眼色,拉开和穆小娘的距离后他说道:“天上不会掉灵丹,小心有诈。”

    穆小娘将他们领到了一座普通宅子前面,她在路上介绍过了,周家家大业大,但周仲生不是嫡出的子孙,他出自不受重视的三房,只有靠读书才能进入周家权力核心,所以上学时候很用功。

    “奈何,他不受文曲星老爷的青睐,考了十几年连个秀才也考不上,最后没办法,为了搏一份前程只好去听天监当差,结果这下子可好,老爹老娘、媳妇孩子,一家七口人除了他全死了!”

    “死的很古怪也很惨!不管大小都是肚皮没破可肚子空了,五脏六腑不知道哪里去了!”

    王七麟听着穆小娘的介绍看向周仲生家的宅子,这是一座老屋,青砖残破,黑漆大门斑驳,铁门环锈迹腐蚀,院墙摇摇欲坠,墙头门楼上长着野草。

    十多年没有人气,宅子看起来死气沉沉。

    有些墓地都要比这宅子更有活力,毕竟那还有盗墓的光顾。

    谢蛤蟆上去推开门,今天夏日的阳光颇为炽烈,可是照进院子后只见雪亮不见火辣,像是假阳光。

    也像是……

    有什么东西吸走了太阳的热。

    院子里的野草有人膝盖那么高,随着门嘎吱嘎吱的打开却没有鸟雀野兔野鼠之类被惊动,很不正常。

    两人走进院子,内屋门口顿时打起了小旋风,一团团乱草在风中胡乱摇曳。

    屋子的窗棱纸烂光了,有几个黑影在屋子里一闪而逝。

    见此王七麟立马追赶:“道长,堵它们!有鬼,有可能是周家人的鬼魂,一个不能放走!”

    他拽出八喵先当暗器扔了进去。

    谢蛤蟆摇头道:“孤魂野鬼而已,大人,留下它们没用。”

    王七麟踢开屋门冲进去,孤魂野鬼已经被吓跑了。

    他含上冰台珠,珠子清凉,屋内有些阴气,但很轻淡,就是躲在屋里的孤魂野鬼留下的。

    屋子里面阴气森森、灰尘遍布,看起来让人心底打哆嗦,但其实没什么东西。

    王七麟希望里面有个厉鬼,好拿来祭刀。

    拥有一牛之力后他一直没能施展一番身手,这让他很郁闷。

    在各间屋子里转过一圈没有发现,王七麟很失望:“白来了,什么也没发现。。”

    谢蛤蟆道:“没有白来,咱们不是发现了孤魂野鬼吗?”

    “发现它们干屁?”

    “发现它们的用途大着了,它们的到来代表一件事,当初杀了周仲生家人的不是秦晋劫厉鬼。若是秦晋劫在这屋子里肆虐过,那肯定会留下自己所属的阴气,对鬼魂来说这是一种地盘标记,孤魂野鬼绝不敢来!”

    王七麟吃惊:“还有这种说道?”

    谢蛤蟆点头:“无需置疑。”

    他们出去后想找邻居再打听一下情况,结果两边邻居已经搬迁,屋子全空出来了。

    如穆小娘所说,空屋子没人买。

    王七麟问穆小娘道:“你知道周仲生去哪里了吗?”

    穆小娘摇头道:“不知道,好些大人来打听过,我听周家人说他好像出家了,也有周家人说他失踪了,周家派人去找过他,结果这些人也失踪了,后面周家只能当他死在外面了。”

    她说完后看王七麟关门要走,便拦住他嗫嚅道:“大人,奴家有件事想请您帮忙,您能帮帮奴家吗?”

    她怕王七麟不答应,又急忙补充道:“不是普通帮忙,是救奴家的命、救奴家儿子的命。”

    王七麟看向谢蛤蟆,果然是老江湖,还真让他说准了。

    谢蛤蟆问道:“怎么帮忙?”

    穆小娘无奈的说道:“奴家家里碰上一件诡事,还请大人们能去主持公道。”

    王七麟道:“那你说吧,听天监专管诡事,这不是帮忙,这是我的责任。”

    穆小娘闻言大喜:“大人真是好官,您随我来,请去我家喝杯茶,容我将这件事慢慢告知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