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18章 死战 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二十五章死战十一

    王越的力量有多大?这个问题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几十倍甚至于上百倍于常人的体力一旦爆发开来,那种场面事实上也根本不是任何正常人所能想象到的.

    就如同现在一样,任凭都丹增上师怎么去想,也万万没有想到,王越的这一下伏虎架运劲儿,横江势发力居然能打出远比之前更加猛烈到几乎连他都无法想象的力道来.

    以至于,在这一瞬间,他整个人的思维都彻底乱了套,竟是再也无法保持住原本已经近乎于非人的冷静.差点以为,对面的这个年轻人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是借助了什么外力加身!

    脚下的地面仿佛变成了稀烂的沼泽,半尺厚的大青石在他的脚下,一踩就是个大洞,直至没膝.四周的泥土翻涌着向四面八方极快的漫延着,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股股黑色的泉水.丹增上师的两眼圆睁怒视,可眼前却早已是一片金星乱窜,任他是如何的钢筋铁骨,在这一刻都也被王越这一拳打的眼冒金星.

    而且,犹有甚者,他的脖子居然都被王越一把抓的皮开肉绽!一时间,血如泉涌,好似刀割,透过裂开的皮肉依稀都能看到里面的气管和骨头了.

    本来就是想,攻敌之必救,近身一个金刚拳印,逼得对手不得不放开自己的脖子,却不想这一下,王越的手虽然是离了他的脖子,但也在最后一刻,一把破开了他的防御,指尖入肉再向后猛地一扯,那简直就是生撕一样.

    要不是丹增上师此时的状态大增,一身瑜伽炼体,几近不坏,只这一把下去,他的整个脖子就能被王越彻底撕开,到时候甭管什么皮肉,颈骨,还是气管,血管,肯定都要全部抓的稀烂.

    老喇嘛的瑜伽术虽然练得好,可除非是真的练到了金身一体,内外不分的境界,不然破开防御,里面的气管和血管其实也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相对来说还是十分脆弱的.

    不过,好在王越这一把抓下来之后,也是强弩之末,一样是要在挡了丹增上师这一记金刚拳印后,身不由己的后退,一时间倒也没有机会再抢攻了.借此时机,这老喇嘛整个人顺势向后猛的跳跃,啪啪两下,人似星丸弹射,转眼间人就躲出去了十几步外。

    只是这么一来,他两条腿上的裤子就早已经变得破烂不堪,一双脚更是连鞋子都踩得稀烂,露出了一双黄焦焦的大脚来。

    而且,就算如此,他也没有完全停住,而是一转身,人似风摆荷叶,远在十几米外又来了个急行转向,将自己和王越之间的距离彻底拉开后,这才有时间放心喘息。

    实际上,丹增上师这么做也的确是没办法了。刚才两人这一记硬拼下来,王越所爆发出来的力道,不但更胜从前,而且是又一次令他的计划失算了,以至于不但整个人被震得连连后退,五内如焚,而且这一下还是真正意义的破开了他的瑜伽护体。如果不是他此时施展了秘术,借助自己的信仰增强体力,使得自身的实力暂时暴涨,只怕这一下,双方就已经分出了胜负和生死。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也被王越震得险些当场心灵失守,慌乱之间,只能依着自己的本能后退。尽可能的远离面前的王越。

    同时,一面后退,他也不忘发功活动周身血脉,调息内腑。并开始调动颈部的筋肉封闭周围的血管,止血疗伤。

    而这一切,也只发生在双方一触即分的这一瞬间。丹增上师的精神虽然已经无法再保持如同之前的那种极致的冷静,但毕竟是和人交手的经验无比丰富,竟是只凭着自己的本能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自己的状态迅速缓和。

    不论身心,都在恢复!

    “哈哈哈,好一个老喇嘛。真是够劲儿……!”

    就在丹增上师急速后退的同时,王越其实也在退。而且同样的一步一个深深的脚印,将身下半尺多厚的青石板踩的有如烂泥一样,但他的这种后退却不像老喇嘛一样,是不得不退,不敢不退,而只是要借着这股后退的势子,将身上的力尽数卸入脚下而已。

    所以,他在后退的时候,整个人甚至比丹增上师陷的还深,一脚下去,几乎矮了小半截。由此也可见,刚才那一下,丹增上师给他带来的压力,到底是有多么的巨大了。

    这一下硬拼之后,给王越自己的感觉,应该已经是超过了当初他和那个疑似阿道夫的小个子男人的那一场。丹增上师绝对是自他出道以来,碰到的第一个能让他倾尽全力,还打的如此势均力敌的人……。

    甚至在,这种状态下的老喇嘛,即便是正面对上苏明秋的“云手”,十有八九都不会落在下风!!

    实在是太猛了!从一开始双方互相试探到现在,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对上此时的王越,几乎就没有落到过绝对的下风,就算后退了,肯定也会立刻反击回来。一身的无上瑜伽大手印功夫,不论是真言震慑,还是实战,全都让王越眼界大开。比他之前遇到的任何对手都要难缠的多。

    如果不是对方的年纪摆在那,势必无法久战,只怕王越自己都没有此战必胜的信心了!

    “可惜,你的年纪实在是太大了。只要一鼓作气压不住我,打不死我,那就只能轮到我来打死你了。”一口气向后连退了五步之后,王越终于稳住身形。

    眼见着丹增上师一路飞退,末了又是一个转向,将与自己的距离彻底拉开,王越的笑声也越来越盛。下一刻,他一步跳出地面,漫天尘土如被飓风席卷,随着他的身子往前一动,呼!的一声,空气仿佛火药般炸裂了开来。

    别看双方之间现在的距离已经有十多米,但王越这一跳出来,真就好像是猛虎插上了翅膀,又像是天马行空一样。只朝前一个箭步飞扑,他的人便已经到了丹增上师面前。二话不说,人往下落,抬手就是一记混元捶,碎颅击顶。

    与此同时,他的另外一只手,也蓄势待发,只等双脚一落地,便又是一记混元捶连发崩打,步步紧逼。

    而首当其冲之下,刚刚稳住身形,有所缓和的丹增上师,此时根本也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反应。因此面对于此,他只能长吸一口气,一样的纵身发力,和王越迎面顶了上去。

    “这人的爆发力怎么可能这么强?而且是一次比一次强!就好像不是人类一样。只可惜,我的体力无法维持长久,不然一定要和他拼个高低上下不可……。”

    丹增上师人虽老迈,但一副心思却壮怀激烈,碰到王越这样的对手,居然也还是雄心不减当年,有意要和他一路拼到底。可惜的是,他现在的状况却已经不允许他这么做了。

    尤其是经过了刚才那一次硬拼之后,他整个人的精神受到震荡,已经不复之前的那种高高在上,超然物外一般的冷肃。这时一见到王越,居然连气都没有喘上一口,立刻就起身来攻,当下心里不由就是一颤,无形中自是惧意已生。

    “也罢!真要事不可为,我也不必非要分出生死不可。反正之前我已经和王爷说的明白了,此战之后,我与他赤红龙旗之间的缘分便算是断了。……我实在已经是尽力了……。”

    丹增上师头一次在心里生出这样一种退缩的念头,虽然只是这么一想,但接下来对他的应对却已然生出了许多不可知也是不可测的微妙变化。至少,在这一刹那,老喇嘛再出手时,他就已经不愿意和王越硬拼了。

    人还是那个人,同样的还是往前一扑,可他的手却已经再次化刚为柔,用上了之前缠绕卸力,以柔克刚的打法。双手一前一后,斜划正绕,将王越兜头劈下来的那一记混元捶,分而化之。

    “又来这招?”

    一捶落下来,双方才一碰触,王越就只觉得自己的手如同落在了一张巨大的网兜里,无数道细如蛛丝般的力道,一层又一层的翻裹上来,绵绵不断,一时间竟是就这么样便把他手上爆发的力量一点点的卸掉,分化,并转移到了空处。当下立刻就知道,对面这老喇嘛又是故技重施,用上了之前的那种缠法。

    当时,丹增上师这一手刚一施展出来,可是缠的他恼火之极。

    而显然也正因为如此,丹增上师这时候才也会以这种打法来应对他的追击。

    虽然现在丹增上师的体力在全力爆发秘法之后,已经有了不输于王越的程度,但是在面对着王越越来越凶狠的打法,以及近乎于无解的强横力量时,他却已经不敢再向从前一样正面硬撼,以攻对攻了。因为这样打下去,几乎就等于是拿自己的潜力来和对方对耗,不管怎么说都不是什么长久之计。

    秘法毕竟只是秘法,就算能大幅度的提高一个人的战斗力,那也绝对是有着极其严重的后遗症的。而且,持续的时间越长,消耗的自然越大。一旦超过了某种限度,那就会损伤根本,想要恢复都不可能。

    所以,他这时候干脆就故技重施,打算以缠法先规避王越的锋芒,避其锐气,等对方这一口气抢攻一过,立刻抽身便走。因为再这么打下去,估计连老喇嘛自己都对自己没有信心了。什么武道不敌神通,碰到王越这种人,全都白废。

    但是,世上的事情从来都是不如意者十之八九的,不管丹增上师打的算盘是多么如意,可现实却给他上了一节无比生动的课。

    他倒是一直在等着王越的这次进攻告一段落,双手缠绕,交替如丝线纠缠,但同样的一种打法在面对王越的时候显然也不是每一次都会那么有效果的。在接连几拳轰击都被丹增上师成功卸力,转移之后,王越的拳劲儿非但没有因此而逐渐衰弱,反倒是越打越强,招招凌厉。

    生似这个人根本不用换气一样,只一口气吞入腹中,整个人就仿佛是打了超高剂量的兴奋剂一样,不但步步紧逼,而且更是力道勃发,恍如潮水一般,一浪接着一浪,一浪高过一浪。不管丹增上师如何的缠绕牵引,手法玄妙,在接连化解了王越十几拳连轰过后,他也已经开始感到事情不妙,开始应付的越来越吃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