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17章 死战 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二十四章死战十

    丹增上师的这一手置之死地而后生,一记真言吐息喷气如箭,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居然都被王越给挡住了!这样的一种结果,甚至连他自己都有点儿不可置信了。

    王越的实战能力虽然厉害的可怕,但他到底年纪轻轻,不可能在拳法武功上浸淫太深,火候当然也比不过他这种已经修行了一辈子的老家伙,如果不是因为他的体力强悍,爆发力惊天动地,外加元神先天强大,丹增上师想要杀他,其实也并不算太难。

    但是,如果就是如果,实际上就是面前这个年轻人,一次又一次的打破了他的原本的看法,令他开始一次次的不得不刷新自己对对手的评估。以至于到了现在,甚至连自己的这一口吐息,都失败的莫名其妙。

    不过,就也在丹增上师心里都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时候,在他对面的王越心里也是长出了一口大气,同时火气上涌,一把就紧跟着把手再次扣了下去。

    “我就不信你还能挡得住我这一下!管你什么无上瑜伽大手印,还是金身不坏,我全给你一把抓烂了了事!”王越虽然对密教的瑜伽练法少有了解,也不清楚这世界佛门金身的根本,但他本身也是个身体强横的,上学苏明秋这位当世的武学大家,自然也是知道,不管什么功夫练得多高明,只要还是人,那就不可能真的不坏。

    就好像他自己一样,任凭身体素质是如何的强横,体内还有剑器青莲这样的神物不断对他进行改变,但现在也不过就是能够无视一些普通的枪械子弹罢了,碰到那种使用特殊子弹的重型狙击步枪,想挡也没那个命。

    同样的道理,丹增上师不管他瑜伽练得火候有多深,甚至在施展秘法之后,借助外力,都使得身体有了几分金身的味道,但底子还是那个底子,王越也绝不相信,对方能真的用脖子这种位置挡住他一次又一次的杀招。

    尤其是现在,刚挨了丹增上师一记气箭,心头恼怒的他再出手发力时,根本没有半点犹豫,修长的五指才四下往里一合,他从指尖处弹出来的五片指甲,便已经仿佛一把把的小刀子一样深深的切进了老喇嘛的皮肉中。

    虽然已经恢复了原来的体形,但王越一发力,手臂自肘部向下瞬间统统充血膨胀,不但小臂上肌肉坟起,一条条血管和大筋蛛网似凸出在皮肤表面,而且就连手指头都变得又长又大,一把抓下来,几乎就把丹增上师的整个脖子全都掐在里面。

    不过,为了挡住他发力,这个老喇嘛显然也是豁出去了,脖子是一鼓再鼓,粗壮的仿佛胀气的蛤蟆。王越这一把合拢,五指如刀切下的时候,虽然指尖已经深深的而陷入到了他的皮肉深处,可却偏偏连他的皮肤都没有割破一丝一线。

    哪怕是他的指甲,又薄又快,宛如匕首刀锋,抓在丹增上师脖子上,也只感觉对方的皮肤简直又韧又滑,就像是在上面涂满了厚厚的润滑油,压迫的力量越大,就越发的滑不留手。

    同时,丹增上师的脖子也在不断的扭动,颈骨连同脊椎,一扭一扭的活脱脱就像是在手里抓住了一条巨大的蟒蛇,挣扎的力量之大就连王越都感到一阵阵的吃惊。

    王越的拳法武功原本就是进步神速,一日千里,尤其是在得到了苏明秋的倾囊相授之后,此时已经开始了体内的换血洗髓,体力和爆发力可谓一日强过一日。这时再次发力之下,怒从心头起,这力量的爆发之猛烈便已是连他自己实际上都有些控制不住了。

    而以他的身体,一旦彻底爆发出所有的潜力,就算是以丹增上师如今的体力,还能仗着秘法的爆发在一时间支撑的住,但双方只是这么一较力,才一接触,这老喇嘛顿时就在下一刻打消了他原本所有的想法。

    一瞬间,他的脖子鼓胀,脸皮发红,额头和颈部的青筋转眼就迸出了一指头高,王越的这一把虽然连他脖子外的皮肤都还没能掐破,可五指一发力,猛地往中间一合,却是把他的脖子整个捏的仿佛面团一样,在中间直接攥到了堪堪接近颈骨的位置。

    如此一来,他的呼吸顿时受阻,颈骨咔咔咔咔,响如连珠,就像是一条七寸被死死锁住了的蟒蛇。虽然还有余力,可以挣扎一会儿,但要害操于人手,却是怎么看都无法持久了。

    当下也不敢有半点犹豫,一口气刚喷出口外,紧接着就鼓荡周身,筋骨扭动,双手朝前一合,十指轮转,捏成了一个手印,照着王越的胸口就按了下去。

    而且丹增上师的这一下双手结印,情急而动,用的乃是密教大手印中的金刚拳印,爆发力最为刚猛,出手之凌厉,实在已经是到了一种连言语都无法形容的地步。只往前一松,就好像是除了膛的炮弹似的,但有阻碍,立刻就会爆炸,破灭一切。

    这就是攻敌之必救了!虽然自己的脖子被人抓住了,要害落于人手,随时都可能被一把拗断,但此时此刻丹增上师却没有直接针对王越抓住自己的那只手下手,凡到时候来了一个围魏救赵,赌的就是王越不肯和自己以伤换伤。

    他这一记金刚拳印,势大力沉,抬手处连空气都被捶爆了,一击之下,王越要真敢置之不理,拿自己的胸口硬抗,他也就认命了。大不了到时候,来个一败皆败,自己的脖子被拧断,虽然是重伤,但以他的瑜伽成就,却也算不上太致命,未必一定会死。

    反之,王越的身体不管有多么强横,吃了自己这一下,想要不受伤,显然那也是绝不可能的!无非就是轻重而已。但这么一来,他所在之地的周围可是危机重重,再想要在赤红龙旗的重兵围剿下离开,那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况且,丹增上师本来就是打定了主意要置之死地而后生,要行险一击的,事已至此,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摆脱当前的困境了。只能拼了。

    “好家伙,这是向死而生啊!”对于丹增上师的选择,王越显然是十分理解的。换了他也不敢在眼下这种形式,长时间的耽误下去。因为他根本拖不起。

    不过,理解是理解,王越手上的速度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所以,就在丹增上师双手结印朝前一按的同时,他也深吸了一口气,胸膛向里猛缩,虽然是向里吸气,可整个人却仿佛一个被扎破了洞的气球,瞬间就来了个前胸贴后背。

    与此同时,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他的肚子,一口气,咕咚!一声吞下腹中,传出来的声音就像是斗大的石头掉进了一口深井里。瞬时间,他小腹向外高高隆起,腰胯自然下沉,顺势就摆出了个六合拳中伏虎势的架子来。气往下沉,血往上行!

    拳法中的上乘境界,历来都有降龙伏虎的说法,其中这龙指的就是脊椎,虎说的就是腰胯。六合拳中这一式伏虎架练得就是一个丹田劲儿,外以筋骨坐揽中枢,内聚气血凝为一点,一旦把这功夫练到了最高深的地步,整个人的精血便会以此为中心抱成一团,越来越凝练,直至最后最后结成一颗彷如实质的圆球,亦即是唐国道家练气术中所说的内丹。

    不过,现在的王越虽然已经降伏了身上的龙虎,脊椎通于腰胯,但显然距离凝结内丹这种地步,还是有着一段十分遥远的距离的。但是,他的身体强横,天赋异禀,一摆出这个架子来,整个人浑身上下的力量便也在这一瞬间里,随着他的身形一沉的势子,全都涌到了一处。

    而事实上,这一下的功夫,虽然不显山不露水,却也正也是他跟着苏明秋练拳以后,如今最能体现出他的拳法武功实力的。

    由此也足可见,丹增上师这一招的金刚拳印一出手,究竟是给他带来了多么巨大的一种压力!

    并且,这一拳因为离得实在太近,彼此还纠缠在一起,他还没法躲,只能借着身形向下一伏的势子,将之前挡住老喇嘛那一口气箭的手,往下一落,使出了一个横拳竖打的横江势。自上而下,毫无花巧的和丹增上师的金刚拳印碰在了一起。

    刹那间,砰!的一声巨响,两人的手在刚一碰到的同时,剧烈的爆炸声就已经掀起了无数的劲风,在两人的指尖掌心疯狂飞射向了四面八方。如果不是没有火药的硝烟味弥漫,看不到半点的火光浓烟,真就像是在两人的中间突然被引爆了一颗炮弹似的。

    可怕到了极点的力量,瞬间排空周围所有的空气,掀起的狂风一下飞起二三十米高,在两人的头顶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巨大漩涡……。

    然后,直到这时候,王越和丹增上师两个人才各自分开,一人向后猛退了几步。与此同时,王越的另外一只手也不得不松开了老喇嘛的脖子,五根手指往回一带,虽然没有拧断对方的颈骨,可却依旧在丹增上师的脖子上生生的抓下来了五条肉,一时间血往外涌,皮开肉绽,依稀都能看到里面的气管和骨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