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14章 死战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二十一章死战七

    为了对付王越,丹增上师明显已经是把自己苦苦修行了一辈子的本事都拿了出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整个人的状态也是越来越不对。不但整个人的身体,皮里肉外间闪动的金光越来越甚,而且就连他的精神状态居然也渐渐失去了某种生而为人的味道。

    尤其是他在和王越交手之中,这个老喇嘛身上透出的杀机,也是越来越纯粹,啪!的双手一动,前后如箭离弦,一只手撮指如刀,才往前那么一戳,隔着还有半尺的距离,便已经让王越的皮肤好像是被烧红了的钢针给刺了一下似的。

    不过,王越这种人向来是见猎心喜之辈,一见对方如此难缠,心里面却反倒是愈加的兴奋起来。饶是丹增上师如今实力大增,一时间不论是体力,还是爆发力都不输于他,可王越的拳法武功已经开始融入自身的精神,招式变化,如有神助。对手的任何一点变化,都逃不过他的察觉。

    是以,此时此刻,他一记钻拳势刚被拨开,偏移了方向,他立刻便将身体放空,好似随波逐流,然后前手就那么顺势一引,借着腰胯向下微微一坐的劲儿,几乎就在瞬间便把身子向外偏移的重心重新稳定了下来。

    随后,他胸腹再往外一鼓,简简单单一个混元桩坐胯,双足立地,劲往里旋,整个人登时一摇一颤,顿时尾椎向下一沉,自然而然的就让他原本收在软肋一侧的那只手,倏忽一动,一下就顺着着自己的小腹方向往下,按了下去。

    而他这一招环腰一带,用的也正是苏家六合拳中的一招周天运劲玉带环腰!

    说白了,这其实就是唐国内家拳功夫里的丹田劲儿。腰胯一转,周天发力。看着似乎没什么大的动作和变化,实际上却是全凭着那一口丹田中至精至纯的气息催动。发力运劲又短又快。

    不过,用上这一招,王越其实也真的是被对面这个老喇嘛逼的。自从出道以来,他遇见的高手何其之多,可毫无疑问,如今这种状态下的丹增上师才是其中最强的。

    所以,正也是因为如此,王越见猎心喜之下,才决定用出这一手以前从来没有用过的内家拳打法,来以短破长。

    “嗯?”

    就这一下,丹增上师外拨直戳,王越坐胯环腰护腹!

    虽然这一掌按下来,力道尽数内敛于掌心中,没有半点外泄之处,可就在这一瞬间里,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却还是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危险。以至于他如同金刚怒目一般的双眼都在这时候猛然向里缩了一下,瞳孔顿时小如针尖……。

    然后,他的身体骤然一挫,竟然和王越一样,人也同时向下坐,而且坐的幅度更大更深,就像是普通人深蹲锻炼一下,整个身体瞬间便消失在王越眼前,几乎是一屁股贴到了地面。

    但与此同时,他的脊背却始终不见有半点的弯曲,尤其是肩颈处肌肉高高隆起像是起了个驼峰。

    下一刻,他如刀前戳的手掌一偏,只一转就柔若无骨般的竖起,从一侧轻轻搭在了王越刚刚落下的那只手的手腕上。

    又是一缠,突然变招,动作灵活的简直就像是大象的鼻子,又仿佛蛇身扭曲,变化之诡异竟是在全力出手之下依旧可以随意变招。由此可见,这丹增上师的瑜伽大手印功夫实在已经是练到了毫不拘泥,任意变化的地步了。

    而且他的功夫,不论是什么手段,显然都是以这种瑜伽的练法为根本和基础的,是以用劲与走力,甚至于拳架都迥异中土,有着自家的独到之秘。

    此外,藏地密教的诸般修行首重心灵力量,这在内家拳中几乎就等同于拳法中讲究的“心意”。只不过两者之间,一个是诉诸于外物,寄托信仰,要先给自己树一尊神佛来拜,一个却是内求己身,挖掘潜力,从这一点来说彼此间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只不过,信仰这东西玄之又玄,尤其是涉及到最本质的精神力量之后,一旦有所成就,就能有一定的几率觉醒所谓的神通,从而做到借力施法,以一己之力撬动体外近乎于无限的力量。所以,之前当赵祯求到他头上的时候,丹增上师才会没怎么犹豫便答应了他,要替他来解决王越这个大麻烦。

    但是,可惜的是,武道不敌神通这句话,似乎已经在王越身上失了效,骑虎难下的丹增上师,只得发狠心把自己修持了一辈子的本事给用了出来……。

    只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达成目的。是以,他这一次极尽全力之下,实在已经是没有了半分底牌,完全是在孤注一掷了。

    而一见到丹增上师的手说变就变,倏忽间突然一转,就在电光火石的戳刺时一下又搭在了自己的手腕上,故技重施,仍旧是一个绞缠.王越也是几乎同时把手一翻,掌背朝外,五指内扣,整个手腕顿时对折起来.

    此时,他的掌心贴住手腕,登时腕骨外凸,然后猛地再往下一沉肘,小臂立刻就从丹增上师的五指间滑出来,顺势往前一顶,那凸起的腕关节一下就自下而上,摆动的大铁锤般撞向了老喇嘛的下颌喉间.

    丹增上师这时候的重心已经被他压到了最低,身高只有正常的一半,所以王越这一招以变应变,打的也是和之前对手的主意一样.都是觉得对方的身体强横,不惧打击,因此一出手肯定就是朝着身体的某处要害弱点去的.

    而以王越的功夫,这一下凸腕发力,虽然变化仓促,不太可能爆发出全部的力量,可即便如此,一击之下却仍旧足以敲碎石碑,饶是丹增上师这时候的身体几乎已经有了几分传说中的金身不坏的气象,但下颌和喉结这种地方却实在脆弱,真要挨了这么一下,估计也是万万吃不消的.

    所以,就在这一瞬间,丹增上师的脸色也是终于一抽,变了颜色,然后他腰胯一动,整个人居然又往下一沉,却是身体猛然变小,直接盘腿坐在了地上.

    随后,王越的腕子啪的一声撞在空处,闷响声震动耳膜!然而就也在这时候,已经坐在了地上的老喇嘛,忽然又一伸手,好像猿猴探臂,一下就勾在了王越的这只手臂上.

    这是拳法中探臂手,又叫恨天无环,乃是一招以力破巧的招式.只要力道足够大,手往上一攀,立刻就能破掉对手的重心平衡,之后顺势再一甩,整个人就飞出去了.

    但王越是什么人,重心刚一错动,他马步一扎,腰胯如虎,脊背上条条大筋绷紧,竟是生生的又稳住了身形.

    丹增上师,腰背如弓,一臂高举过头,一发力只觉得刚才还有些松动的手感,转眼又仿佛一座山似的扎了下来,登时就知道自己这一招又被破了,当下刚把手松开,还没来得及收回,却只见王越一抬脚,贴地如风,一脚就刮到了自己的肋下.

    六合拳刮地风的腿功,原本是用在行拳之中的,出手之间双脚踩动,人似狂风掠地,打的就是个追风赶月,但此时被王越这么一用,却是别出机杼,出人意料的可怕.不但起脚快到了极点,而且力道刚猛无俦,一脚贴地刮起来,真就好像是那一阵狂风也似,沿途所至之处,但有阻碍,顷刻间便被撕得粉碎.

    老喇嘛这时候正盘腿坐在地上,上方距离又是近到了极点.不过,在面对着王越这爆发力最少超过数吨的一脚,丹增上师的脸色虽然已经很难看了,但他却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来应对……。

    “咄!”

    一声断喝出口,丹增上师喉结滚动,居然在这种时候突然又吐气开声从嘴里喷出了一记真言。而他这一喝,首当其冲之下,空气顿时如水波般震动,方圆数米之内连同王越在一起,就仿佛是被人当头给了一棒。不但,虚空震颤,空气似涟漪般荡起一层层的波纹,就连王越都感到脑袋一懵,眼前似有金星乱冒。

    当下,动作不由就是一缓!

    “不对,这真言……。”

    一瞬间,就连王越自己都不相信,丹增上师在久战之后,竟然还能爆发出这样的一种力量。简直就如同是当头棒喝一样,饶是他精神强横,且一直都有所防备,可经此一来却依旧是被震得头脑发昏。

    由此可见,在拿出自己的压箱底本事之后,丹增上师的实力比起之前来,的确是已经有了可怕的变化。同样的一声真言出口,威力少说也比从前增长了好几倍。

    不过,好在,真言这东西耗费心力极大,尤其是在面对王越这样的对手的时候,给丹增上师带来的压力同样是巨大,老喇嘛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也不敢一声接着一声的乱用,否则以他现在的状态,真要如此施为的话……,

    只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时候是自己先承受不住这种消耗倒下,还是真的能凭此击溃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