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13章 死战 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二十章死战六

    心意六合钻拳势!

    随着身形的急剧缩小,恢复正常体态的王越刚把自己的一条胳膊脱出了丹增上师的绞缠,紧跟着就是一记下钻拳照着老喇嘛的小腹肚子就钻了下去.

    而且他这一拳,因为心绪压抑,骤然得到释放,是以甫一出手之间,便是力发如狂,随着他小臂一拧,不但打的方寸间的空气啪啪连爆,犹如爆竹轰鸣,甚至就连他胳膊上挂着的破衣烂袖,都在这股力道下因为剧烈的旋转,发出了仿佛电风扇扇叶切割空气时的响声.

    瞬时间,咻!咻!咻!的破空声,连成一线,不绝于耳!

    但,面对于此,丹增上师却依旧是虽惊不乱!一双手竟是顺着王越挣脱手臂的势子,先向外一甩,紧跟着便落下来,左右一圈,上下合一,顿时凌空就画了一个大圆,而与此同时,他的身子也突然向后一缩,明明脚下未动分毫,可胸腹往下却生生朝着后面缩出去了足足有一臂长短,那样子活脱脱就把自己弓成了一个半弧,偌大身子无形中便仿佛面条似的被拉长了许多.

    于是,王越这一记钻拳下行的势子,立刻就打了一个空.任凭发力是如何的凶猛暴烈,也都只能无功而返.

    可也就在这时候,丹增上师的那两只手也同时从左右画圆,上下交汇于一点,而这一点又恰恰正好就是王越一拳打到尽出,力道堪堪穷尽的那一刻!

    时机之妙,落点之准,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是以,王越刚刚挣脱了老喇嘛绞缠锁定的这条手臂,居然又被丹增上师给缠住了……。

    刹那之间,两人的交手宛如电光火石,快的简直让人无法想象,几乎就在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里,彼此间已是前后攻守易势了两个回合.

    先是王越突然发力,身形在一长一缩间,摆脱了对手的纠缠,然后立刻顺势出手,骤然爆发.结果,转回头来,丹增上师就从容应对,又把他的那只手给缠住了.

    这一来一去的功夫,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由此也足以看得出来,他们两个的实力差不多就是平分秋色,旗鼓相当了.短时间内,谁要想占到彻底的上风,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此时此刻,身形重新恢复原样的王越明显又和全身巨大化之前是有着近乎于本质的变化的.就好像是一根弹簧被压缩到极限后,铁丝的长度虽然还是那么长,可前后两种形态所积蓄蕴藏的能量却天差地别一样.

    是以,就在自己的手再一次被丹增上师缠住的时候,王越忽然颈背一耸,本来已经打到极处,力道已尽的拳头居然猛地一颤,一弹手,五指破空,刷的一下便撮指成形,好似刀锋出鞘!同时他的小腹中蛙鸣如吼,剧烈的气息吞吐让他整个人的身子瞬间就充满了一种火药燃烧般的可怕气息.

    下一刻,王越后脚蹬地,轰!的一声闷响,身形登时就往前踏出了一个半步!

    苏家六合拳内外合一之后的跨虎登山半步崩.

    手随人进,一击破山!

    “嗯……”

    面对着王越这一招突如其来,却又超出任何人想象之外的变化,丹增上师终于又不得不开始向后退了一步!然后,他如弓般拉的满月的脊背,骤然反弹,带的两只手就像是搭在弓弦上的箭一样,前手朝着自己的小腹一截,就从侧面拨开了王越的手。同时,后手跟上错开,同样是一个撮指成刀,照着王越的肚脐位置就戳了上去。

    而人身上的肚脐,事关先天后天,乃是脐带神阙之处,最是柔弱不过。这地方别说被重击伤害,就是普通人没事抠抠肚脐眼,用力稍微大了一点,也很容易引起身体的一系列反应,让人不舒服的很。

    丹增上师这一招,明显就是知道王越的身体强横,故而才有意为之。

    并且,密教的瑜伽术,最擅长的就是对自己身体从里到外最细致入微的掌控,与人动手时招式变化虽然大异中土,和唐国内各家拳法流派绝不相同,看起来也诡异奇怪的很,但在实战中却往往有如奇兵突出,相当的实用。

    就好像刚才丹增上师这一下,虽然是后退在先,但实际上却是以进为退,脊背如弓蓄力,一发就不可收拾。

    双手分列前后,先拨打侧门,使王越的攻势走偏落空,紧接着才是后手杀招,手如箭矢,直刺王越的肚脐神阙穴。

    另外,按照唐国武道的拳理,肚脐这地方也属于是大多数硬功横练的罩门的之一。

    正所谓“横行百炼身如铁,一点气门如针扎。”

    这地方一旦被戳破,也就等于破了对手的护体功夫,整个人就像是气球漏气了一样,转眼就要散功。

    和王越交手到现在,丹增上师虽然早就知道王越的身体强横,却始终不知道他的底细。只以为是王越天赋异禀,年纪轻轻就已经将某种横练的硬功练到了最上乘的地步了。是以,经过前前后后几次试探之后,这老喇嘛这次再出手时,就开始针对王越身上有可能是罩门的地方,进行打击。

    一记半步崩手就这么被丹增上师一下拨开,王越就只觉得浑身的重心似乎都有些侧移了,巨大的惯性力量不可抑制的带动他的身体向一侧微微的转动了一下。

    动作幅度虽然不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在他们这等高手的生死搏杀中,这一点点的位移却足以生出无数令人心悸的危机!

    果然,刹那间,随着他的身子稍稍一转,丹增上师的一只手就已经无声无息的戳到了自己的小腹前面。空气顺滑的分开,如粘稠的油料,明明隔着还有半尺的距离,可王越却已经真切的感受到了来自他肚脐深处的那一抹,恍如针刺般的疼痛。

    老喇嘛这一戳下来,手臂向下一直到指尖的皮肤,每一个毛孔中似乎都在向外涌动着一股金色的光辉。以至于他的这只手,在映入王越的精神世界里的时候,都仿佛已经失去了人类本身的味道,不但没有了半点血肉之躯的感觉,而且掌指所过之处,杀机之凌厉,简直令人心神皆颤。

    那是一种纯粹的杀意,不掺杂任何的杂质,纯粹就是为了杀生而生!

    “好家伙,这是把自己练得都不是自己了啊!”

    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从丹增上师身上带出的冷酷杀意,王越的眼神不由的猛地向里缩了一下。以他的精神敏感,当然很容易就能在对方的身上察觉到某种非同寻常的变化。

    就好像冥冥中的那股力量,此时此刻已经和丹增上师之间结合的更加紧密了,以至于不但让对方的实力大增,而且似乎就连他原本的情绪和心志都开始渐渐的向对方靠拢同化了。

    换句话说,这时候的丹增上师和之前的那个时候,已经不算是同一个人了。哪怕他的无关外貌和形态都还是他自己的,可是里面的东西却已然在不知不觉中被另外一股力量所渗透了。

    所以,与其说这时候的丹增上师还是个人,还不如说他已经走在了非人的道路上……。

    不过,他身上发生的这些变化,显然也是瞒不过王越的,而且就算是变成了这样,王越似乎也没有觉得太意外。即便惊讶是多多少少有一些的,但也却并不如何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