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09章 死战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一十六章死战二

    王越的打法凶猛,所有曾经和他交过手的人,但凡还活着的,在事后总结得失的时候几乎都有一个结论,那就是,不能退!

    要么一开始上手就打定了主意和王越缠斗,绝对避免和他拼体力,拼爆发,要么就溃准时机,一击即走,有如刺客杀手,打定主意坚决不和他纠缠。否则,只要你一被他带入了自己的节奏,那就避不可免的会正面接触展开硬拼。

    而这一点,恰恰又正是王越身上最让人感到可怕和无解的地方。没有任何一个对手,能在他的强势碾压下坚持住。甚至,就算是强如严四海,赵祯这样的顶级人物,都无法正面抗住王越的打压,最后只能落荒而逃。

    再加上,王越的拳法武功进步神速,时时都在变强,每一次与人交手时,都会比之前的时候更加让人让人感到难缠,身体的强悍程度简直日复一日,每天都有新的变化。

    是以,此时此刻,面对着王越这一招高探马,身形刚往后一退的丹增上师,立刻心里就是一凉,头一次生出了几分悔意。不过他到底是久经阵仗之辈,一生之中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劫难,心惊之下,居然也并不慌乱,只是眼中的目光往里猛地一缩,瞳孔顿时内敛有如针尖一般。

    王越的拳法一变,以拳化枪,一出手杀机之凌厉,比他的混元捶还狠,还快!除了长度不足之外,不论是手臂的弹抖发劲,还是指尖的戳刺几乎都和真的大枪杆子毫无二致,而且他的手法穿透力十足,刚一抖起来指尖轻颤,虽是往前那么一戳,实际上却已经在无形中把丹增上师以咽喉为中心,上至眉头,下至心口的一条线,全都笼罩在了中间。

    不过,丹增上师的反应也是骇人听闻的快,那边王越一探手,指尖便戳到了他的颌下,同时这边他的身体就已经自然而然向后一缩。明明双脚还站在原地未动分毫,可他的脖子却已经忽的向后退了出去,而且他这一退就是足足一尺有余,整个人的脖子就像是橡皮筋一样突然向后拉长了一倍还多。形态之诡异,简直让人不可想象!

    事实上,这也正是他的瑜伽术练到了出神入化后的表现,浑身上下的筋骨皮膜和四肢百骸,甚至是人体中轴的腰胯脊椎都被他练得柔韧无比,不但可以任意扭曲伸缩,而且坚韧如一,往往就能在与人交手中,做出种种令常人不可思议的动作。

    所以,密教的武功向来诡异,和他们这种人交手,就要时刻小心谨慎,是万万不能以常理来对待的。否则,很容易就会吃亏!

    哧!

    王越的手臂伸展到极处,指尖破空发出来的声音有如利刃裁纸,可老喇嘛缩颈的速度却不比他慢,到最后他指头与丹增上师喉咙之间的距离,仍旧还是堪堪差了一寸左右。

    不过王越这一招,本来就是留有后手的,一招落空,立刻顺势向下一沉,指尖轻颤,沿着喉咙和心口这一条线,先划后扎,结果丹增上师的身体如有感应,随着他的手势也同时后缩,以至于胸口一线竟是齐齐向下凹下去了一个大坑,同时脊背高高隆起,如同驼峰。

    “哼!再来……。”

    眼看着自己近身欺上,一连数变之下,居然都奈何不得对手,老喇嘛的身体韧性,简直不是人类。王越心中一声冷哼,紧跟着身形前倾,手势变幻,掌根朝前发力,一下就从五指并拢的戳,变成了短距离发力的寸爆,任凭丹增上师如何挪移胸腹,只一记原势不变,一掌按向他的心口。

    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也自上而下,握拳翻盖下来,拍向丹增上师的天灵盖。一瞬间双手齐出,在占据中宫,强打硬进的一刹那,又笼罩上空,彻底封死了对方继续站在原地躲闪的空间。

    于是,丹增上师只能再往后退,腰胯如轴,先一步避开正面一掌,再一步让开了头顶一拳。可这么一来,他之前死撑着不退的打算便彻底被终结了,而面对着王越这样的敌人,他心里也同样比谁都清楚,自己这一退过后,整个局面就已经是变的对他更加不利了。

    因为和王越交手到现在,经过之前的几次试探,他早就对王越的打法有了极其深刻的了解。也深深的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在哪里。所以,在这一次交手之后,他其实一直都在努力的避免和王越硬拼,怕的就是被对方带了节奏,陷入到王越最擅长的打法中去。

    可是,像他们这样的高手厮杀,场中形势的变化简直无法揣测,也不会以任何一方的意志为转移。丹增上师越是小心翼翼,不想和王越硬碰硬,就越是打的束手束脚,无形中就自己给自己套上了一层枷锁,以至于尽管他的瑜伽术出神入化,到最后却依旧是迫于压力,不得不再次后退。

    而随着他的这一次后退,局面也确实如他想的一样。王越乘势追击之下,双手连环,步步紧逼,一时间攻势如潮,简直如同巨浪滔天,一浪高过一浪,居然又把老喇嘛直接逼得向后连退了八九步。任凭他拳法武功如何高明,一退之下,也都立刻陷入到了被动挨打的境地,只能苦苦抵抗避让,短时间内根本连一丝反击的可能都没有。

    直到此刻,王越才痛痛快快的出了心里的一口恶气,将自己的功夫施展的淋漓尽致!

    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和人交手的经验丰富无比,所以从两人一开始动手到现在,给王越最大的感觉就是滑不留手,有力难施。甚至对方哪怕是在和他硬拼的时候,都走一步算三步,不管他怎么强势逼迫,似乎都有的是手段来应对化解。哪怕一时间的落入下风,也能很快的扳回一城,展开反击。

    总之,和老喇嘛的这一战可谓是王越自出道以来,感觉最难受,同时也是最棘手,打的最别扭的一场交手!

    就算是当初和那个疑似阿道夫先生的小个子男人交手的时候,王越也都没感到有这么难受过。而事实上那位的体力和爆发力,实际还是胜过眼前的这个丹增上师的,真要打到最后王越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想要赢只能陷入到漫长的消耗中去,拼体力。

    可两人交手的感觉却是那种酣畅淋漓的,是势均力敌,打的兴起,越战越嗨,越战越勇的。是完全不同于这次的。

    一来丹增上师的瑜伽大手印,并非纯粹意义上的拳法武功,不但功夫了得,而且融合了真言手印,可以沟通身外虚空中属于自身信仰的神秘力量,进行加持,二来密教武功的打法也迥异于唐国拳法的各家流派,可谓奇招迭出,古怪之极,和这样的对手交手过招肯定要有个适应的过程。

    是以,王越和老喇嘛打起来,就始终感觉打的非常憋屈,很不痛快。好在,他也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并在交手中一点一点适应对方的打法,最终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出来,一扫胸中闷气。

    而以王越的实力,几十上百倍于正常人的可怕体力,一旦爆发出来,直抒胸臆,打顺了手,那又究竟是何等的可怕?

    这就像是水坝蓄水一样,平时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可一旦水位线超过标准,开闸泄洪了,那势必就会一泻千里,席卷沿途的一切。同样的王越这一番出手,也是如此,拳势连环,一路逼得丹增上师不断后退,竟是毫无还手之力。

    其心意精神无形中,就变得凝练之至。一招一式,全都灌注了他无比浓烈的精神意志。

    就连王越自己都无比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拳法与精神两种力量在这一刻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融合。

    而不再是以往的,一是一,二是二,两种力量虽然同时存在于一个身体中,用起来却是各行其道,互不干涉。

    “真是意外的惊喜啊!没想到力量的融合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开始的,看来与高手过招,让自己时刻处于强大的压力之下,对我来说才是最好的啊……。”

    一瞬间就把握到了自己身体内发生的种种变化,王越仔细体悟着这一刹那间发生的所有。不干涉,不阻止,只默默旁观,任凭精神意志水到渠成般的一点一点融入到爆发的拳法武功中去。并在第一时间,最终把握到了这种感觉。

    王越的拳法虽然学自苏明秋,但从一开始就有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和打法,走的也是自己的路子,并不是唐国武术界正统的内家拳路数。

    而此时此地,在和丹增上师的交手中,却让他的拳法武功和精神力量有了进一步水乳交融的可能。由此也足以见得,老喇嘛这个对手给王越带来的压力到底是多么的巨大。

    同样的,就也在王越体内生出这种变化的时候,作为他的对手的丹增上师似乎也是心有所感,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了面前这个少年人身上呈现出来的不同。对方的每一次攻击仿佛都在发生着某种令他心悸的变化,就好像是王越整个人,从里到外都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熟悉中带着陌生,明明感觉已经对他了解的很深刻了,可就在这一瞬间,对手却显得更加高深莫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