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06章 真言大手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一十三章真言大手印

    事实上,像丹增上师这种先结手印,同时念诵真言加持蓄势的打法,才是唐国密教最正统的打法。

    而且,他们的这种打法,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用,或是用的出来的,不是像老喇嘛这样经年苦修,已经有了上师尊称的人物,别说是在实战中施展出来,就是学都不可能学得到。

    换句话说,这其实也正是密教各派,压箱底儿的功夫和本事!

    或者再深入一步,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这已然就是佛门中的神通了。

    而对于此,王越实际上也并不算陌生。他上一辈子本来就是最顶级的精神念师,即便所学和这世上源于宗教的精神修行,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可究其根本,两者之间的本质却是相同的,有些东西就算他不知道,可只要见到了,那就也不会很难理解。至于,这世界上对于精神这种力量的各种称呼,无非就也是不同派系和文化之间的名称和叫法不同罢了,说到底也都还在一个圈子里面,并不会超纲。

    除此之外,他也在这段时间,前前后后碰到过几个精神力强大的人物,不管是来自大草原的土著“巫师”,还是精神力控体的影子杀手,本身的精神力强度都是远超常人的。只是这些人的精神大多都和自身的信仰有关,明明是自己的东西,却偏偏要寄托在外物身上,然后再去求取,才能使自己慢慢强大起来……。

    不过,这种宗教式的修行方法,虽然落后,但能像面前这个丹增上师一样做到眼下这种地步的,和他比起来,影子杀手那几个人在驾驭精神的层次和技巧上,就显得更加粗鄙不堪了。简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判若云泥!

    密教的大手印体系完整,涉及众多,真正练到厉害的地步,那就是“真言大手印”!手印契合真言,精神沟通外物,两两相加之下,神通自成。

    并且,丹增上师这这一下结印加持,朝前一击的动作也是十分古怪,双手十指勾连在一起,不是外翻,而是内翻。

    而像他这样的手势,也只有是练了瑜伽术的高手才能用的出来。在唐国诸多的拳法流派中,虽然也有双手合运发力的招式,但那不是前顶,就是下砸,就算是翻手也是向外翻,是绝不可能像丹增上师这样向上内翻,把两只手臂和腕子扭的和麻花一样的。

    是以,面对他这一下,换了一般人肯定都会觉得特别别扭,觉得对方这一招不合拳理,大异常规。

    但是王越却知道,这是密教印法中的般若法,大手印的修行体系中又被称为万法之源,翻译过来就是大抵就是智慧的意思。(小说而已,不要对号入座啊!这里的密教不是现实中的密宗!)

    只不过,这时候的老喇嘛在用出这一招的时候,已经不是单纯的结印,而是以印为基,真言加持,才一动手就将自己全部的力量,通过瑜伽大手印的功夫,瞬间轰了出来。

    只是王越对于密教的了解虽然并不算多,但他所知道的一切大多都是经由苏明秋这位当代武学的大家口述讲解而来,所以对丹增上师的这一次出手变化,倒也并不觉得如何意外。加上密教的功夫,越到精深处,便越和精神的力量结合越紧密,对于这一点,他的理解也绝对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深刻。

    甚至,就连丹增上师自己都不会相信,只是看了一眼他出手时的样子,王越这里其实就已经对他的这种打法,有了一番自己独特的见解。同时,也从中成功借鉴到了一些东西,填补到了自己的拳法中。

    所以,面对着老喇嘛如此倾尽一切的这一击,王越的应对仍旧尽显从容。只把脊背向上一耸,顿时力道就从脚下升起,节节贯穿,经由腰胯上升至脊椎,然后啪的一个抖动,立时间他整个人就仿佛是数张强弓同时松开了弦,大筋崩崩作响,一起手就是手握空拳的混元捶。

    但是,他这一下的混元捶却没有像从前用出来的时候一样,出手之际就是恍如天雷击顶,尽显刚猛之态,而是举重若轻,一捶轰出去,竟然是轻飘飘的仿佛弱不禁风。而他整个人也随着这一拳的去势,变得如同行云流水,生似是浑身上下的力道都被没有一丝外漏的收纳在了一处。

    同时,他的拳头,也在朝前一击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松,虽然还是五指捏成一团,但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片云被风吹动着,自然而然。

    事实上,这就是他混元捶的另外一种变化,大云槌。

    拳经有云,正所谓“刚极而生柔”。王越的这一下变化,正是借鉴了苏明秋云手功夫中“化百炼钢为绕指柔”的理论,演变出来,只独属于他自己的一种打法。虽然走的也是内家拳中以柔克刚的路子,但落到他的手里用出来,却依旧是刚猛的底子。就像是洪水里裹挟着无数巨石一起冲下来,同样是水,苏明秋那是真的行云流水,他的就是山洪爆发,一泻千里。

    而如他这样的一番变化,出手之间,看似轻飘飘毫不受力,可偏偏让人看了,就忍不住一阵的心惊肉跳。

    刚则无坚不摧,柔则如云载水!

    王越这一拳,虽然是第一次这么用,却是将混元捶的刚猛霸道,尽数收敛遮掩起来,打出来一种如同云水相依,循环不断的味道。

    一出拳,便让人觉得眼前似乎一黑,仿佛乌云盖顶,风雨欲来。

    然后,两人的拳掌瞬间交击在一处!

    无声无息间,王越的空拳正轰在了丹增上师的双掌掌心中间,但或许是在这一刹那,双方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缘故,以至于大音希声,居然没有发出任何太过猛烈和剧烈的动静。

    只是噗!的一声闷响过后,王越和丹增上师的身子几乎同时一连数颤,然后他们两个人的脚下地面就忽然向下足足陷进去一尺多深,无数的泥土和碎石波浪般涌动着翻出地面,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在他们两人站立之地,方圆数米,就成了一个大坑。青石碎裂成粉。

    与此同时,丹增上师身后的虚空中,气流涌动,隐隐约约间似乎传出了一声怒吼,如龙吟,似象呐。但王越却如同没有感觉到异样,只一拳朝前那么一顶,便把丹增上师的结印双手死死封在了圈外,再也前进不了丝毫。

    丹增上师这一记真言大手印,沟通内外,加持自身,不论是出手的速度还是力量,全都是以生平最大的程度爆发出来,而且真言撼神,摇心动魄,直面之下给人的感觉真就像是面对传说中的神佛一样。不但无法逃避,而且还不能力敌。

    这完全是针对一个人心灵与身体的双重打击!

    可以说,换了旁人就算是苏明秋那样的大高手,心意圆融,也只怕要在老喇嘛的这一招下吃个闷亏。而要是差一些的像是严四海那种人物,只怕一硬接,立刻就要没了半条命,只能凭着高人一筹的身法步法,落荒而逃了。

    “刚柔变化,阴阳互易……,没想到这个王越的拳法,居然到了这种地步。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身形前冲的势子,戛然而止,丹增上师只觉得掌心之中像是握了一颗炸弹,由王越那一拳瞬间引爆的力量,不但一下就抵消了自己的这次攻击,而且力道互撞之下,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孤身一人置身于奔腾的大洪水中,饶是他此时早已是全力以赴,火力全开,可却也隐隐有了种吃不消的感觉。

    当下,立刻就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拳法武功实在出神入化。甚至他已经一次又一次的高估对方的实力,可每到下一次硬拼时,都还发觉自己其实还是低估了对方!

    王越的这一招,明明还是那一记混元捶,可用出来的势子和打法却是同以前完全截然相反。刚极柔生,反倒越发难缠。

    不过,一招硬拼过后,老喇嘛也没有落在下风,气势正足。此时刚一受阻,立刻双手十指,变幻如轮。先是刷的一下分开,紧跟着便瞬间再次结印,四根手指勾连在一起朝上托住王越的拳头,随后两根拇指便自一左一右,同时内曲,扣向了王越的手腕寸关尺。

    就这一下,一切变化只在方寸间,丹增上师的反应也是快到极点,下托上扣,齐齐向内一合,就好像是一个手铐,就像要把王越的这只手烤住。而人身上的手腕,寸关尺,乃是脉门所在,真要被他这样的高手扣住了,就算是以王越现在的体质,肯定也会忍不住一阵酸麻。

    这虽算不得什么大事,可在这样的激烈搏杀中,任何的变化都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平时不在意的一点点酸麻也会造成反应上的一刹那滞后。

    而正也是这一刹那的功夫,也许就是分出生死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