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05章 不得长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一十二章不得长久

    “唵……!”

    身体与心灵明为一体,却又仿佛极端对立分开的这种状态,令丹增上师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来自于王越身上巨大的压力和危险,然后也就在这与此同时的一瞬间,这个老喇嘛不知道已经沉浸了多少年不见一丝增长的修行,突然就有了那么一点松动的迹象。

    这就是危机,生死间虽有大恐怖,但却是危险与机遇并存的一种状态!

    所以,就在这一刹那的顿悟过后,丹增上师似乎连想都没有想一下,很自然的便在口中吐出了“唵!”的一声,而紧随着他这一声真言震荡周身上下,他的脚下忽然就又是一动。脚掌覆于地面,明明还未见得有任何发力用劲的征兆,但他整个人却就这么一下,豁的平地掠起,如御风而行,毫无半点烟火气般的,只往前一个迈步,人就到了王越跟前。

    任凭王越之前吃了他一掌,后退的速度有多快,竟然似乎都比不过他这点尘不惊般的轻飘飘一步。

    而后,就只看到双手交叉内扣在自己的小腹前面的丹增上师,突然便将自己的十根手指头,一番挑动如轮般对转,似捏空拳一样,先是双手的拇指与食指两两伸出相接,紧接着便把中指向上一翻在对接的同时压在了食指上面,转眼就结出了一个造型异常严谨的手印。

    且他这一下,念动真言和结印的速度也实在是快的超出任何人的想象,只人刚往前一踏步,同时真言发声,手一动就自然而然捏了出来。身,口,印,形同一体,给人的感觉就仿佛原本就该如此似的,没有半点儿牵强与不和谐的地方。

    “嗯?”

    王越的脚下刚刚站稳了脚步,精神力就如同天罗地网般覆盖身前的一切,是以尽管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的动作如何的快速,却也瞒不过他的感知。恰好对方才是一掌震退了自己,立刻就紧随其后展开追杀,王越顿时把眼一眯,顺势就将后退的势子向下微微一沉,含胸拔背,两肩前扣,看起来就像是后背上背了个锅。

    很显然,他这个架子就是脊背发力的前兆,周身上下连四肢脊柱,就像是五张大弓,一把架子拉开就等于是蓄上了力,只等对方近身,立刻就能发力如崩山,给予迎头痛击。

    但就在双方身形急速接近的这一刹那里,王越的脑海里突然精神一动,恍惚间似乎就看到了对面丹增上师的身后,影影绰绰便现出了一个身高丈六的人影。虽然很模糊,这影像也如同被一团光裹着,只是略具人形,并不能看的真切,但就是这么一眼扫过去,王越心里就冷不丁的涌上来一股浩大的威严。

    就像是常人进入庙宇,跪拜神佛一样,即便明知道那上面的东西不过就是一堆木雕泥塑,可偏偏在人跪下去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而相比之下,王越眼下的这种感受,显然也是千百倍于常人的。这一刻,就在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的身后虚空中,分明就已经有了另外一种力量在涌动,酝酿着……。

    这些虽然不可能用肉眼直接看到观察到,但却是直接作用在人的精神上,同样是真实不虚的。因为,这其实就是密教修行力量的根本所在,源自虔诚的信仰和供奉,所以在他们这些人的世界中,神佛其实就真的是存在的。

    也许你眼中看到的只是木雕泥塑,但在如同丹增上师这样的苦修者眼中看到的却是背后的真实!

    一瞬间的感应,让王越的不由愣了一下,然后他面前的丹增上师原本扣在自己小腹上的两只手就从内向外翻了出来,手臂外滚,露出掌心,向上顶,这老喇嘛的骨头和关节像是根本不属于人类,两条胳膊柔韧的就如同是橡胶一样。

    只往上这么一翻!

    崩!的一声轻响,落在耳朵里面,感觉就像是被压缩到了极点的弹簧,突然反弹了回来。

    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在放开体力限制之后,原本已经垂垂老矣的身子,迅速恢复到了自己昔日体力最巅峰的时候,浑身上下的筋骨和肌肉简直坚韧的无法形容,一发力,每一根肌肉纤维都如同是钢丝绞缠在了一起,不但可以违背人类的先天生理极限,做到许多常人眼中不可思议的动作,而且爆发力之强也实在是骇人之极。

    不过,他这一下在王越眼中,看到的却是和旁人完全不一样。普通人看到的只是表现,顶多是以为丹增上师已经将瑜伽练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地步,所以筋骨坚韧,能够随意扭曲伸缩,但王越看到的却是这个老喇嘛身体里面的血液和内脏。

    按理说,一个人老了,首先衰败的就该是体内的脏器和流转全身的气血,年纪越大,气血也就越衰败,这应该是个不可逆的过程。在这一点上,就算丹增上师因为修有秘法,懂得养生,能通过一些神秘的手段将自己的生命力保持在某种巅峰的地步,但年纪大了,就是年纪大了,只要他还没有突破人类自身的生命极限,那身体就只会渐渐的老朽,直至死亡。

    所以,他眼下所呈现出来的这种逆转,肯定也是有着极其严苛的时间限制的,不可能也一定不会长久的维持下去。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的丹增上师一动手,整个人的身体却从里到外都透露出了一种反常。不但身材,外貌恢复到了三十几岁时的样子,而且就连体内的气血都开始真正的“年轻”了起来,充满了活力。

    以至于,近在咫尺之下,王越都能清楚的听到他身体里面血液流动时发出来哗哗声,就像是春天,万物复苏,冰雪融化后,无数溪流自山中流淌。

    而这种哗啦啦的响声,一开始时初闻还似小溪潺潺,声虽小,却丝丝缕缕,连绵不绝,然后紧跟着便仿佛溪流汇聚,成了江河奔涌,哗哗声就有了回音,轰隆隆顿时连成一片,再也难分彼此。

    拳法武功练到高明的地步后,不论是外家还是内家,其实都要将力量内渗,去淬炼柔软的脏腑,用以加强人身的素质和新陈代谢,所以懂得内养的高手,一般都讲究内壮。一来养生健体,长寿延年,二来也能自查自检,可以及时的修复自家体内的一些以前积累下来的暗伤。

    尤其像是王越这样的人,出道还没有多长时间,就树敌如林,时常与各路高手搏杀,争生死的,如果不懂得这些,很容易就会在体力巅峰过去后,落得个百病缠身的下场。任凭你,年轻时再能打,到了老了以后,人也就算是废了,活的比普通人还要痛苦。

    所以,王越现在就一直在进行“换血洗髓”的步骤,不但强壮内脏,而且还要纯粹骨髓,从根本上改善自身的造血功能。

    而在这一点上,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显然也是有了很深的成就的。是以他一出手时,真言震荡周身上下,瞬间就把自己体内的气血催动的,恍如江河奔流。

    同时,心脏一紧一松,每一下跳动都如同最大马力的水泵,一下就将沉重的血浆输送到了全身上下的每一根血管中。也使得丹增上师整个人的身体无形中竟是又胀大了三分,愈发显得高大魁梧起来。

    随着双方身体的急速接近,王越只觉得漫天热浪扑面而来,身旁的温度却是在这一刹那里生生提高了十几度。

    这不是场中的温度突然升高了,而是丹增上师浑身上下的气血奔腾,散发出来的热量所致。这虽然伤不了人,但紧随其后,对面的这个老喇嘛却是身,口,印,一动皆动,刚刚结印的两只手就是那么一翻,然后朝上朝前一顶,立刻就把两人间最后的空间彻底抹平,直接印向了王越的胸腹正中所在。

    且他这一招双手内翻之下,汹涌的力量好似倾斜的山洪!才往前一顶,力量便一增再增,转眼间就暴涨了几倍,使得首当其冲的王越,陡然间就生出了一种被锁定了感觉。似乎对方一出手,他就已然避无所避。

    而事实上,这当然仅仅只是一种错觉。究其原因都在丹增上师的那一声真言之上!唐国的密教的真言,讲究的是以声作法,虽然仅仅只是一个字出口,却能沟通他们意念中无所不在的信仰神佛,生出种种无法想象的能力,或是对敌伤人,或是加持己身。

    就好比这一下的真言,应该就是老喇嘛对自己本身的增益手段。不但震荡气血,助益发力,而且还直接借助他体外沟通的那个存在,增强了他招式中的力量!

    换句话说,丹增上师在这一点上应用,似乎就是精神力干涉物质的法门。

    但是王越却知道,精神力干涉物质的手段虽然有很多,但以丹增上师的精神强度却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精神力无形无质,虽然真实存在,却虚无缥缈。

    在强度没有达到一定地步的时候,是不可能产生质变,真正干涉到现实的。

    就算可以做到一些事,那也不过是某种特殊的使用技巧。有如昙花一现,并不能长久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