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04章 压力下的机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一十一章压力下的机遇

    虽然到了现在,已经彻底知晓了王越的厉害,也在自己心里打消了之前未曾动手时的那种自信,但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此时再次出手时,却依旧是动用了自己全部的能力,手段尽出。

    尤其是他这一掌,没有任何多余的变化,只纵身朝前一跃,顺势起手,往下一落,简简单单就朝着王越的心口位置直接按了下去!

    但为了他这一按,丹增上师却是早就做好了无数的铺垫的。不论是之前得益于王越的有意纵容,令他得以有足够的时间来蓄势,准备,并在心中设下重重算计,还是真正实施时的全力以赴,念动真言让他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候抓住那一丝一闪即逝的宝贵机会……。

    毫无疑问,以上他所有的一切准备,其实都是为了现在的这一记“大手印”!

    而此时此刻的丹增上师,全力以赴的这一掌,爆发力到底有多大?只看他身形一动时,脚下踩踏地面时候,碎裂青石的那一脚,便足以知道,他这一招的发力实在已经是算上了一切,倾尽所能。不但是一记大手印中的绝杀招手,而且还要加上他合身冲进时叠加起来的这股子撞击的力量。

    并且最可怕的是,这个老喇嘛在施展这一招的时候,不管是起身冲刺,还是出手按击,居然都是静悄悄的,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明明人如箭矢离弦,倏忽而至,身形已经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但偏偏他整个身体所过之处,就是悄无声息,甚至就连空气似乎都被忽略了。

    可,下一刻!当他的手突然如愿以偿的按在王越的胸口上的那一瞬间里,之前消失的所有声音就忽然一起爆发了出来。霎时间,在他们两人身体接触的方寸之地,便如同无数雷霆同时被引爆,劲风如箭般咻咻四射,密集如雨,连带着空气也化作了狂风呼啸,直卷得两人周围飞沙走石,呼啸如刀。

    没人能够用语言形容出这一瞬的变化!丹增上师这一掌,所爆发出来的冲击力,简直超出了任何人所能想象的极限,只是那逸散出来的劲风,仿佛就像是由真的弓弩射出的箭矢一样,甚至哪怕是有人站在十米开外,被这风一冲,也会感到肌肤如被刀割一样。

    力道爆发之猛烈,竟是一致如斯!

    “好掌力!放在我和周长虎交手之前,只怕这一掌我就真的挡不住了。而且他这一招大手印的发力用劲儿也和一般的拳法有许多的不同,不但力道可刚可柔,而且渗入体内的方式也是相当诡异,竟是直接作用在气血上。看似和内家拳中的阴手有些相似,可实际上又绝不雷同。只凭这一下的劲儿,这个喇嘛的功夫便几乎和七叔差不太多了啊……。”

    王越脸上的神色瞬间变化,虽然挨了这一掌,但他却还有时间在心里发出了一连串的感叹。

    密教的大手印本身就不是单纯的武功,发力用劲儿别有枢机不说,练习时还是瑜伽的底子,一用劲浑身筋骨同时而动,最能调和刚柔,善于穿透。是以,王越刚才在最后关头,尽管已经催动肌肉,以胸口反弹和丹增上师硬碰了一下,可到底是有些仓促,自然一下就吃了个亏。

    不但整个人被打的连连后退,而且体内气血翻涌之下,宛如浑身的血液都在这刹那间沸腾了起来。以至于脸上神色,瞬息百变,到了最后竟像是煮熟了大虾一样,整张面皮都红的像血似的。

    看起来煞是吓人。

    好在,王越的身体实在是强横的可怕,老喇嘛这一掌固然是让他吃了个不大不小的闷亏,可实际上给他带来的伤害也没有想象中的大。只是一时间,体内气血涌动,翻滚不息的现状,到底是让他错过了在第一时间,迅速反击的机会。

    只能借着身形后退的同时,抓紧时间来平复气血。

    而在与人正面交手中,这其实也还是王越第一次被人打得如此“狼狈”。甚至就算是强如苏明秋和那个疑似阿道夫先生的小个子男人,那样的顶尖人物,在和他动手过招的时候,也不可能像这样一出手就压着他打的。

    丹增上师之所以能做到这一步,事实上除了他的功夫的确厉害之外,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他对王越的心理把握的十分精准到位的缘故。

    换句话说,他其实就是算准了王越现在的心态,知道对手之所以会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准备的原因是什么。所以,这次他一出手就是手段尽出,大手印加上真言齐头并进,根本没给自己留下任何缓冲的余地。

    而对此,王越也的确是感到了几分意外,以至于稍一分神,便被老喇嘛的真言束缚,从而失去了最佳的反应机会!

    高手间的搏杀,虽然生死就在一瞬间,很少会出现打起来就没完没了的情况,但拳法武功到了如同王越和丹增上师这种地步的人,因为境界已入上乘,不论是自身的感觉,经验,还是打法,体力全部都远超常人,一旦交起手了来,就很难像一般练家子一样,三下五除二便分出胜负。

    尤其是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形下,如果不是出于必要,几乎没人愿意打下去。不然,只要一方展开游斗,那最后势必就要陷入漫长的鏖战和追逐中,或者干脆就是拼体力,拼意志,看谁先撑不住。然后才可能被人抓住机会,一击致命。

    而经过了前两番的交手之后,该试探的也都试探过了,丹增上师对于王越的实力显然早就心里有数。按照一般的常理,这次出手他就算再怎么爆发,也不可能瞬间击溃体力更在他之上的王越的。并且,就算这么一来,他可以在交手之初的瞬间有可能占据一定的先机,可他到底是年纪太大了,任何的秘法都不足以令他的体力就这么一直保持在这样的一种状态,如此这般的剧烈爆发一旦赢了,那自然万事大吉,可只要他无法在几招内彻底压制,那反倒如同饮鸩止渴,只会让他的体力以更快的速度衰竭下去。

    可相比之下,现在的王越却神完气足。

    不但体力还在巅峰,而且精神强横,丹增上师的真言对他的效果有限。

    就知道这老喇嘛到底是怎么想的,明知道不可能在一击之下,奠定胜局,却偏偏一上手便不遗余力。

    “难道,他还有……底牌?”

    人虽然还有彻底站稳脚步,王越却已经接连几口气吞吐出来,便把胸中的沸腾的气血压下了几分,同时他心里也是念头一转再转,对于面前这个老喇嘛的这一番举动有了一些猜测。

    丹增上师毕竟是出身于密教大雪山一脉的高手,有上师之称,即便是以王越对密教有限的了解,也知道这一派的传承历来隐秘,而在这其中能被冠以上师的名头的,就不可能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指不定身上就有什么隐藏起来,从不外露的本事,当做压箱底儿的杀手锏呢!

    是以,此时王越心中仅是如此一动之后,立刻就把眼光全部关注到了丹增上师的身上,同时他的精神也瞬间扩散,将身前左右上下四方的所有空间尽数笼罩。顿时就将这老喇嘛整个人的浑身上下,不拘是呼吸,心跳,亦或是体外任何细微的动作,一切一切最容易被忽视的变化,全都巨细无遗的展现在他的感觉中。

    而这时候的丹增上师,也的确是从里到外生出了许多的变化。不但是身体上的,更有精神上的。

    如果不是王越在这里,换了任何精神强度不够的人也只能通过肉眼去观察。

    甚至就连苏明秋那样的大高手,也只能凭借凝练的心意感受到一些异常,而不会知道对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至于,一般的高手,那就等于是盲人摸象了。只有等到双方真的动起了手来,才能感觉到一些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东西。

    而这,其实就也正是密教大雪山一脉,真正的修行法门所在!

    与此同时,就在王越有所发现的一瞬间,刚刚一掌震的王越连连后退的丹增上师,仿佛也突然有了察觉,整个人的心灵似乎突然一下子进入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境界。明明身体还处于巅峰状态,可怕的力量潮水般的涌动,似乎分分秒秒都要像火山一样的喷发出来,但他的精神却似乎突然晋入到了如同死水一般的寂然之中。

    就好像整个人在这一刻,分成了两半,一半落在原本的身体上,激发出久违的热血,似金刚怒目,威严天生,一半却变得冷静异常,飘飘然如遁出体外,置身于高空之中,俯瞰一切。

    于是,他心中所有的生出的烦恼,和对王越这个对手的顾忌,瞬间全部烟消云散。

    这时候,丹增上师就只觉得,他整个人似乎已经开始了升华,无形中的心意仿佛掌控了场中一切的变化,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不见长进的修行,居然就在这一瞬间里有了松动的迹象。

    他顿时明白,这其实就是王越带给他的压力,导致的变化。

    生死之间虽然有大恐怖,但这同样也是一种难得机遇。而这正也是密教修行中最看重的生与死的转换。

    如果他能把握住这个机会,那就能够突破自己眼下的境界。

    一步踏出,似破茧成蝶,立刻就是生命的另一番天地了……。

    所以,就在这一刹那的功夫里,丹增上师整个人的身上都腾起了一阵淡淡的金光,无形中就在他的脑后现出了一圈若有若无的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