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03章 胸口碎大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一十章胸口碎大石

    “上师,就是上师,真乃仙佛中人!只看他这一招出手,若是换了我在他面前,只怕想挡下来也不太容易了。而且,上师已经修出神通,与人交手已非单纯的武道搏杀,只凭这一点,我便不信这个王越还能应付得下来。吉祥,你说呢?”

    就在之前,王越和丹增上师说话的时候,远在古堡顶端远眺此地的赵祯似乎根本没有觉察到自己已经被王越发现了的事实。非但没有立刻离去,反倒是拿着望远镜看的更加仔细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以现在他和王越之间的距离,其实就算他知道自己的行藏败露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关系。一来前面还有丹增上师在,王越一时间想过来也不太可能,二来,赵祯这古堡地下空间广大,就算万一有个差错,老喇嘛那边失了利。有这段距离作为缓冲,他想要从密道中离开,也有足够的时间。

    所以,赵祯事实上从始至终根本就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安危。王越再厉害,到底也只是一个人,想在他的地盘上要了他的命,在他看来那几乎就是开玩笑一样。就算自己的这次行动,到最后彻底失败了,那也不过是损失点人手的事情。以他的实力,随时都能卷土重来!

    而也正因为如此,赵祯才没有听从丹增上师的劝告,在第一时间就离开这里,反而在一旁观起了战。

    不过,就在下一刻,丹增上师突然率先出手,转眼工夫就掠过和王越之间的距离,一掌按向王越心口的同时,他的呼吸也随即一下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

    他虽然出身显贵,乃是这一代赤红龙旗的旗主,但本身的拳法武功也是这世上一等一的高明,所以即便两者之间隔得这么远,可以他的眼力却也能在望远镜中清晰的分辨出丹增上师这一次出手的可怕实力。

    “王爷,法眼无差。上师虽然慈悲,却也能金刚怒目,以他老人家的神通,想来这个王越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但是,此地危险,我们外面的人手已经节节败退,眼看就要挡不住苏明秋的那伙人了,以奴才之见,王爷还是速速离开此地的好。”

    这个名叫吉祥的中年太监,应该是赵祯身边的心腹,说话时虽然自称奴才,恭敬的很,但却似乎十分有主见,三番两次的一直想要赵祯快点离开。

    “哼,都是一群废物。苏明秋身边的佣兵才几个人,居然能被他们一路冲了过来。真是扫兴!看来,此间事了,也该是让手下人,好好接触一下枪械火药之类的现代武器了。正好,巴利-伯恩他不是想要和我们合作么,那就不妨让他先给我提供一批军用的火器吧。”

    听到身边的人突然提到了苏明秋的名字,赵祯脸色一变,终于也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有心不去理会,但心里又实在有些顾忌,不由狠狠哼了一声。

    事实上,相比于王越而言,对方的难缠程度尽管已经是数度超出了他之前的预料之外,但赵祯对与苏明秋的顾忌显然还是远远超出了王越之上的。

    是以,一听到吉祥这么一说,他立刻就感到了相当的恼火!

    不过,即便如此,赵祯却也没有立刻便转身离开的意思,而是站在原地想了片刻,紧跟着又拿起了望远镜。

    因为就在这时,面对着丹增上师这样可怕到了极点的一击,王越也终于动了。

    而他这一动之下,在赵祯看起来也是古怪到了之极,明明也没见他有什么大的动作,只是浑身上下猛地一抖,然后他就只觉得眼前的空气似乎一下子晃了一下,从望远镜的镜头看过去,如同出现了刹那间的幻影,即便是以他的眼力,也不由眯了一下眼睛。

    然后,远在数千米外的现场之中,整个空间便如同被引爆了什么东西似的,虽然他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可却看得到,随着王越这一抖,在他身外立刻便被震起了一层肉眼可见的乳白色波纹,紧跟着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竟是就在这一瞬间,在他和丹增上师之间居然唰!的一下,冲起了无数道细小的风柱。

    王越这一动之下,简直就像是一头巨兽在逼仄的游泳池里突然翻了个身,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这种效果的,但只要一看由此而来的那些劲风席卷的场面,就已经足以知道他抖动身子的这一下,所爆发出来的力道究竟是多么的强大了。

    以至于,冥冥中赵祯似乎都听到了远处虚空中传来的那一阵阵彷如水晶玻璃般清脆的碎裂声!

    就好像,他这一下真的是把身体外面的什么东西给震碎了一样。

    原来,这是王越在感受到体外空气瞬间被凝固,把他整个人像是小虫子包裹在琥珀中一样的同时,瞬间发力,震动筋骨,马上便用了一招六合拳中“金鸡抖翎”。看似只是浑身一震,实际上这力道却已经从地而生,沿筋向上,宛如绷紧的弓弦般一口气震荡了周身上下的所有关节和骨骼。继而将人身上的“五张弓”齐鸣共振,以至于竟是让他浑身各处四肢百骸的大筋肌肉都连成了一体,内外合一之下,只往外一鼓,这力道便丝毫不落的传导到了体外凝固的虚空上。

    而从他身上生出的这股震荡合力,爆发出的威力又是如此无法想象的巨大,便如同是从他浑身各处三百六十度全无死角打出来无数寸爆崩拳,结果一家伙,竟是就把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刚刚笼罩在他身上的异力,彻底粉碎一空。

    而实际上,像是丹增上师这样的手段,王越其实也并不陌生。不论是他脑海中的一些记忆,还是这一辈子遇见的那几个精神力量异于常人的对手,似乎在运用精神力的手段上面,都是这么的简单而直接。

    精神力无形无色,在不明其理的人看来,的确是来无影去无踪,宛如神鬼一般的力量,所以一旦碰到,不管自身的功夫有多高,往往第一时间便会乱了心神。而高手搏杀,生死又只在一瞬间,仅仅是这心神一乱的功夫,事实上便也足以让人死上好几次了。

    是以,尽管这世界运用这种力量的手段简单直接,虽然还远远比不上王越记忆中精神念师的那种千变万化,但在实际作战中却仿佛奇兵突出,每每就能轻易的起到决定胜负的作用。

    不过,王越显然不是那些普通人,他对精神力的理解实在是太深刻了。以至于,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刚一念动真言,施加手段,他立刻便反应了过来,催动气血在第一时间震碎了体外的所有束缚。叫老喇嘛这一招在以往,百试百灵的杀手锏,顷刻便落在了空处。劳而无功。

    但此时此刻,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虽然前招被破,真言法咒尽数无用,可他人往前一扑,速度太快,整个人竟就在那一起一落间,转眼就到了王越跟前。

    面对眼前突然腾起的风柱,根本连看都不看,只两眼一瞪,哼!的一声吐气,原本就已经堪堪按到了对手心口的那只手掌,顿时猛地一涨!大如蒲扇,其色如血,才一闪,顿时就印在王越胸前的皮肤上。

    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自己的真言法咒,无法束缚住王越的身体,丹增上师这一掌,直接就全力以赴用出了密教大手印中的绝顶杀招。

    而王越刚才那一下,虽然已经震开了束缚在他体内的力量,反应不可谓不快,但到底还是有了一丝丝的耽搁与分心。可就也是着一丝丝的耽搁,便也丹增上师最大的机会……。

    以老喇嘛的实力和见识,当然也是深知王越这种对手的可怕,是以这一次出手时,根本就是已经事先算好了一切,不但给自己设定了出手后的所有步骤,而且还把王越的反应都囊括在了其中。

    所以,他这一招完全是没有任何的留手,赌的就是在这种情形下,王越没有机会躲!

    然后!

    果然,就算以王越的本事,他也没法子在此时此刻躲过丹增上师的这一记,几乎倾注了他所有心力的“大手印”。

    “这才是真正的密教大手印啊!当真够劲儿……。”

    老喇嘛的功夫实在是太高明,招式变化,心机算计显然都已经是炉火纯青,相比之下的王越就显得有些稚嫩了,尤其是在这种纯粹的交手搏杀中,以他一贯的战斗方式,对于技巧性的东西向来没有太多的重视。因此,在面对丹增上师的这一掌的时候,他既是真的没法躲,其实也真的是没想躲。

    是以,随着老喇嘛这一掌刚和他胸前皮肤碰触的同时,王越当即就是向外一挺胸,原本就已经膨胀至粮米开外的身子,经此一来,顿时肌肉虬结如龙,人虽站着没动,可他胸口的筋骨皮毛却是硬生生向前涨出了半尺多。

    结果,这一下子,真就好像是从他心口里面突然打出了一个拳头似的,啪!的一响,下一刻两人“拳掌相交”之下,原本隐匿在丹增上师掌心中,无声无息的力道瞬间被引爆开来,在这一掌往下按的结实的一瞬间,王越的整个人登时就向后蹬蹬蹬连退了好几步,巨大的身体踩在地面上,脚下青石无不粉碎。

    与此同时,他脸上神色瞬间来回变化了七八次,先白后黑,最后更是好像一把火给烧了起来,浑身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红的像血一样。血淋淋的如同被人剥了皮。简直,可怕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