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00章 远处的观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零七章远处的观战

    又是一遭硬拼过后,王越和丹增上师这两个人各自双手齐出,分攻上下,结果一个衣衫碎裂肘尖淤血,感觉有如刀割磨绞,一个浑身气血翻腾,向后连退,却是彼此间仍旧保持了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一时间,还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不过,自从两人一交手开始到现在,王越一直是来者不拒,硬接硬打,不但脚下寸步不让,毫不躲闪,而且身上的气势也是越来越盛。相比之下,反倒是丹增上师这边,虽然如今还没有落在明显的下风,可若不是一身的瑜伽术早就练得出神入化,筋骨坚韧得到了近乎不坏的地步,只是刚才这连续几招硬拼之下,他就很难再撑得下去了。所以,在这一点上,他心里其实也是相当的清楚,单凭武功,王越的实力其实已经超过了他。

    但清楚是清楚,明白是明白,可人的“胜负心”这东西一旦被激起来,就算是丹增上师这个已经苦修了一辈子的老喇嘛却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纯粹的理智。尤其是在面对着如同王越这样的高手时,两人一交手,精神气息便也开始纠缠不休,气机牵引之下,无形中的争斗,更是让人心中的意气猛烈勃发,难以抑制。

    是以,此时此刻,人虽是一连向后,退出了三步,浑身上下止不住的气血翻涌,但丹增上师整个人却是越挫越勇。脚下刚刚一稳,立刻就把眼一瞪,鼻翼翕张,顿时间口鼻间出入的气流便陡然急促起来,连带着他身上穿的袍子都开始无风自动,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而且,只是三五口呼吸过后,他吞吐呼吸的声音便越来越大,气流出入口鼻就像是两条粗大的蟒蛇在进进出出,然后间或一个猛烈的吐息,数步之外,空气激荡着汇聚在一起,那感觉便如同是寂静山谷中的象呐长嘶。深沉而悠远,充满了暴烈的味道。

    很显然,在王越手里接连受挫之后,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已经开始忍不住要搬出自己压箱底儿的绝活儿了。而且看他如此这般的呼吸吐纳,明显也是在蓄力。就如同王越的金蟾锁气法一样,一旦运用,肯定就是要倾尽周身所有之力了。

    不过,面对于此,王越居然也没有趁这机会,直接追上去就开打,而是同样一驻足,来了个“冷眼旁观”,就好像丝毫不在意对方做任何的准备,一切都是胸有成竹,万般全在掌握之中似的。事实上,王越之所以没立刻跟上去的原因,固然是有意给丹增上师时间来准备,想要看到更多的意思,实际上也未尝不是想借此时机,也喘口气。

    丹增上师到底不是一般的高手,王越的体力虽然强横无比,但在直面这样的人物时,却也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和大意。在如同他们这种级别的激烈交手中,能有时间喘口气,调整状态,对他同样很重要。

    毕竟藏地密教的传承在外界,素来隐秘,在这种异国他乡能碰到老喇嘛这样一个出身大雪山的密教上师,如果不能趁此机会,好好见识一下,也是种遗憾。

    与此同时,仅是几口气的功夫,那边丹增上师的呼吸便迅速的平静了下来,但口鼻间吞吐的气息却越来越凝练,只是那声音仿佛从有形化作了无形,明明已经不在耳中响起,却偏偏又若有若无的不断回荡在人的脑海深处。如龙吟象呐,此起彼伏,隐约可闻。

    然后,下一刻!他双手合于胸前,整个人的气息顿时又是一变,通身上下竟是似有毫光透出,在阳光的掩映下,仿佛将整个身体外部的边缘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如同从宗教画卷中走出的神圣一般。

    “先谢过王越先生你手下留情,给我能够尽情发挥所能的机会!”同一时间,几乎就在老喇嘛双手合在胸前的那一刻,丹增上师的双眼已经重新落在了王越的身上,随后他的声音便直接在王越的脑袋里响了起来。

    “王爷和你之间的事情,到了现在也不必去执着于到底是谁是谁非了。只可惜,我没有在这之前就认识你,不然或许你们之间就不会闹到这一步了!而与你结仇,显然也正是王爷这辈子最大的一个失误……!因为你不但武功之高为我毕生之仅见,而且关键你还是这么的年轻,真不知道等你真正成长起来之后,究竟会何等的令人惊采绝艳啊!如此,我能与你今日在此一战,不论输赢胜负,心里已是感到万分荣幸……。”

    丹增上师这时候,整个人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明明不见嘴唇开合,但声音却是一字一句清晰无比的印在了王越的心头上。却是以心灵的力量跨过了外界声音的传输,在和王越做最直接的精神交流,根本不用张口说话,他所有想要表达的东西,便瞬间为王越所知晓。

    “哈哈哈哈。能在这里遇到你这位密教的上师,同样也是我的荣幸。你们密教的瑜伽术也是上乘的内练法门,但如你这般能够练的入骨入髓,甚至改变自身先天生理结构的,也的确是让我叹为观止,尤其是你们这一脉的真言,当真是让我很意外。不过,很可惜,任你的手段再高明,却也对我没用,只希望接下来再交手的时候,你能让我更惊喜一些吧!”

    虽然外表年轻,五官清秀,看起来是一副连二十岁都没到的样子,但王越这时候说起话来却显得有些老气横秋了。当然,他的这一番话同样也不是用嘴巴说出来的,精神力只是一震,便把自己的意思表达的明明白白。

    “你果然是个有宿慧的,不然就算元神先天强大,也不可能在你这个年纪,就明悟了精神的奥妙。不得不说,王越先生今天你带给我的意外实在是太大了!喇嘛我毕生苦修,几十年来像你这样的人也只是听人说过几次而已,没想到今天却是让我在这里碰到了一个,当真是造化弄人啊。奈何出家人不打诳语,我既然已经答应了王爷,那就也轻易反悔不得。既是如此,喇嘛我便厚着脸皮再来领教一下!”

    密教讲究转世轮回,而用他们的这一套理论来解释所谓的宿慧,简单点说就是指一个人在生下来后还带有前世的一部分记忆。丹增上师和王越交手到现在,几乎手段尽出,但不论是拳法武功,还是真言神通,居然都无法奈何得了王越,所以他很自然的就从自己的知识储备出发,给王越来了一个脑补,认定他是个拥有宿慧,生下来先天便精神力强大的人。

    而他的这种猜测,实际上也不算错。王越这一辈子重新活过来,虽然没有经历从呱呱坠地到上大学这一段的成长过程,完全算是一种鸠占鹊巢式的半路插入,可在某一点上讲倒也可以理解成是一种形式的宿慧和元神的先天强大。

    丹增上师的为人谨慎,即便是到了现在,仍旧不忘步步求证,最后通过彼此间的精神交流,终于也确认了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老喇嘛这一生苦行,从被赤红龙旗供奉开始,便跟着赵祯一家漂泊,从东到西,其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的追杀和围剿,所以在他的修行中也已经深深的铭刻进了这段记忆,是以哪怕王越再强,对于他来说,在完成自己的承诺之前,也肯定是不会退让半步的。

    “好,那来吧!只要你能赢了我,说不定到时候我心情一好就放赵祯一马!或者你能把我打死在这里,自然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王越看着对面的老喇嘛,先是点了点头,目光忽然在丹增上师身后的虚空中微微顿了顿,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双手各自捏了一个空拳,不知不觉中十根手指已是个个粗的像是胡萝卜,拳头大如沙包。

    面对丹增上师这样的强敌,王越当然不敢有任何的留手,是以尽管这一次还没有交手,他就已经开始释放出了自己最强的状态。

    人虽没有马上变身,可一双手却已经伸展开来,放出来大如小簸箕,握成空拳真也像那铜锤似的。

    “真是该死,这个王越怎么可能挡得住丹增上师?之前我和他交手的时候,虽然伤在了他的手下,可那也是我无心恋战想要把他引进陷阱的缘故,但是现在……,难道他还藏了拙不成?”

    就在王越和丹增上师这两大高手,稍有喘息之机,各自酝酿准备全力一战的同时,远在这庄园最中心的古堡顶端的一处平台上,赵祯正拿着一个高清晰度的军用望远镜,居高临下的远远眺望着场中发生的一切。

    只不过这时候,他的脸色早已是一片铁青,就连说话的时候,都没有发觉到自己语气中已经出现了抑制不住的颤音。

    虽然在离开的时候,丹增上师就已经让他尽早脱身了,可出于对丹增上师的信心,赵祯却并不甘心就这么虎头蛇尾为的离开这里。所以,那边丹增上师刚一找上王越,他这里便也找好了地点,开始了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