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98章 料敌于先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零五章料敌于先机

    刚刚一掌拍在了赵淳背心之上,王越紧跟着就只觉得自己一侧的太阳穴剧烈跳动,那种危险的感觉就仿佛是当初他被人用重型狙击步枪在远处瞄准了一样。

    当下,根本也不用多想,立刻便知道这是丹增上师那个老喇嘛趁机攻了上来。和这样的高手过招,当真是一点儿的分心都不行,刚才那一下,王越固然是拍晕了赵淳,可也因此失去了好不容易才抢回来的先机。

    而丹增上师这一击下来,手动身动,一动皆动。虽然同样是一记鞭手的路数,可旁人用出来是肩,肘,腕,掌和指尖,运劲儿成曲,腰转的同时扭动脊背,使得力量节节贯穿直至指尖末梢,手臂一起看起来就像是一条软鞭,打人如抽人。但丹增上师的这一下却是蓄力以势,发力于脊背,同时借助快速接近的身形和步法,同运腰胯,一条胳膊高高举起,直直落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根大铁柱子轰隆一声,砸了下来。所以他的这种鞭手,似是而非,就算是鞭,也是那种竹节钢鞭一样的大铁鞭!

    单鞭碎颅!

    真要被他这一家伙砸在脑袋上,别说是个大活人,就是个石像也能一下打的粉碎!!

    “这体力也真是没谁了!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这老喇嘛,是不是真的可以重返巅峰?”赵淳一到下去,王越此时的顾忌尽去,当下一侧身扭头,便在电光火石之间让过了丹增上师的这一记“鞭手”,与此同时,他的反击也同步到位,打在赵淳背心上的那一掌还没有来得及收回来,便紧跟着随身一动,屈肘如枪,凭空划了一个半弧,一个挑肘,猛地磕碰丹增上师的小臂。

    六合拳的侧身挑肘,王越的反应不但快到了极点,而且应对的恰到好处,侧身躲闪的同时,顶肘挑打,就好像是故意在请君入瓮。对手一近身,招数落空,转回头马上就该是“关门打狗”了。

    但就在他一变招的同时,肘尖撞破空气,啪的一声脆响,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却及时收住了劲儿,并没有贪功冒进,看似刚猛无比好似一根竹节钢鞭一样的一记鞭手,居然说停就停。漫天呼啸,刹那烟消云散!

    他已经落在空处的那只手臂,突然就那么凌空一抖,霎时间便从没有一点余地的下击之势,自然而然的向外侧斜斜掠过。

    然后,他的人继续跟进,另外一只手就不知从什么地方伸了出来,一下托到了王越的肘尖下面!

    一时间,两人的招数变化,当真就像是风吹云动,一方刚一有所动静,另一边也随形就势,因势而变。丹增上师这一次再对上王越的时候,心里的警惕和提防实际上就已经提升到了极致,虽然眼下是他在进行攻击,可一见到王越反击,立刻就转变了打法,刚出柔收,根本不想给对方硬拼的机会。出手之际,招数的变化,轻柔飘忽,显然是要给王越来个以柔克刚了。

    而且,老喇嘛此时此刻,双手分上下,一盘一托,那姿势动作就像是一个虔诚的僧侣在推动巨大的转经筒。发力不仅是揉,而且还是在转……。

    的确,丹增上师的这一招在密教大手印中有个明目,就叫做“****”。轻者上浮于天,下行取迂回之势,重者沉浮于地,横行有蹍破之力。双手一动,如推***,似转经筒,又仿佛弥合大磨,誓要将一切对手统统都碾碎磨死在中间。

    王越的挑肘如枪,刚一顶出来,就只觉得肘后大筋猛跳,顿时精神中便先有了预警,知道老喇嘛的这一招暗藏杀手。对方这一下,看似一手侧掠着飞起来,眼下只有下面一只手上托,有点像是大擒拿里反制关节的招数,可实际上却肯定是劲力暗藏,有着极其可怕的破坏力的。

    否则,如果只是一招擒拿手那么简单,他的精神根本也不会本能的生出这样的警兆来。

    王越的拳法武功,虽然因为修行的时间太短,无法和苏明秋那种数十年如一日,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那么扎实,也少了许多高手对于自身道路的那种深入浅出的领悟,但他的实战能力实在是太强了,五感六识反应惊人。

    加上本就精神强横,是以和人交手时,对方只要一出招,对他有所威胁,他很容易就能在第一时间有所感应。就好像是现在,丹增上师的招式变化,明明还没有真的与他对上,但在他的心里却已经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老喇嘛这一招的厉害之处。甚至,不论对方的手法运用的多隐蔽,也都瞒不过他的察觉!

    而这,其实就是一个精神先天强横的人,在练了上乘武功之后,彼此相互融合之后生成的一种先知先觉。

    “我年轻时和人交手,血气方刚,出手太狠,能放不能收,所以经常置人于死地。到了中年后,拳法日进,再和人交手时,便可以做到放三分出七分,事事留有余地了。然后,功夫再进一步,便轻易不和人动手,只搭搭手就完事了……。但到了现在,年纪虽然大了,却反倒有了点儿随心所欲的感觉,想打就打,想不打就不打。人虽然老了,不以筋骨未能,可心意一动,劲气无所不至,往往便可料敌于先机,这便是所谓的心与意合,气与神合了。”

    上面这段话,本来是当初苏明秋在教授王越云手的时候说过的。是拿他自己的经历与体会来阐述他家传六合拳的理论……。话说的虽然很直白,但其中的寓意却是十分的深刻。

    时至今日,王越的拳法武功,越来越高,虽然还无法达到像苏明秋现在的那种心意圆满无暇随心所欲的地步,但却毫无疑问可以做到每每料敌预先了。

    因为,他给自己定下的路子就是这样的,融合两个世界的力量体系,让精神力量与武道完美的融为一体。所以,他如今即便走的不是如同苏明秋那种的正宗内家功夫的道路,但事实上两者之间也是殊途同归,只是在过程中,相互之间的侧重点不同罢了。

    “你不和我拼?那我就和你拼。”

    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王越都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有多大的年纪了,不说现在的体力巅峰到底能保持多长时间,只看他的功夫就已经是登峰造极的那么强。单在这上面比起来,拼变化,拼招式,王越自忖也是占不到什么便宜的。

    因此,一见这老喇嘛不和他硬拼了,立刻就反其道而为之。面对丹增上师的这一招****,他居然连招式都不变,只一肘朝前继续挑打,硬怼老喇嘛的下手横托,同时另一手也横臂外滚,手握空拳如抡大锤,一记混元捶就轰向了丹增上师自上而下,由侧面迂回而至的一记大手印。

    结果,顷刻之间,两人双手四臂相交,先是砰!的一声大响,王越的肘尖去势立止,肘尖往下的整条小臂外面的衣服瞬间扭成麻花一样,然后在转眼过后便化作了无数蝴蝶纷飞。半个袖子一下化作了乌有。

    王越的拳法,刚猛霸道,比起现在的苏明秋更像是由枪入拳,尤其是肘法,简直是凌厉的不可思议。一肘尖顶出去,不管前面是什么,凡有抵触者,一律崩飞穿透,劲道之猛烈刚强,除了还是血肉筋骨凝就之外,几乎就和真正的大枪头没什么区别了。

    而以他的体力和爆发力,在这样的基础上再融合六合拳的发力和动作技巧,两下一合,那种变化也实实在在的是远远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之外。不但筋骨皮毛,五脏六腑的强度越来越大,如今更是连身体内的血液和骨髓都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所以,他和人交手时,一般也不讲究什么策略,只管一路平推过去,碾压就行了。因为他的身体之强横,实在是让人太过无法理解了。

    尤其是像现在这种情况,丹增上师虽然不想和他硬拼,但只要是双方交手,近身搏杀,想不硬拼,又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是以,两人这一招于电光火石间的一碰之后,以肘尖对掌心,一触即分之际,巨大的力量顿时宛如漩涡般窜起,直弄得两人中间劲风旋转,直冲天际。

    空气剧烈的旋转,扑面如刀!

    而这一下过后,紧跟着又是噗!的一声闷响,如击朽木,丹增上师的另外一只手硬接了王越一记混元捶,整个人顿时向后连退三步,砰砰砰,每退一步,脚下都踩碎了好大一片青石地面,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虽然是想要以柔克刚,老喇嘛的大手印也是用的阴柔无比,可王越这一记混元锤却是无法想象的强横刚猛,一捶下来,力道震荡,就像是一块巨石落在了水坑里,饶是老喇嘛的瑜伽早已练得出神入化,这一手硬拼过后,却也不得不连退了三步。并借此将体内化解不了的力道,经由双腿导入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