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97章 不坏不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零四章不坏不坏

    说到底,王越的体质对谁来说其实都是个难解的BUG,与其相比之下的老喇嘛丹增上师虽然是出身大雪山密教,苦修了一辈子的密法,才得以将原本早该逝去流失掉的巅峰体能保持到现在,可即便是如此,他却仍旧无法在这一点上和如同开了挂的王越相提并论。

    以至于本来好不容易才通过密咒加持的大手印法门,遏制住了王越的凶猛攻势,挽回了几许上风,结果,转眼之间便又形势逆转,被对手生生的给扳了回去。

    原来,密教的真言密咒,虽有种种常人看来不可思议之处,号称神通,但威力大则大亦,可每次施展出来的时候,却也是要消耗大量的精气神的。尤其是面对的对手心智越坚定,消耗便随之增大。

    丹增上师刚刚为了对付王越,已经连续两次施展真言,消耗之大更是不必多说。只可惜,王越这种人恰恰就是他口中的那种“先天觉醒元神强大”的存在,想让他中招的难度,比起这世上绝大多数的武道高手都要难的多得多。是以,在之后的那一记“金刚捣锥”的追杀中,老喇嘛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没法再接上一记真言声打,对王越实施连续性的震慑。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王越抓住了机会。

    上面是云手画圈,内外相合,以柔克刚,下面则是丝毫不退,以刚对刚,双腿硬拼,一下便让丹增上师的追杀势头戛然而止。

    王越的体力实在是强横的无法形容,哪怕是老喇嘛之前已经吃了几次暗亏,可这一次硬拼之下却仿佛依旧是大大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似乎面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体真的就是铜浇铁铸的一样,每每一交手,硬拼之下,都会让他的对手从心里往外的感到沮丧。不管你爆发出了多强大的力量,对方似乎都可以应付的轻而易举。

    所以,下一刻,王越的那一记近身崩打寸爆,才会让丹增上师怎么防都没防住,只一拳当胸,力道爆开,就把他打飞了出去。

    好在,这老喇嘛的瑜伽练得精深无比,筋骨不但坚韧,而且连内脏都仿佛可以四下挪移。王越那一拳虽然打的结结实实,可感觉却好像是落在了一团可以随意变形的橡胶身上,力道才一爆开,立刻便无缘无故消失了大半,以至于老喇嘛虽然被打飞了出去,可一落在地上,立刻就恢复了过来。脸上神情依旧,似乎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而这,其实也正是密教瑜伽术最让人感到难缠的地方了。但凡能将此道,练至上乘者,几乎无一不是内外通透之辈。不但筋骨坚韧无比,对于全身肌肉的力量都能掌控入微,而且更有甚者据说还能开发潜力,使得人通身上下纯粹洁净,恍如琉璃。

    换言之,其实就是锻炼内脏。让人的生命力大增,延长寿命……。在这一点上,倒是和唐国高明的内家拳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老喇嘛虽然没受伤,但王越此时要对付的目标实际上也是另有其人。赵淳这个人事关赵祯的下落,在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前,王越当然是怎么也不可能让他跑了的。

    因此,王越刚一拳打飞了丹增上师,紧接着便三步变作两步,快逾奔马一般抢到了赵淳身后,然后轻轻一掌拍在了他的后心之上。

    “啊…………。”

    正一口气闷头朝前狂奔的赵淳,只觉得身后一阵狂风忽至,心中当时就知道不好,可惜还不等他有所反应,后背倏地一疼,紧跟着胸口猛然发闷。人便眼前一黑,彻底没了知觉。

    王越拍他这一掌,事实上并没有下杀手,用的是拳法中转以闭人气血的法门,出手之间举重若轻,往后背这么轻轻一拍,力道凝而不散,打的完全是一股子阴手透劲。就如同点穴一样,封的是人的气血。赵淳虽然功夫不弱,可之前和王越交手的时候,就已经受了内伤,如今再不管不顾的狂奔一气,气血循环加速,吃了王越这一掌后,顿时血气凝滞,当然就立刻背过了气去。

    丹增上师打瑜伽大手印功夫,内养心神,乃是这世上一等一的修行法门,放在武术中几乎就等同于正宗的内家拳法与上乘的练气术合修同参,加上他数十年的功力,一身的本事早就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之外。所以,就算是和王越这样的高手比起来,究竟谁能笑到最后,也得打完之后才能知道。

    但是,他和王越相比,唯一的不足,就是在体力上。加上年纪太大,又不能像严四海那样一味的游斗,所以硬拼的结果,只能就是吃亏了。甚至,哪怕他在施展真言震慑的情形下,由于消耗巨大,都不能彻底拦住王越。

    想要震慑同样精神强横的对手,那就等于是在身上绑了几百斤的负重一样。在这种情形下,再要和拳法武功同样可怕的王越交手,这对人身精气神的消耗之大少说也是要十倍于平常。是以,老喇嘛想拦住王越追杀赵淳,除非他的精神强度十数倍于王越,才可以做的到。

    “唉!当真是失算了。也是我太过自以为是,失去了往日的平常心,以至于盲目自大所致。”眼见着王越不来追杀自己,反倒一掠而过去追赵淳,丹增上师就知道自己现在是万万拦不住王越的。同时,心里也是不由一声感叹,开始反省自身。

    他到底是大雪山密教一脉真正的有道高僧,修持多年,心灵纯净,一时的失利也并不能让他产生什么负面的情绪。反倒因此一来,还开始警醒自身方才的不足,颇有一点痛定思过的意思。不但没有恼羞成怒,反而是心性越发坚定圆满了起来。

    而且,赵淳中了王越一掌,举手立扑,滚倒在地的同时,以这老喇嘛的眼力也很清楚的看得明白,知道王越并没有痛下杀手的意思。赵淳虽然昏迷不醒,受了重伤,可呼吸沉稳有序,显然短时间内还是死不了的。

    而这,对于他来说,无疑也是个好消息。毕竟在赤红龙旗待了这么多年,赵祯这一家几个兄弟,都是他看着长大的,无形之中就有了几分感情,能不死当然还是不死的好。

    “多谢王先生,手下留情。”

    丹增上师站在原地长出了一口气,似乎在心里放下了什么东西,然后一句话说完,不等声音落地,整个人便向前一迈步,仿佛缩地一般,一下就到了王越身子的一侧。同时,手握成拳,臂立如棒,照着王越的脑袋就猛然敲了下来。

    他们两个人交起手来,各自的动作当真是快到了极点。老喇嘛的那一句话声音明明还在空气中回荡着,与此同时他的手臂却已经正正当当敲到了王越的脑袋上方,不足半尺的地方。

    “瑜伽术的不坏身?”

    一拳砸飞了丹增上师,眼看着对方却脸色红润的仿佛一点儿伤都没受,再加上当时的手感,王越立刻就明白,这老喇嘛的瑜伽术,实在出神入化,似乎已经练到了传闻中的不坏境界。

    就好像硬功横练中的金钟罩铁布衫,练到了最上乘地步后,就有个说法被叫做“金刚不坏”一样,唐国密教的瑜伽功夫虽然不是硬功的横练法,但练到高明处,却一样可以达到相似的结果。

    只不过,金钟罩是真的硬,刀枪不入的那种硬,密教的瑜伽术却是从里到外的韧,不但筋骨皮毛坚韧无比,甚至就连五脏六腑都可以练的不惧外力打击。

    丹增上师的瑜伽术,王越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练到最高境界,但就目前这种情形而言,却的确是有了点那种不坏的意思了。以至于,吃了王越一拳,居然都能卸掉大半力,安然无恙,不受一点伤害。

    当然了,这也是他当时变招仓促,无法施展出全力的原因。否则,他那一拳要是换了他全力以赴用出的混元捶,老喇嘛要是还能像这样不受伤,那才是真正的不坏了。

    而也就在这时候,他心里念头刚刚一动,紧跟着就只觉得自己一侧太阳穴剧烈跳动,感觉里就像是当初被人用重型狙击枪瞄准了一样。

    下一刻!

    呜!的一声怪响,丹增上师的拳头手臂高高竖起,一落而下,人已在远处到了跟前。明明速度快的不可思议,恍如缩地一样,可偏偏他人过处就仿佛是一阵清风拂过,连半点声息都没有。只剩下空中一阵怪啸连绵,直震得王越耳膜山响。

    “有点像鞭手,可看他的发力和运劲儿,却似乎更加的猛烈。”

    王越比任何人都清楚,丹增上师的厉害,对方这一击下来,看似运手如鞭,和拳法中的鞭手有些类似,可在实际运用中却是硬生生,发力于脊背,同时借助快速接近的身形和步法,同运腰胯,一家伙下来,便等同是凝聚了所有的来势和冲力。真要被他一下敲到脑袋上,别说是人头,就是个石像也能当场打的纷纷碎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