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96章 意在沛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零三章意在沛公

    为了阻止王越去追杀赵淳,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显然已经是用出了自己的全力,不但大手印封锁虚空,铺天盖地,而且同时还结印诵咒,上下两片嘴唇快速颤动,虽然不见发出什么声音,但无形中一股奇妙的力量却已经灌注空天。

    顿时,王越刚刚就要一动的身子,马上就停了下来,仿佛是被谁按下了暂停键。

    下一刻,他眼睛一眯,瞳孔内缩宛如针尖麦芒,浑身上下的气息都在这一瞬间里尽数回流,似乎要把整个人的所有的精气神都凝成一团。

    丹增上师的这一击,大手印的功夫也是霸道无比,双手结印向前一撞,一下就封住了王越前进的所有去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要去追赵淳,那王越就只能和他硬拼,先过老喇嘛这一关。而对于此,王越虽然并不畏惧,毕竟以他如今的体力和爆发力,根本也不会忌惮这世上的任何高手,丹增上师的大手印哪怕练得再霸道,想凭这一招就想拦住他,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如果他这一招,再要加上大雪山密教的真言法咒,这两相里一个配合,那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一阵阵仿佛自虚无中直接灌入脑海深处的梵音禅唱声,甫一响起来,立刻就变得层层叠叠,高低错落。那感觉就如同是置身于无数诵经的僧侣中间……。

    诵经声连成一片,好像大海潮声,一浪高过一浪。甚至,就只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里,王越整个人就站在原地,忍不住的头昏脑涨起来。别说是再去追杀赵淳,就是想动一下别的念头,都只感到浑身上下从里到外的无力,几乎提不起半点儿的精神。

    而此时此刻,在是要有人在现场,一眼看过去,现在的王越似乎就是一个木雕泥塑,不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且就连眼神仿佛也开始有些涣散了起来。

    这就是密教大手印最令人忌惮的地方了!虽然也算得上是一门功夫,持之以斗,霸道无比,但同样这也是一门大雪山密教无上瑜伽部的最上法门,最能修持的是心灵力量。如同丹增上师这样的老喇嘛,一辈子苦修不辍,对这门功夫的理解实在早已深入骨髓,一言一行,持印诵咒,往往就是灌注了自身极强大的精神意志的,真要以之加持在对手身上,那效果几乎就是等同于传说中的“诅咒”。是真正可以令对方状态急速下滑,乃至于影响心智的。

    就好像现在的王越一样,明明已经看到了老喇嘛一个大手印当胸打来,但整个人却依旧不闻不问,仿佛没了知觉一样。而高手搏杀,争得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得失,一般人莫说是当场失了心智,就是稍稍一个分心大意,反应慢了那么一点点,便也足够死上七次八次的了。

    “好家伙,精神强度明明还不如现在的我,可却能让一直处于防备中的我接连中招!这就是这世界所谓的神通么?同样是精神力的修炼,这老喇嘛比起那个以精神附体的影子杀手来,似乎还要厉害的多啊……”

    一瞬间就像是喝了过量的酒,王越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眼前都似乎出现了重影,不过眨眼之后,一切又恢复平静的时候,连他也不得不承认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实在是个难缠到了极点的对手。不说拳法武功有多高,就是在精神上的修持,都已是他平生之仅见的高明。

    哪怕是当初那个可以用精神力附体,躲在一旁操纵“傀儡”的影子杀手,在精神强度上明显也是不如面前这个老喇嘛的。

    这老喇嘛的精神力量,带有强烈的宗教信仰,整个人几乎从里到外都虔诚的与心中信仰合二为一,所以在他的精神世界中,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一种如同狂信徒般的可怕力量。而这种力量,无疑又是极其纯粹与狂热的,以至于就连王越都一而再,再而三的着了道儿。

    不过,好在是之前已经有了一次经验,吃一堑长一智,王越的精神回流护住周身,刚一觉得不妙,立刻便护住了心神,是以除了脑袋一晕之外,倒也没什么不适。只是因此一来,到底还是贻误了战机,终是被老喇嘛这一记大手印欺近身来。

    啪!的一声爆响,等到王越心中念头电转,再要有所变化,竟是已经有些来不及了,当下只得把眼一横,把舌尖顶住上颚,百忙之中一抬手,又是一个横拳竖打,在电光火石间于胸前正中和丹增上师的双手结印碰了个正着。

    霎时间,两人拳掌相交的所在,空气似一片白雾飞荡,转眼席卷一切!

    简简单单的一次硬拼,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大威力的火器爆炸一样,直接震的空气荡漾,似冲击波一般呈环形向外急速扩散,沿途所至,不论是地上的尘土碎石,还是什么枯枝败叶,统统都被劲风搅动吹得七零八落。

    这一击,两人一攻一守,一个主动,一个被动。仓促之下,饶是王越这种人物,也不由得蹬蹬蹬向后连退了三步。却是出道以来第一次在正面与人硬拼中,落在了下风。

    而也就在这时候,一招得手的老喇嘛,出手也是毫不放松,前一记大手印刚击退了王越,紧随其后竟然又是一分手,上下交征,人往前走,手往下砸,就好像金刚怒目,双手持杵,双手一上一下连打王越的心口和小腹。

    与此同时,他的双脚接连踩踏,砰砰坠地,一脚接着一脚,直踏的地面摇晃,石裂地陷。

    这样一来,他人一动,手脚便似乎连成了一体,身动,手动,脚动,上面是劲走一线,双手如握宝杵,下面则是脚踩横蹍,地动山摇,分明是孤注一掷,要借着前一招的得手,巩固战果,想要把王越逼得一退再退。

    而现在,只要王越再往后那么一退,那就是一步退步步退了,之后再要想抢回上风,就没那么容易了。

    “金刚捣锥?”

    刚吃了一记重击,王越就眼见着对面这老喇嘛,人如狮虎般的往前一扑,手脚齐动,劲气狂飙,一时间不由得也是睁大了双眼。丹增上师的这一招,去掉他双手结印的部分,只看招式变化,分明就是拳法中一招再普通不过的“金刚捣锥式”。

    虽然他这一记金刚捣锥,是在行进中的打,是边走边打,但是看他手脚上的发力和用劲,连成一线,上下衔接,踏步是震脚,下砸是锥手,其本质明显也是和金刚捣锥那一招的变化有着相当神似的地方。

    不过,拳法招式这东西,千变万化,相互借鉴,彼此融合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更何况金刚本身就是佛教的护法神祗,老喇嘛用出这一招来,也是相得益彰的很。

    是以,面对这一招,王越虽然一开始心里有些惊讶之外,紧跟着便凝聚心神,不敢有半点的马虎大意了。盖因为,这一招金刚捣锥落在对方手里使出来,实在是推陈出新,威力大的简直不可思议。尤其是他那一进一打之间,两手之中劲气连通,当真就好像是在手里握着一根看不见的金刚杵一样,一家伙砸下来,其中力道变化的凶险之处,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出来的。

    因此,王越瞬间扭腰摆胯,连带着双手上下一拧,吞胸吸腹,同时右臂向内旋,左臂向外转,瞬间便在胸前腹下划出了两个大圆,劲气涛涛,好似漩涡一样竟是一下便从侧面迂回着将丹增上师的双手尽数封挡在圈外。

    与此同时,他也不忘将身一沉,双腿似夹剪,用了刮地风的势子,双脚左突右进,硬生生的和丹增上师的两条腿毫无花俏的硬拼了两记。

    丹增上师的这一招虽然神似拳法中的金刚捣锥,但实际上出手却更加的凶悍,只是可惜他这一次只是结印没有诵咒,单凭拳法武功的力量想要打王越一个措手不及,也是想瞎了心。王越的体力有多强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上限在哪里,是以当下虽然被对手打了个连环,但到头来他的应对却是真正的无懈可击。

    不说下盘双方的腿脚硬碰,互不退让,只是他双手转动,扭腰摆胯那一招,其实就是学自苏明秋的云手,双手上下一分,左右盘旋,用的乃是纯粹的以柔克刚之道。就和之前丹增上师应对他的攻击时几乎一模一样,反手就是一个刚柔相济,出手之巧妙,和他之前一味的强攻硬打,简直判若两人。

    而且就在双方手脚上下相交的这一刻,丹增上师双手进无可进,两脚落地也寸进不得,一切攻势尽数落空的同时,王越突然之间,吐气开声,劲往上崩,刚才还是有如行云流水的云手转眼就变成了一记寸爆崩打!啪!的一个惊抖,右手直接自前伸的半环崩在了老喇嘛的胸腹之间。

    顿时,力道勃发如同手雷爆炸,丹增上师整个人都被打的向后平地飞了出去。不过,这老喇嘛一身的瑜伽功夫也实在是了得,陡然受此一击之下,居然胸腹间的肌肉筋骨全都自动错开,人虽被打的飞了出去,但整个人就像是坚韧无比的橡胶人一样,竟是一落地就站的稳稳当当。

    王越这一拳,虽然没来得及用上全力,但崩打之中还结合了寸爆的短距离发力手法,一崩之下,足以开碑裂石,但是丹增上师挨了他这一拳,明明身体都眼见着变形了,胸腹凹陷,后背凸出好大一块,可等他落地之后,偏偏就是安然无恙,似乎连一点儿伤都没受。依旧是神采奕奕。

    但可惜的是,王越给他这一下,仿佛真正针对的也不是他。一拳刚把他击退,居然也不继续出手,反倒是将身一晃,脊椎耸动,脚下一发力,整个人就呼的一声,从他身旁数尺之外窜了过去。

    这个姿势,看起来就像是突然发力奔跑的烈马,一动之下,浑身的肌肉全部运动起来,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啊,不好!阿尔泰……。”

    瞬息之间,丹增上师的脸色从沉静如水,陡然变形变色,口中一声大叫,反手一栏,却最终落在了空处。下一刻,他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越人似奔马,只一两个起落,就追到了前面的赵淳身后,一掌拍在了后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