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93章 密教大手印(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零零章密教大手印(下)

    王越脚下的步法,追风赶月快如奔马,这一下跟上起肘如枪,啪!的往前一戳,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置身于过去冷兵器的战场上,直面着一位大将军,人马合一,纵枪直扎。不论是声势,还是速度,全都让人无法逃避。

    以至于,此时此刻的丹增上师,竟然也在心中生出了根本无法躲开的感觉。只得长吸一口气,把手一转,张开五指,直接拦在胸前,将王越的这一肘给整个包了进去。

    结果,一刹那!

    合身冲进快若电光火石一般的肘尖一下和他的掌心碰在一起,顿时发出噗!的一声闷响,如击败木,王越如此凌厉,足以开碑裂石,破穿铁板的一击,居然就被丹增上师这一掌生生的挡住了。

    就好像是凭空飞起了一块厚厚的棉布,任凭对面飞石来势如箭,一碰之下,却也再难前进分毫。

    老喇嘛的这只手又宽又大,掌心之中纹理清晰,宛如刀刻斧凿。并且指头根根修长而圆润,给人以浑然天成之感,一眼看过去,就仿佛是由这世上最细腻的玉石象牙精心雕琢而成,虽还是血肉之躯,但却内现宝光,莹莹通透,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只真的人手。

    尤其是他这手,掌心内陷,如同握着一枚鸡蛋大的宝珠,偏生上面的几根手指还结出了一个手印!

    拇指压住无名指,闭合成环,剩下三指次第而立,宛如花开。便如同是庙里供奉的佛陀,此印一生,立刻就让人在心中莫名的生出几分神圣不可亵渎的感觉。

    和这样的人交手,精神上就好像一下被压住了,气势凭空陡降三分!

    这就是密教大手印的威力所在!用在与人争斗时,不但拳法武功威力奇大,而且更是兼具心灵力量,丹增上师这时候,就是以这门功夫,在一招失守后退中,硬生生挡住了王越的这一记“进步震脚窝心肘”的杀招。

    “咦,居然又被他挡住了……!”

    这一肘子顶过去,王越却只感觉自己浑身的力道就如同被送进了一处漩涡,任凭他劲如枪出,前面却始终空空荡荡。一瞬间力肘尖和对手的掌心虽然来回有过几次碰触,但居然都让他有力难出,明明是酣畅淋漓的一记暴击,偏偏最后却是十分力只得了三分劲儿。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而事实上,能在实战交手中给他这种感觉的人,以前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苏明秋。

    苏明秋的拳法,洗练自然,融汇心意,经过这些年在异国他乡的沉淀和积累,早就把家传的武功练到了最上乘的地步。一套六合拳,旁人练起来是要怎么刚猛就怎么刚猛,在他手里却已经是练力成丝,可以化百炼钢为绕指柔了。

    只凭这一点,他在整个苏家的历史上,就已是少有人能及了。更何况,他最厉害的拳法还是在六合拳的基础上推陈出新,演化出来的那一门,出神入化的云手。

    对于这一门拳法,王越虽然在苏明秋的倾囊相授下,也曾经学过,但经他手施展出来的云手,却是和苏明秋的完全是两个版本。

    而丹增上师的这一招,给他的感觉,就和苏明秋的云手很相似了!不但同样是走的以柔克刚的路子,而且甚至就连发力泄劲的某些手法也十分相像。

    可以说,除了老喇嘛手里捏的那个手印,以及功夫中暗含的那种心灵力量之外。他的这一招和苏明秋的云手,给王越的感觉基本上就是神似了……。

    “有点意思。上善若水么?”

    王越这一肘被拦住,心中念头电般闪过,不由得心生惊异。苏明秋的云手用劲是何等的厉害,他是亲身体会过的,可丹增上师的大手印居然也能达到这种地步,却是让他无论如何都有些意外了。

    不过,这时候显然不是深究这个问题的时候,一招被挡,当下王越,砰。又是一拳,对折过来的小臂顿时如同剃刀般弹开,手背如捶,照着丹增上师的脸面便砸。

    只是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另外一只手竟是也紧跟着一动,同样是捏着手印,掌心内陷将王越这一反手捶给包了进去!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前一掌刚接了王越一肘,王越这一反手擂捶,就用上了自己“混元捶”的震荡手法,一捶反背擂下的时候,力道直透梢节,出臂似挥鞭,运劲成圆,一捶下来刚一和老喇嘛的掌心接触。

    立刻,砰!砰!砰!

    劲发如球,震荡浑圆。

    丹增上师,只觉得自己凹陷的掌心之中就仿佛裹住了一颗正在疯狂转动的巨大圆球,同样是一记大手印可以接住王越的那一记直来直去凌厉如枪的窝心肘,却无法束缚住对方这一记震荡八方的拳头。以至于,就在双方拳掌相交的一瞬间,他覆盖下来的手掌,啪的一下就被弹了起来。犹有甚者,连他的掌心和虎口处都现出了一片焦黑的水色。

    这正是被王越的震荡发力,伤了手上的皮膜和筋骨的迹象。

    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的掌心,和王越的拳头一碰,剧烈的摩擦下发出来的声音就像是真正的金属研磨一样,由此可见他的皮膜和筋骨究竟是如何的坚韧,简直就像是一层铁皮覆盖在骨头上。

    但即便是这样坚韧的筋骨,却最终也无法完全挡住王越的这一记混元捶发劲儿!

    以至于老喇嘛的掌心焦灼,连虎口都裂开了。而正也是这一下,也让丹增上师顿时就明白了赵祯当初败在王越手里的真相所在。

    “果然是好本事!当初就是这一招,破了王爷的‘一掌白莲’吧?真是厉害啊!!”

    此时的丹增上师,身材高大,额头饱满,肌肤呈现出一种健康的古铜色,尤其是被光一照,给人的印象就像是寺庙里塑了金身的佛像,大耳垂肩,目光慈和,虽是在这一招吃了个亏,掌心如被火烧刀砍,但面色之上却始终是一片平静。似乎刚才受伤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只是近在咫尺之间,任他脸上的表情如何平静,但王越却已然在他的眼睛深处,看到了那一抹一闪而过的肃然之色。似乎他也是从来没有想到过,王越这一拳,竟然能伤得到他……。

    要知道他所修炼的瑜伽法门,乃是大雪山一脉密教的无上部密法,像是薛禅和赵淳那种不过只是得了几分皮毛功夫的人,尚且都能将浑身筋骨练得柔韧无比,更何况是老喇嘛这种已经尽得真传精髓,苦行了一辈子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