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92章 密教大手印(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九十九章密教大手印(中)

    在密教的修行体系中,手印又称“印契”,指的是以双手结印,做出的种种各具代表意义的姿势和动作。密教的僧侣们在修行中常以这种方式体现自身信仰的意愿与能力,就好像古代皇帝手中的印玺,是一种权力和敕令的体现,所以他们管这种修行的方式叫做“印”。

    而在这其中,所谓的“大手印”就是诸般印法中的“最胜义心传”,相当于国内佛教中所说的“佛祖心印”,乃是专指为佛陀所印证的修持秘要或心传。也是藏地密教中诸多派系秘传法门的精髓所在。

    不过对这门大手印的了解,王越也是所知不多,只是曾经在和苏明秋闲谈时,听他说过这门功夫并非是单纯的拳法武功,而是体系相当宏大的一种佛教修行系统。其间涉及到诸如灌顶,咒文,结印,禅定等等复杂玄妙的理论,一般人如果资质不够,不要说修行,就是想要弄明白这套体系,都不太可能。

    所以,在这一点上看,丹增上师能用出这一门的大手印功夫来,本身就也代表了他在密教中的地位,肯定不是一般的苦行僧人。

    “哈哈哈,好一个大手印,今天终于是见识到了!”

    丹增上师这一掌,是凝聚了他巅峰体力与多年修持的心灵力量的融合性大爆发,且出手之前,就已经事先安排好了种种伏笔和铺垫。

    人虽一直站在原地未动,可先是大袖翻卷,以柔驭刚,紧接着便翻手抢攻练衣成枪,却是硬生生便把王越冲上来的这股子势头给打断了。让他的那一招五丁开山,还不曾落实,就在中途先泄了气,不得不在和他的袖枪硬拼中不断消磨。

    不过,王越是什么人物?前后两辈子加在一起与人争斗的经验又是何等的丰富!即便眼前的这般变化,着实是已经出了自己的意料之外,但也绝对不曾有半点的慌乱。

    反倒是在心里一动,啪!的五指一合,顿时沉肩坠肘,将一招五丁开山的劈掌,变成了横拳臂打的铁锁横江。

    小臂内收外裹,肘尖似沉枪隐隐伺机待动!与此同时,他脚下去势仍旧不停,另外一只手就已然从下面钻了出来,带着撕心裂肺般的破空声,直接对上了丹增上师的这一记大手印。

    生平对敌,这还是王越第一次见到能在自己的攻势下,正面抢攻,还能逼得自己不得不变招的。不过,这也其实算不了什么。

    他的年纪虽然不大,练拳的时间更短,可起点先天就比一般人高的多的多,只那一口剑器青莲,就让他的身体从里到外,几次蜕变,一次又一次,易筋锻骨,洗经伐脉,再加上还有苏明秋那样的大家倾囊相授,如今到了现在,甚至便连换血洗髓这一步都要完成了。不但拳法武功,一日千里,越来越强,犹有甚者他的体质之强横,委实已是超出了任何人所能想象的极限。

    是以,尽管在两人高速接近,彼此几乎已经可以碰到的一瞬间,他却仍旧可以凭借自己身体本能反应,说变招就变招,于电光火石间从容应变。并且还一点儿都不显得仓促,就好像事情本来就该如此一样,理所当然。

    丹增上师在没见到王越之前,就从赵祯那里知道了他的几分深浅,虽自恃修持多年,有神通在身,并不惧怕,却也曾明言,自己未必就能如赵祯所愿,杀了王越。是以此战之后,不论是胜是负,是生是死,他和赵祯一家人的缘分,也就算是尽了!

    但这老喇嘛却也不曾想到,王越一出手竟是生猛的如此“一塌糊涂”。不但一下就刺激的他身体自发反应,破了几十年的苦修压制,而且竟然还能在此时此刻及时变招,重整旗鼓来和自己硬拼硬碰!

    而对方的这种反应,速度快的简直不是正常人类了,换了任何级别的高手在此,都不可能也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王越这一拳自前手肘下翻着钻出来,一动之下便几乎催动了浑身的筋骨,和内外相合的所有爆发力,是以尽管出手的距离不过半尺,可他附着在拳头上的力道却已经是轰然爆开。

    所过之处,空气纷纷炸裂,连成一片,发出宛如雷霆滚动般轰隆隆的可怕响声!

    如果说丹增上师的这一掌拍过来,是五指如山般铺天盖地的压落下来,让人眼睁睁的看着却始终无处躲藏,那王越的这一拳就仿佛一道呼啸而来的奔雷擎电,一下就撕裂了整片天空。

    是以,这一刻!

    丹增上师的反击虽然已经逼得王越不得不硬生生的变招了,但是变招之后的王越却显然比刚才更加的可怕了。面对着老喇嘛的这一掌,他的心情无比平静!只把拳头一拧,就硬顶了上去,砰!剧烈的撞击宛如星辰坠地。

    劲风激射如箭,一瞬间两人拳掌相交所在的空间,空气被顷刻排空,似乎连声音都诡异的消失了。直到片刻后,一道道劲风乱窜,才有连成一片的巨大轰鸣声,猛地灌入到了人的耳朵里。

    然后这时候,王越原本朝前急冲的脚步才猛然停住。

    与此同时,一直站在原地不动如山般的丹增上师却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大步,脚下地面咔嚓,咔嚓,登时龟裂,青石碎成一片。

    “这力量……!!”

    饶是丹增上师这一生之中早就不知道经历过了多少大场面,见过无数的高手,但直到这一刻他和王越真正交手硬拼的时候,他的心里却依旧是不可抑制的生出了一种无法置信的感觉。

    他刚刚出手之际,正是因为早知道王越的厉害,所以才会再三铺垫,运劲于袖,先把王越的攻势转化,卸掉了三分。本来打的主意就是欺负对方年少,实战经验不如自己老到,因此连消带打,要在第一招里就挫了王越的锐气,然后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大手印”加以迎头痛击,力求能在数招之内,全力爆发,压住面前这个年纪虽轻,拳法武功却高的没边儿的年轻人。

    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猜对了开头,却料错了结尾。王越这个人不但没有如他想象的一样,落到局里,反倒是顺势而为,迎难而上,突如其来的一拳,爆发出来的力道竟是比那一招五丁开山还要可怕。双方拳掌相交之下,竟是打的他不由自主的向后猛退了一步。

    而这还是因为他,之前早有准备,再现了自己昔年的体力巅峰后结果。数十年的苦修加持,一辈子的功夫居然被人家一个照面,便打的胸中气血翻滚不休。那感觉就好像是普通人用力过度后的一瞬间,不但气喘如牛,面红耳赤,而且似乎就连脑袋里都有了一瞬间的空白。

    不过,就也在老喇嘛心中惊讶的同时,王越身形顿住,紧跟着后脚蹬地,朝前就又是一个跨步!竟是如影随形,一下就随着丹增上师后退的脚步,直接欺身跟进。如此,两人这一退一进,彼此间的距离居然一点儿未变。

    可,王越的下一招也在此时此刻,到了。双方的硬碰硬的一招,丹增上师的密教大手印虽然一样让他受到了剧烈的冲击,但相比之下,王越的身体却比对手明显要强横的多,所以老喇嘛身子刚往后一退,还没有缓过来,他却已经浑若无事般的发起了另一波攻势。

    并且,他这一跟上来,就是一记窝心顶!进步,震脚,侧身,横肘,原本横在身前的那一只小臂,啪!的往前一顶。

    进步震脚窝心顶!王越的肘尖,瞬间好似变成了一个枪头,眨眼间随身而进,震脚发力,只往前那么一送,合身大爆!整个地面顿时就像是掀起了一场小范围的地震似的,方圆数米的巨大青石齐齐向上一耸……。

    丹增上师只觉得脚下一软,身形就有些不稳,当下连忙向下一沉,虽然不至于因此乱了重心,但却依旧被眼前这一幕,刺激的浑身一震,遍体都是鸡皮疙瘩。

    尤其是心口一块,皮肤更是如被利器顶住,刺痛之下,一粒粒的鸡皮疙瘩个个大如豌豆,变得如钢似铁!

    相比起之前的那一拳,王越这一肘,简直就像是大枪直戳,发招之快气势之凌厉简直超出了任何人类的想象。即便是丹增上师也无论如何没有料到,对方硬接了自己一记大手印,居然还能这么快的追击上来。就像是根本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似的。

    而他自己却因此气血翻腾的,好玄被震得心灵失守!

    不过,虽然心里已是一惊再惊,可是老喇嘛的心绪到底却是始终未乱。一辈子的修行,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早就把他的心磨练的坚如铁石,等闲变化,休想让他失态。

    因此,就在王越这一肘堪堪顶在他心口的一瞬间,丹增上师的另一只手突然凭空升起来,五指一张,竟然就那么样的生生裹住了王越如枪般的肘尖儿。

    就仿佛是一块布,包住了一块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