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89章 飒飒裂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九十六章飒飒裂空

    王越的心思单纯,没有丹增上师想的那么多,只是觉得藏地密教历来神秘,常人素来难得一见,如今能在这大洋彼岸见到一个喇嘛,实在是有些“见猎心喜”,很自然的就想见识见识。况且,以目前的形势来看,王越心里也清楚的很,除非他能主动退让离开,不然想找到赵祯,很显然就必须得先过了丹增上师这一关。

    但是眼前这个老喇嘛,气息深沉难测,人虽年纪大了,又生的瘦小枯干,可只把身子往前面那么一站,看似松松垮垮没甚出奇,但其实他脚踩大地,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已经内敛成一团,若有若无间全身上下的气息便深入脚下地面,像是一棵立地生根的参天大树,给人以丝毫不可动摇的感觉。

    而如同他这样的站姿神态动作,明显就是功夫已经深入骨子里面的表现。莫说是在对敌时,就算是在平常坐卧行走之间,肯定也是如此一般,不会相差太多。

    拳法武功练到上乘地步之后,按照内家拳拳理的说法,那就是整个人的心意圆融了,可以使内外相合,精神凝练如一。(这里的精神要分开,是精与神的意思。指的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不是单一的精神力量。)

    可纯粹的武功,越到最后就越越讲究精纯,任你练过多少拳法,触类旁通也罢,博采众家之长也好,到头来走的也是个百川东到海,万流归一的路子。但眼前这个丹增上师,王越从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对方那隐藏在站姿神态后的那一抹不同。

    就好像独处汪洋之间的一座岛屿,不论大小,你能看到的也永远只是水面上的那些罢了!

    所以,尽管这时候王越说完了话,但却并没有和从前一样立刻出手,而是愈发凝神以待,把自己的全部心力都提了起来。自从出道以来,遇到高手无数,但像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却还是他平生第一次表现的这么小心翼翼。

    由此可见,虽然嘴里说着‘看我能不能打死你’,心里也是见猎心喜,可实际一动手,像是丹增上师这样的密教僧人,还是给了王越极大的压力的。

    毕竟老不以筋骨为能,对方敢在这个年纪站出来把他拦住,那势必就是有着自己足够的底气的。而这种所谓的底气,王越虽然已经在心里有了几分猜测,做好了准备,但在没有真正交手之前,他也不可能只凭一些眼睛看到的,精神觉察到的一些表面现象,就把这样一个修行了一辈子的老喇嘛看穿。

    也正因为如此,王越刚才才会有耐心听对方说那么多的废话,而不是和从前对敌一样,二话不说上去就打。

    “王越先生,你好大的杀气。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如此了!”

    丹增上师在王越说话的时候,注意力也始终不曾离开他半分,脸上的表情虽然一直没什么变化,可那一双原本宁静好似古井不波的眸子深处,却已经如同风吹水面,荡起了一层又一层,难以平息的波澜。

    “只是,你我交手之前,阿尔泰你还是离的远一些吧。”

    与此同时,刚被王越放开的赵淳在一阵剧烈的喘息过后,整个人的精神也已经渐渐恢复了下来,只不过此时此刻,他距离王越实在是太近了,除了喘息之外,根本也不敢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敢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生怕自己稍微有什么举动,让王越误会了,一巴掌就把他拍死了!也许正是有感于此,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到了这时候居然还没忘给他求了一个情……。

    赵淳毕竟是赵祯的亲兄弟,显然这个老喇嘛的心里还是有所顾忌的,生怕两人一交手,王越顺手就把这人打死了。而事实上,心里有了顾忌,这也正是高手过招时最大的忌讳之一。

    因为一方没这个忌讳,出手时就可以全力以赴,反之对手却会为此束手束脚,施展不开。如此一来,此消彼长之下,这仗自然就没法打了。

    不过,老喇嘛担心这个,王越其实也不是没有半点顾忌。他之所以要放了赵淳,一来是不怕他跑,随时都可以弄死,二来则是多留了一个心眼儿,怕一会儿交手时,自己打的兴起,无法留手。

    显然是从来没考虑过自己会输的可能,但在面对丹增上师这样宛如一口深潭,不见底儿的对手时,王越也深深的知道只要他一留手,就等于自己找死。但如果最后老喇嘛死了,又没保住赵淳这条命,那王越的目的也就彻底落空了……。

    是以对于赵淳,不仅老喇嘛现在是有所顾忌,在王越心里,其实也是不想他死的。

    至少,不能死在老喇嘛前面!

    “离远些也好。不过,你千万别想跑,不然就算有这位上师在,我要你的命,他也保不住。”王越嘴里一边说着话,眼睛却是始终不错眼珠儿的看着对面的老喇嘛,似乎对于赵淳的存在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而赵淳也只有到了现在,听到王越这么一说,才敢忙不迭的退向一旁,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王越的可怕,他心知肚明,甚至即便是脱身之后,也丝毫不敢妄动,因为他分明就感到哪怕是自己现在已经退出了七八米外,暂时离开了对面两人即将交手的圈子,可王越身上透出来的那种气息却依旧丝毫不减的依附在他的身上。

    就好像恐怖故事里面描写的冤魂附体,哪怕他跑的再远,对方想要杀他,也不过是动一动念头的事情罢了。

    好在,这时候王越的注意力已经被丹增上师所吸引,有这位老喇嘛在,赵淳多少也有了几分安全的感觉。只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敢忽视王越的警告,不敢退的太远……。

    “好好好!王越先生年纪虽轻,可身上的这股子煞气,却是让人越是相处,心里面便越是胆战心惊。果然不愧是苏明秋那个杀才教出来的,简直一脉相承。”看到赵淳一口气退了出去,丹增上师似乎也终于放下了最后的一点心事,再说话时眼神中便已经变得一片冰冷。

    “最后再问一句,王越先生我们之间是否已经没有了任何商量的余地?你连一点点的退让都不肯么?”

    “是。当然没有商量的余地。”王越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

    口中话音还还没有完全落下,他脚下的青石地面便已经碎了,然后紧跟着他往上一抬脚,右脚周围方圆两三尺的石块儿便同时飞上了天。好像暴风骤雨,呼啸着直扑向对面的老喇嘛。与此同时,王越的身体也随着这一股劲儿猛地在原地纵身而起,只往前一个作势,就仿佛一列高速奔驰的火车带着一阵令人窒息的劲风,排云裂气,一晃眼就撞倒了丹增上师的跟前。

    从丹增上师一现身出来开始,到现在,彼此间又是说话,又是试探,而王越其实也一直都在寻找自己合适的出手机会。只不过这个老喇嘛,实在也是难缠到了极点,不但浑身气息圆融,而且就连站立的姿势神态也毫无破绽,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口倒扣在地上的大钟,四面八方缝隙皆无,让他根本也找不到任何的缺陷。

    但事已至此,双方之间的话也说到了尽头,再要不打,就是彼此虚耗时间了。对于此,老喇嘛修行一生,自然是有的是的耐心,可王越却已经没法再等下去了。

    于是,他当机立断,悍然出手!

    没有破绽怕什么?打的他露出破绽,不就行了!!!

    王越出手,向来不会多想。是以他这一出手,发动之快,爆发之猛烈,简直就像是地裂天崩,飓风狂飙一样。而他此时,裂地飞石,合身紧跟其后这一招,也正是六合拳中的一式五丁开山。

    只不过到了他手里,这一招已然有所变化,因形就势,随机而变,将原本只是一招势大力沉的劈掌,化作了在高速奔袭中的可怕杀招。

    而首当其冲之下,就在王越口中最后一个字出口的那一瞬间里,在他对面的丹增上师也已经是眉毛一挑,变形变色。双方的气机牵引相交,无形中就如同是连上了一根绳子,王越那边一出手,势如天崩地裂,老喇嘛这里立刻也是感同身受。

    不但身外的暗红袍子如被狂风席卷,飒飒裂空舞动,便是他浑身的汗毛都为之倒竖了起来,就宛如一个人真的置身于大自然的天威之下,狂风,暴雷,全部高悬于身外头顶一样,随时随刻都有可能形成灭顶之灾。

    “高手,果然是个高手啊!多少年了……?上一次碰到这样的人物,还是当初在大马的时候吧?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再要不和人动一下手,我都以为自己已经忘了怎么和人打架了。哈哈哈哈,王越,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只要打死了你,我就可以回庙里去了!真是期待啊,大雪山!!!”